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含玉根上朝

第二天天还未亮,虞思萌就破门而入,神玖拦着她好一会,等荆淼醒来梳洗完了,才放进屋内。`乐`文`小说`www.しwxs.com

荆淼坐在镜子前梳头发,新郎官的打扮不及新娘子那么复杂,他一人也能处理好。漆黑的长发丰厚如云,他微微撩起些,打开桌上的盒子。他一个修道人,并没有什么可以装点的东西,这一盒子的首饰都是常丹姬给的。

说起常丹姬,荆淼心里就不由得微微一沉,他的手指在首饰上微微拂过,抽出几条艳红色的发带来,把厚厚的头发束了起来。因为没有新娘可以体现巧手,天鉴宗与望川界在婚服上下了大工夫,玄黑为边,大红做底,金线缝合,倒是发冠没做太多要求。

人间的打扮活像是当官的帽子,他们修道人又不稀罕什么封侯拜将的,发冠讨论了许久,也没有什么结果。

荆淼的头发已经越来越长了,他一梳也梳不到底,只分作好几股,慢慢盘做一个平日习惯的发髻,再穿上婚服,他神情本生得严肃,这大红的衣裳一穿,人好似也有了几分红润与似有若无的笑意。

待他让虞思萌进来的时候,虞思萌已经快要同神玖打起来了,两人一块儿闯了进来,虞思萌抬头瞧着荆淼,不由得眼前一亮,张开嘴巴,忍不住感叹道:“师兄,你穿红色真好看,又精神又……又……”她忽然吞吞吐吐了起来。

“又英俊。”神玖赶忙甩给她一个眼色,虞思萌这才道,“对对对,就是英俊。”

“多谢。”荆淼微微一笑,柔声道,“你们俩今日也很是俊俏。”

虞思萌与神玖也都换了一身新衣裳,他们俩多多少少也算是荆淼的娘家,身上也穿了些红色,模样欢喜的很。

之后又安排了些琐事,待吉时快到时,便到大殿拜堂成亲,殿内临时摆放了桌椅供以前来恭贺的客人,且不说殿内,就是路上也挤满了人,弟子们清心寡欲修行这许多年,难得有一次热闹的喜事,也具都喜气洋洋的。

荆淼这处是神玖与柳镜陪他一起出来,本是选定风静聆的,但前任掌门已经去世,其余几位师叔不大合适,只能由既是师兄又是掌门的风静聆做主婚人。谢道辈分高,不好挑选,青灵老祖也找不见踪影,常丹姬是妖,光年纪倒是够得上长辈一说,便勉强为谢道主婚。

谢道则身旁跟着殷仲春与秦胜一块出来了,荆淼见着秦胜时还愣了愣,不由得四下去看,只见苍乌身旁站着蒙了眼布的一个青年,模样与段春浮很是相似,不由笑了起来。

早在进来时就有人将红绸花递了过来,两人各牵着一头,对望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谢道难得害羞了次,飞快转过头去,大殿内的丝竹乐声就未曾断绝。

人虽坐了满堂,或站或坐,皆笑吟吟的望着他们,可找演奏音乐的人却好找的很,荆淼一抬头,见是青山秀水夫妻俩为首的一干修士,正欢欢喜喜的弹奏着乐器,只可惜了……白无暇来不了。

他们俩都是男子,没有什么红盖头好窥探,众人也没什么嘻嘻哈哈的吵闹,瞧着他们俩一个清逸出尘,一个俊朗非凡,不由得赞叹欣赏,倒没有什么无礼的心思。

荆淼心中本还有些惴惴不安,但此刻也都尽数安下心来了,

两人中间隔着一个红绸花,可是却已站得十分近了,皆暗暗看了对方一眼。

谢道想着:阿淼今天真好看。

荆淼想着:我们俩这便要成亲了。

没过一会,礼生便高声唱道:“吉时已到,新人一拜天地!”

两人转过身去,对着青天后土便是一拜。

“二拜高堂!”

高堂实在没有办法,只好请了前任掌门的牌位与青灵老祖的宝剑作为信物放在椅上。

两人本就已经见着了,谢道没什么记忆,只当是荆淼的长辈,倒也没什么别的想法,磕头就是了。荆淼却瞧着,心里微微一叹,与谢道一块儿磕头,心道这高堂的辈分都差了一辈。

“夫妻对拜!”

这句话唱完,礼生也不由面露出些古怪来,也不知他们二人,哪个是夫,哪个是妻。

谢道跟荆淼倒没那么多想法,夫也好,妻也罢,不过是个称呼,他们俩心里头全不在意,就着互拜了一下。

三拜之后本是应该送入洞房的,但这青天白日的,按理说新郎是要留下来喝酒的,可这下有两个新郎,众人面面相觑,皆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倒是秦胜先开了腔,他性子虽说狠毒,却也痛快,只拎一坛百年老酒上桌,冷冷瞧了谢道一眼,淡淡道:“姓谢的,喝了它!”

秦胜这一开了腔,众修士便也欢笑起来,共同起哄道:“干一坛!”“喝了它!”“来来来!”

