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脱空一点不露

</script>安武将军府今日热闹的很,处处张灯结彩,贺声一声比一声响亮,比一般人家办喜事不知要喜庆多少。=乐=文=

傅清屏安安静静地坐在床沿上,看着一水一遍又一遍地检查她的衣服,南风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她。

府中的热闹却是好像根本到不了这里,让她有时间静下心来思考。

片刻的安宁仿佛就像是梦境一般。

李氏拿了皇上的旨意彻查谢天娇的死因,死于剧毒,只是这□□的来源却不是王氏和谢老夫人,而是慕容玥。据绿意最后交代,那药是谢天娇向慕容玥求来的,因为她想要一个机会,报复所有人。

虽然谢老夫人和王氏没有了杀人的嫌疑,却也是导致谢天娇死去的罪魁祸首之一......谢均和李氏又如何能放下这样的深仇大恨。

傅清明本就留了人手在东城去找慕容玥,却不想,这一找,找到了大鱼。慕容玥虽然是胡木的人,但是在大渝,身份上却是襄阳王的人。

故意设计自己触怒了襄阳王,显示自己的才华表示可以为襄阳王所用,帮靳琛夺得世子之位。

利用胡木的势力给靳琛早死的娘亲安排了一个大楚的身份,再把死因往当今圣上身上一推,襄阳王这个痴情种子自然是她说什么就做什么。

再加上她故意暴露身份,往自己身上搭上了谢三小姐的死亡,皇帝彻查之下,怎能不查到襄阳王头上,那老头不过一紧张,便被她说动要谋反了......

拿了从傅清明那里偷来的虎符,在城外皇城军抽调了人马准备直接逼宫,却不想,中了宋震然的计谋,被皇城军和童老将军的人马里应外合来了个瓮中捉鳖,功亏一篑。

傅清明那边也传来了捷报,不日即将抵达东城。

谢老夫人和王氏身上背着杀人未遂的罪名,一个怒急攻心,半身不遂,一个躲不过牢狱之灾。谢家分了家,谢均带走了自己所有的人马,将谢家几乎掏空了一半,同谢城不死不休。

谢埴趁乱将谢天华带了出来,人还好好的。

这不是最美好的结局,却是最完整的结局。

傅清明还活着。傅坚亲自登门向童老将军替傅清明求娶童欢颜,如今,二人也已经订婚了。

傅清屏看着坐在小板凳上看着自己的谢沅垚,笑得更开心了。

“小姐,吉时到了。”听风在门口喊道。

今日,傅清屏及笈。

高朋满座,就连皇帝都派了人来观礼。

傅清屏着了一身鲜亮的衣服,缓步从房中走出,目光所及之处,是眼眶微红的傅坚和懵懵懂懂的谢沅垚。

一拜,谢父母养育之恩。

“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

荣德大长公主是她的正宾,虽说这其中有不少看皇上的面子在,傅清屏也清楚,靳思葶也出力不少......不过一方面是为了她这个闺中密友,一方面,应当也是为了傅清琏吧......

折腾了许久,傅清屏只觉得浑身都要散架了,不过,摸了摸头上的钗,傅清屏忽而笑了,脸上红红的。

就是明日了呢,不知道那人赶不赶得及回来,若是赶不及,她便只能往后延了。

一水帮傅清屏拆了头发便退下了,傅清屏仰面躺在床上,看着听风熄灯的身影,咬了咬嘴唇,还是问了出来:“到了哪里了?”

听风身形一顿,将嘴边的笑意掩了下去,不然,怕是自家小姐要生气的。

再一转身,脸上却是挂上了愁容:“听南风的信,明日一早却是来不及赶到东城了。”

傅清屏“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心中说不上是失落还是些旁的什么。

听风带上了门,室内一片寂静。

明明今日很累,傅清屏却是半点睡意也无,侧过身看着房门的方向,外面月光正好,朦朦胧胧的笼罩着屋子。

窗户处突然站了一个人,傅清屏叹了口气:“听风,早些去睡。”说完又摇了摇头,明日都不用早起,今夜又为什么要早睡呢......

