被几个老头轮强的老师

瘦警官恢复之后,二宝也扛着‘青铜古剑’风尘仆仆的出现,看着它虚弱的样子,我才发现,我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二宝为鬼,这把青铜古剑专斩妖邪之物,二宝扛着它跑了这么院难免伤了元气,不过,也不碍大师,约莫半个时辰,它就能恢复如初。zIyouGe.cOm

我接过二宝肩上的青铜古剑,抬眼望向夜空,放眼之处,漆黑一片,毫无半点星色,我感叹一句,‘今晚的夜怎么这么长?’。

“我们抓紧离开这个是非地吧”瘦警官一改往日的淡定自若,略显慌张的说道。

“这里刚被我们闹得鸡犬不宁,要是一走了之,实在不妥啊”我不无担心的说道。

“难道,我们还要上去等那一家六口冤鬼出现吗?”胖警察声音颤抖的说道。

“你想错了,你忘了我们来这的初衷,我们是来找这起凶案的幕后黑手的,他一日不除,恐怕市南区一日不得安宁啊”我用手搓搓自己有些生冷的脸颊,继续说道。

“他们一家六口永远的消失了,他们的魂魄,要么被人利用,要么灰飞烟灭,永远的不会再出现,这就是幕后黑手最恶毒的地方,你以为他会让他们全家的冤魂回来找他算账?他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他早已经一劳永逸的消除他们惨死的一家六口对他的任何威胁”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瘦警官急切的说道。

“耗到天明”我表明我的心地。

“刚才折腾了这么一番,大家也都累了,我们还是先到车上休息一会吧”瘦警官提议。

“也好”我应允道,不然,我真怕这两位警察大爷吓得精神崩溃。

胖瘦警官转身便往小区外面走,我跟在他俩身后跟着向外走,我低着头不断的思量,这幕后黑手到底是谁呢,为什么他会去蛊惑一个八岁的小男孩拿刀杀掉自己的全家,而且,案发现场为留下他任何的蛛丝马迹,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可恶到如此地步!

哎,我心里最难受最头疼的不是找不到那该死的幕后黑手,而是,同情那个至今关在看守所的八岁小男孩,他的心智依旧被蛊惑,像个魔鬼一样,完全还不清楚他已经失去所有亲人的事实,我不敢想象,等,有一天,蛊惑被解除,他苏醒过来之后,他会是什么样子?那种场景我都不敢想象。

走着走着,我虽然低着头,但愈发的感觉不对劲,怎么周围的雾气这么大呢,我暮得抬头看见胖瘦警察就跟行尸走肉似的,不受自己控制,不知疲倦的前行。

“车呢,吉普车呢?”我大吼一声,走在前面的胖瘦警察被我的吼叫声惊扰,如梦初醒。

“对呀,我们的车呢?”瘦警官惊言道。

“停在小区院门外啊!”胖警察慌里慌张的回答。

我放眼周围的环境,片片密林,雾气沼沼,到处一片凶异之相,这是什么地方?我心里很清楚我们已经被鬼引路了,我们不知走出离案发小区有多远的路程。

我屏气凝神又仔细的大量周围的地方,前方不远处泛着冰冷的寒光,不定是河水或者湖水,要不是我发现状况及时,再走不了几步,我们三人就自行的投河自尽了。

危险重重,令人窒息,我从未经历过如此险象环生的事情,一波多过一波,令人喘不上气来。

很显然,我们已经进入别人布下的陷阱,我眼望四周密林密布,在往前走是湖面,死路一条,好一个布下的‘天圆地方’阵,没有前方,没有后方,没有出口,更没有方向!有人想把我们困死在这里!

此刻,我有些怪自己,如果,刚才不是自己那一不留神,我们也不至于陷入如此险境,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敢告诫胖瘦警察什么,我想此时此刻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人或其它什么东西监控。

所以,我们只有继续往前走,虽然,前方是死路一条,凶险异常,我们也只得将计就计的走下去,这场戏一定要演好,最关键的就是,从我们脚下站着的地方到湖面的那几十步的距离,就是这几十步的距离,不是我们被灭掉,就是我们把那幕后黑手揪出来解决掉。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已经燃起花火,鹿死谁手,就看各自的能量了。

胖瘦警察像是被蛊惑心智也或许是急于找到方向走出这个怪圈,他俩肩并肩的往前走,我就小心翼翼跟在他俩的身后,伺机而动,寻找最佳的解决办法。

刚走出有十步吧,一阵朔风从我身旁袭过,我一个寒颤,打声喷嚏,我身后边突然递过一把明晃晃的烦着寒光的长刀,而且,心里出现一个诡异的声音。

“杀了他们俩”

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四肢开始不受使唤,我挥起长刀就向走在我身前面的胖瘦警察砍去,就在我手起刀落马上砍杀两位警察的时候,一道蓝光犹如闪电般从我眼前划过,我一下子清醒,我接着身体手臂发出的惯性顺势把手里的长刀扔进前面一片死寂的湖里,伴随着‘啪叽’一声,长刀砸向湖面,然后,咕噜一声沉入湖底,湖面波光粼粼一片之后平静。

我十分惊慌的在原地转了好些圈想发现什么,感觉整个身子都被掏空,如果,刚才不是恢复心智,我他妈的酒酿成大祸了,杀死两名警察,我还有活命的份啊,杀死两名警察,再把那杀死那一家六口的罪名嫁祸到我头上,我就是有九条命也不够杀得啊!刚才,在我大脑里正义与邪恶该是怎样残酷的较量啊!