谢道一挑眉,便直接走过去掀开了红封盖;荆淼摇头一笑,刚要跟过去,却见女眷此处也起哄道:“荆师叔,到我们这儿来。”“荆师弟,你也喝上两坛!”“师兄,思萌坐在这里!!!”

几声女音之中还倏然冒出几个弱弱的男音来:“荆师叔,咱们望星阁的弟子在此处。”越说便声音越低。

几个长辈坐在一处,常丹姬不由得连连瞧了荆淼好几眼,见他发髻上系着自己特意挑选的雪丝缠,不由得十分开心,转过脸来瞧了瞧一桌子荆淼的师叔师兄,微微笑道:“诸位赏脸吗?”

苍乌与白栾花的眼睛皆是一亮,唯独君无咎忍不住往后挪了一些,苏卿挨着风静聆警惕的望着常丹姬,风静聆平静的端起了自己的茶杯。

酒过三巡,皆是面红耳热,凡人有凡人的喝法,修士有修士的喝法,这殿内少说千来坛的美酒,几乎没有一坛是一样的,几种酒混在一起喝,醉的自然也就特别快。

待日头快要落山的时候,殿内已经倒了一片了,风静聆单手搂着醉醺醺的苏卿,对方醉的直扑腾,踢了踢小短腿,一双醉眼都分不清东西了,打了个酒嗝,一头栽倒在徒弟怀里。风静聆四下看了一圈,见苏卿身旁的苍乌已经趴下了,便松开了手,叫自家师尊跌在苍乌身上,自己则站起身来处理。

“够了。”

望川界一桌还在喝,酒坛子垒得快能碰到房梁了,风静聆把手放在谢道身上,淡淡道:“时候到了,你们该去洞房了。”他是修无情道的,对男女之事再明白,也没有什么忌讳,说起话来也是直接的很,望川界中人皆是错愕,还有几个被酒水呛着了。

秦胜的脸红得像刷了层漆,阴森森的看着谢道,只道:“去吧,新郎官。”他一仰头,一坛醇香的美酒便被他全浇在了脸上。

荆淼这边刚喝趴下了女弟子们,正笑吟吟的与段春浮等人在闲聊,哪知肩头忽然一紧,天旋地转,便被谢道轻轻松松自人群之中抽了出来,扛在了肩膀上。神玖微红了脸,低声说了句“不知羞”,倒是望川界吹了个响亮无比的口哨,还有拍手称快的。

场景活像是山大王抢了个山寨夫人。

风静聆坐在了荆淼的位置上,平静的看了看众人,淡淡道:“我陪你们继续喝。”众人的脸瞬间耷拉了下来。

殷仲春从桌席下探出头来,眨巴了会眼睛,对众人示意了一下风静聆,忽然道:“咱们要不要去拼个桌?自家喝没有意思。”望川界众人一挑眉,立刻同意了这个好主意!

虽说是入洞房,但两人的卧房却在紫云峰之中,之前拆了几间屋子,重新建了一遍,打扮做新人的寝房。

荆淼由着他扛了一路,本也喝了不少酒,脸上好像擦了胭脂一般的绯红,一时脑热,便轻轻笑道:“要是不知情的人,还当你今日不是成亲,是抢亲来的?”

他这句话本是玩笑,哪里知道谢道当真思索了一番,微微一笑道:“那看来你夫君可不中用的很了,论实力相貌,样样都输给我,否则我抢你这些功夫,你怎么一动也不动,是不是瞧我英俊潇洒,巴不得改嫁给我?”

谢道的性子本就天生的自由痛快,又在望川界打滚了这许多年,说起**的话来,一点也不脸红。荆淼被他逗得几乎笑断气,只道:“说你胖你倒还喘上了,也不嫌害臊。”

“我出门抢亲,连脸面都不要了,你竟然还要我害臊?”谢道故作惊讶。

两人说了些调笑的话,倒也慢悠悠的回紫云峰上去了。谢道这时抱着荆淼的腿,只觉得手心按着的肌肤紧实有力的很,又想到今日便是他们俩的洞房花烛夜,不由得心里一热。

卧房内自然也是结着红绸花帐,还搁了一被子的花生,荆淼被丢在花生上,好在衣服厚的很,并没咯着,他伸手一扫,苦笑道:“这早生的贵子也太多了些。”

谢道只挥袖一扫,花生便尽数滚下了床榻,两人四目相对,虽面颊泛红,却并无避让之意,自然谁也没有说话。

悄无声息的,灯烛便灭了。

end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

本文已完结。

番外不会写太多。

本来还想了好几个结局,后来想想,联姻的最终就是成亲,成亲的最终就是洞房。

没有车,也不会开。

番外可能不会太多,但必写的有“老乡组见面”。

大家可以尽情的提想看的,我会挑选几个。

最后感谢地雷:

demet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3 20:24:00

wsfnvv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3 22:17:22

椰丝奶油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4 02:49:01

demet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5 00:07:55

椰丝奶油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5 03:34:54

demet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5 23:44:26

叔本呵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9 08:45:41

demet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9 20:11:56

demet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9 20:59:08

椰丝奶油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8-29 22:25:19

感谢一直追过来现在还在的大家=w=爱你们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