傅清屏翻身向里:“你要是睡不着,就进来陪我聊聊啊。”

房门被“吱呀”一声打开,有人坐在她的床沿上,带来一阵寒意。

傅清屏身子一僵,夏日炎炎,这人身上怎么会有阵阵寒意,是谁?

傅清屏紧紧闭着眼睛,双手在被子里抱紧了自己。

黑影陡然俯下身来,将傅清屏僵硬的身子抱在怀中:“不要害怕。”

身子瞬间软了下来,后背紧紧地贴着这人的胸膛,有些凉。傅清屏情不自禁的缩了缩身子,那人显然也意识到了,将傅清屏盖在身上的薄毯往上一拉,隔在自己和傅清屏中间。

“你先松手。”傅清屏脸上有些红,虽然对方并不能看见。

靳洛抬头向窗外看了看天色,埋在傅清屏颈窝中的下颚缓缓的动了动:“今日我们大婚,傅清屏,你终于是我的了。”

傅清屏被他孩子气的动作逗笑了:“快些松开,既然你都到了,大哥想必也到了,要是被他看到......”

“不会的,我自己偷偷跑过来的,不然,按照大哥那个速度,这会儿可看不见你。”靳洛收紧了双手。

“你还好意思说,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就跑到战场上去了,刀剑无眼......”

靳洛伸了一只手向上捂住傅清屏的嘴:“只有这样,我才能一看到你,就拥有你。”

傅清屏突然红了脸,靳洛感觉了一下手心的温度:“你脸红了。”

傅清屏用力挣了挣,却发现这人抱得更紧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松手!”

“下辈子吧,或者是下下辈子吧,下下下......”

傅清屏耳边听着靳洛耍无赖,心中却是不自觉的回想到谢天娇死去的那一天,她摇了摇头,将那些画面甩出脑子:“你确定不要先回去梳洗,我都闻到你身上的酸臭味了。”

身后的身子一僵,傅清屏轻笑出声。

随之而来的是更紧的拥抱,耳边是靳洛的呢喃:“怎么可能,我来的路上可是找了个山涧好生冲洗了一番,就算是真的有,你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也只能受着。”

热气就喷在耳朵上,傅清屏情不自禁的瑟缩了一下,引起靳洛的一阵轻笑。

“你到底走不走,就算你今日不要休息,我还要呢,忙了一天了,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你若是在明日的......上睡着了,有你好看的。”

靳洛在傅清屏的颈窝处用力蹭了蹭:“你说的是,的确是要保存体力,好好休息,两个时辰之后见。”

傅清屏心中泛起阵阵甜意,刚一躺下,就听到外面一阵闷哼。傅清屏下了床开了窗户的一角,就看见大哥和靳洛打成一团。

真好,大哥也回来了。

&&&&&&&&&&&&&&&&&&&&&&&&&&&&&&

昨日的红绸根本不用拆,一夜之间挂满了铺天盖地的喜字。

傅清屏端端正正的坐着,身上是华美的衣裙,身后站着口中念念有词的喜娘,铜镜中的自己一脸娇俏,似乎有藏不住得喜意。

拜别双亲。

傅清明背着她出门,傅清屏揽着傅清明的脖子,就听到傅清明压低了声音道:“你以后,不许由着他胡来。”

傅清屏陡然想起昨日,不,应该说是今日凌晨的事情,忍不住将脸埋在傅清屏背上。不敢出声。

“从前在三柳村总是你说一不二的,怎么现在让靳洛做了主?”