“出来吧”我强做镇定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沧桑浑厚凶异的笑声笑声响起,在空旷的狂野里回荡,那笑声就跟魔咒一般摄人心魄,让人欲死不能,胖瘦警察听了非常痛苦的趴在地上抱头打滚,二宝更是摇摇晃晃,飘飘忽忽,随时,都有灰飞烟灭的可能。

虽然,只有我神智清醒,但我却毫无办法,因为,那笑声就像凭空发出,你根本看不见他在什么地方,说他奇门遁甲也好,会隐身术也罢,反正看不到他的人,也搞不清他到底是人还是其它的什么妖孽。

我正冥思苦想,思量对策的时候,那恐怖狰狞的笑声突然消失,他终于说话。

“听说,你们这几天一直在找我?”

“对的,一直再找你?”我正义凛然的说道。

“找我干什么?”他用形容不上来的语气说道。

“那一家冤死的六口,是不是你干的?”

“不是,是那小男孩亲手杀掉的”

“小男孩是被你蛊惑的,就像你刚才给我的那把长刀的情况一样”

“我听不懂你在讲什么!”他听起来有些愤怒,谁知,他马上又改变口风,像一个无赖一样的说道。

“是我干得又怎样?你能拿我怎样呢?你以为你会抓到我,你看得到我?”他语气张狂,无限嚣张。

“是的,我的确看不到你,但我一定会抓到你!”我胸有成竹的说道。

“哈,哈,哈”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再次出现,我感觉脑袋都要炸开似的,非常痛苦。

“小孩子,不知道天高地厚,我不怪你,我们做比交易怎么样?”他突然收住笑声说道。

“什么?”

“你杀掉这两名死警察,我放你一条生路怎么样?”

“你别傻了,我杀掉两名警察,即便,你放了我,我也是死路一条”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这些鬼东西都跟弱智似的,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

“不傻,不傻,你杀掉他们,我就制造假象,让世人看见这两名警察是投湖自杀的,如果,这样的话,谁还会把罪名加到你头上?”

“你费尽心机,如此这样,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动手呢?那样岂不是更痛快?”

“我做不到!”

“为什么?”

“因为,我住在你们这些人心里?”

“怎么讲?”

“魔由心生!”他讲到这刻意的顿了顿:

“我只有住在你们心里的时候,我才能支配你们的言行思想和肢体活动,这也正是你们看不到我的原因”

“那么,我想你能不能现身,我们聊上一聊”

“这不可能,因为,我住在你的心里,我刚才已经讲过了”

“你这样的说法实在难以令人信服,一个八岁的小男孩,他的内心得可恶到什么地步才能产生魔性呢?”

“这,物极必反的道理,你总该明白吧?就是因为这个八岁小男孩,他太干净太单纯,我心生怜爱,所以,就住进了他心里”

“可你为什么要把人家全家赶尽杀绝呢?”

“你不觉得你这个问题很幼稚吗?”

“幼稚?”

“我是心魔,是魔就有魔性,是魔就该做魔该做的事情,不过杀掉几个人而已,还不必如此大惊小怪吧”

“一家六口惨死,是小事吗?人家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这般加害于人家呢?”

“我是心魔,我从不讲道理,只要,我开心,我便可随便杀人”他真是猖狂到了极点。

“你能拿我怎么样”他不断的挑衅我,我承认,我看不见他,但他一直在我身前身后游游走走,非常狂热的想进入我的身体。

“你难道还想惩罚我吗?”我不再讲话,但我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气息在我身前身后流动。

“你信不信今晚我让你们都死在这里”他一再的挑衅我,我置于不顾,但我马上就要捕捉到,它气息流动的规律。

“好,我今晚,就让你们三人外加这个小野鬼同时死在这湖里”他无形之中转到我的身后刚想动手,千钧一发之际,我果断的滑开包裹青铜古剑的布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我身后刺去!

只听‘啊’的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夜空,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我身后有东西重重的落地,与此同时,我脚下的地面颤了三颤。

我转过身虽然没有看到什么东西,但能清楚的听到感受到有东西在地上痛苦的打滚和惨叫,那凄惨的叫声简直撕破人心,令人发指。

我内心无比感慨,这把用1888枚古铜钱铸成的青铜古剑果然例不虚发又名不虚传,一剑便把那自称为‘心魔’的的东西斩于剑下,果然是厉害。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持续半个多小时,我眼前的地面上逐渐幻化出一个黑影,然后,慢慢凝结,最后,变成一件好像被烧焦的袍子。

至此,这起凶杀案的幕后黑手终于揪出,可最后只落得这么一件像袍子之类的衣服又不像衣服的东西,案件终于水落石出,至于大难不死的胖瘦警察怎样给这起凶杀案定性,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那八岁的小男孩,如今,心魔已死,他的心智不再受蛊惑,那么,他清醒之后,他哭着喊着要爸爸妈妈,怎么办?我不敢想下去,因为心疼!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