“才不是,”傅清屏抬起了头:“还是我做主的。”

“那就好,不要惯着他,若是他欺负你了,你就来告诉我。”

“嗯。”

“若是在侯府住的不自在,你就回来。”

“嗯。”

“若是......”傅清明突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傅清屏轻轻松松地接口:“若是他惹我生气了,我就回来,若是我想爹娘了,我就回来,若是我想你了,我也回来。”

“好,不管发生什么,你都可以回来,房间给你留着,院子给你留着,厨子也给你留着。”

“好,既然大哥对我这么好,送大哥一个礼物,”傅清屏跟傅清明咬耳朵,就想小时候经常做的那个样子:“今日,童小姐会来,大哥你加油。”

高头大马,八抬大轿迎你。

十里红妆,凤冠霞帔嫁你。

盖头也挑了,客人也走了,傅清屏坐在浴桶里,看了看一旁的屏风,暗自咬了咬嘴唇。

她忘记带小衣了......

“听风?”

房门轻巧的被推开。

傅清屏松了口气,正要开口说话。

“是我,”来人说道:“可是有事。”

听声音似乎是要往这边走。

傅清屏心中一惊,在浴桶中转了个方向,带起一阵水声:“你别进来!”

身后没了声音。

傅清屏犹犹豫豫地回过头去,就见那人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

靳洛还穿着大红喜服,只是头发散着。

傅清屏有些羞恼:“出去!”

靳洛愣愣地点了点头:“好。”

直至水凉了,傅清屏才犹豫着起身,没了小衣,只能直接穿了中衣出去。

傅清屏暗叹自己不争气,该来的总要来的,怕什么!

长发拢在胸前,好歹还能遮一遮。

靳洛忽然抬头看她:“头发干的?”

傅清屏一愣,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点了点头。

“那就好。”话音刚落,傅清屏就觉得自己被一股力道用力往前拽了过去,直直地装进靳洛怀中,傅清屏揉了揉撞得发疼的鼻梁:“你做什么。”

靳洛将人拉开一点,低头看她:“撞疼了?手拿开我看看。”

傅清屏依言松开了手,就见靳洛的头更低了些,对着她撞到的地方吹了吹。

傅清屏脸上有些红。

“不用吹了,不疼了。”傅清屏有些慌乱的别开脸,靳洛的眼神,似乎带了她不能成熟的温度。

“可是......我也撞疼了。”头顶是靳洛略带委屈的声音。

傅清屏一愣,抬头看他。她的鼻子撞上了他的胸膛,到底是哪个疼啊!

靳洛撤开一步,微微弯腰,跟傅清屏平视:“不是那里,是另一个地方,一时半会儿好不了。”

傅清屏脸上划过一抹担忧:“你受伤了?被我撞到伤处了?在哪里,严不严重,我去找听风拿药给你。”

靳洛一把将人拉了回来,按坐在床边,伸手在她发髻轻抚:“不是很痛,其实,一点都不痛才是......”尾音消失在唇齿之间。

傅清屏有些害怕,靳洛并没有抓住她,她只是坐在床上。傅清屏微微仰头,忍不住向后挪了挪想要避开,就见靳洛毫不犹豫地跟了上来。

“砰”,傅清屏仰面躺在床上。

身下是大红色的喜被,傅清屏的长发散落在上面,红黑交织,有种致命的吸引力。

中衣明明穿得好好的,动作之间却是松了不少。

靳洛的眼神不由自主的落在了中衣上。

傅清屏脸上的温度慢慢地往脖子上蔓延,又忍不住床内缩了缩。

“我后悔了。”

“什么!”傅清屏忽然睁眼看过去。

“刚刚被你撞到的地方,真的很疼,”靳洛直起身脱下身上的喜服,然后是黑色的中衣,露出一片古铜色。傅清屏匆忙之间别开脸,只看了个囫囵个,可是上面并没有新的伤痕。

靳洛俯下身子跟她面对面,一只手去拉她的衣带,一只手拂落了床帐:“不在那里,在另外的地方,你把手给我......”

“呀!你赶紧松手。”傅清屏惊呼,那个人,那个人怎么能这个样子。

靳洛看着面前红到快要冒烟的脸,有些可惜的松了手,低头密密麻麻地了上去:“你不愿意的话,那就换一种方式好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