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今天这章照旧防盗,看到有姑娘说不喜欢正文看到一半就是防盗内容觉得不开心,那这段话我就放在前面啦,看到这段话又有上述心情的姑娘请立刻点叉,明天再来~非常感谢大家的理解,明天依然赠送两千字……

(本文首发晋jin....江jiang文学城,机音晋,机一昂江,其余地方都是盗版,尊重作者,尊重正版,么么哒~)

沈云姝出了凤凰城众人居住的公寓之后,就来到了窦尔敦和大青虫待着的一块大草地。<乐-文>小说www.しwxs.com它们自然不适合跟人一起居住,而且因为这几年的经验证明,它们对人类无害,因此就直接将它们放在了外头,也不怕它们跑出去伤及无辜。

沈云姝之前几天经常会跟水碧蓝一起领着窦尔敦和大青虫出去溜达,草地附近看守的守卫都知道,因此见沈云姝又一次过来,他们并未觉得奇怪。沈云姝跟往常一样带着窦尔敦和大青虫出去压马路,一路悠闲地走到城主府,突然停下,对大青虫说:“大青虫你现在外面等我们一下,不要乱跑,我和窦尔敦进去一下就出来。”

大青虫似乎理解了沈云姝的话,紧贴着墙壁蜷缩成一个球,表示了自己绝对不会乱跑的忠心。

沈云姝又问窦尔敦:“这围墙你跳得上去么?”

因为之前沈云姝和顾谢从围墙跑了,这会儿围墙上安装了电网,沈云姝要在完全不触碰电网的情况下翻墙而过有点困难,而像窦尔敦这种拥有超强弹跳能力的,要越过去就容易多了。而且,她还要让窦尔敦帮个忙,因此必须带它进去。

窦尔敦抬起一只前肢捞了沈云姝一下,示意她坐到它背上去,意思显而易见。沈云姝爬上窦尔敦的背,拍了拍。算起来,她已经有两年没再见到窦尔敦了,没想到这两年里窦尔敦不但体型更大了,战斗力也更强了。

窦尔敦有些得意地冲大青虫叫了一下,表达了自己能跟着沈云姝出生入死的得瑟。大青虫有些委屈地呜呜叫了两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窦尔敦载着沈云姝消失在围墙之内。

沈云姝示意窦尔敦小声一点,后者很听话,居然还学着人类踮起它的八条腿,做贼似的小碎步前进。城主府中有巡逻的护卫,窦尔敦的体型是大,可警惕心也不是一般的高,常常都能险之又险的从护卫眼皮子底下溜走。

很快,沈云姝和窦尔敦就靠近了城主府副楼,她从窦尔敦背上跳下,小声道:“窦尔敦,你去那边玩,把人引开,记住别伤人。等我进去了,你就离开这儿去跟大青虫会合,回我们住的那边去。”

窦尔敦凑过来在沈云姝的手臂上蹭了蹭,自然是明白了她的话。

“真乖。”沈云姝摸了摸窦尔敦的脑袋,夸了它一句。

副楼前两个守卫正在无聊地打哈哈,聊着最近凤凰城来的异能者,以及跟随一起来的大蜘蛛和大青虫。

高个守卫道:“这驯服变异生物,放哪儿都是头一遭啊!这凤凰城里能人辈出,还真是厉害!”

矮个守卫道:“可不是吗?我远远地看过那鬼面蛛一眼,可真是吓人!那么可怕的变异生物居然都能驯服……还好凤凰城跟我们是盟友,不然也不知道该怎么打了。”

“是啊!到时候放鬼面蛛上场,都不用它做什么,吓都能把人吓跑……鬼,鬼面蛛!”高个守卫说着突然指着前方做出一脸惊恐的样子。

矮个守卫哈哈大笑:“对对对,到时候卧龙城的人肯定就是你这副鸟样!你装得还真像啊!”

“鬼,鬼,鬼面蛛啊!”高个守卫依然是一脸惊恐的神情。

矮个守卫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就跟高个守卫一个反应了,两人惊恐地望着不远处仿佛在悠闲散步的鬼面蛛,半句话都说不出来——知道鬼面蛛是盟友是一回事,可亲眼看到一只战斗力剽悍的鬼面蛛出现在眼前,他们不可能无动于衷。

窦尔敦原地游荡了会儿,突然停下脚步看向那两个守卫,八条腿一蹦一跳地向两个守卫冲过去。两守卫先是吓得动不了,好不容易能动了,纷纷尖叫者向远处跑去。

早就躲在暗处的沈云姝立即闪身而入,回头对窦尔敦赞赏地比了个大拇指。窦尔敦非常开心,一蹦一跳的向远处跑去,自己本身也是玩得不亦乐乎。

副楼的构造沈云姝早已熟悉,避开楼里巡逻的人,悄然摸到周桀卧室所在楼层。之前让婷婷带着她四处闲逛时,她并非什么都没记住。楼外是窦尔敦四处乱窜造成的混乱,而楼内却很是安静,她很快摸到周桀的卧房,转开门就走了进去。

现在天色还早,周桀昨天议事到很晚,也是刚起来没多久,正背对着卧房穿衣服,听到房门被人打开,外面的喧闹声一瞬间涌入,他皱眉问道:“外面是在干什么,怎么那么吵?”

沈云姝缓缓走近。

许久没听到回应,周桀疑惑地回头,而这时候,沈云姝也刚巧走到他身后,在他回过头来的一瞬,照着他的脸就是一拳。

周桀眼前一花,鼻子里就汩汩流出鲜血来,人也踉跄着后退一步,捂着鼻子扶着床沿。

沈云姝半句废话没有,直接将人按到了床上,砰砰砰连着对着他的脸打了好几拳,而周桀却毫无反抗能力。

沈云姝出了凤凰城众人居住的公寓之后,就来到了窦尔敦和大青虫待着的一块大草地。它们自然不适合跟人一起居住,而且因为这几年的经验证明,它们对人类无害,因此就直接将它们放在了外头,也不怕它们跑出去伤及无辜。

沈云姝之前几天经常会跟水碧蓝一起领着窦尔敦和大青虫出去溜达,草地附近看守的守卫都知道,因此见沈云姝又一次过来,他们并未觉得奇怪。沈云姝跟往常一样带着窦尔敦和大青虫出去压马路,一路悠闲地走到城主府,突然停下,对大青虫说:“大青虫你现在外面等我们一下,不要乱跑,我和窦尔敦进去一下就出来。”

大青虫似乎理解了沈云姝的话,紧贴着墙壁蜷缩成一个球,表示了自己绝对不会乱跑的忠心。

沈云姝又问窦尔敦:“这围墙你跳得上去么?”

因为之前沈云姝和顾谢从围墙跑了,这会儿围墙上安装了电网,沈云姝要在完全不触碰电网的情况下翻墙而过有点困难,而像窦尔敦这种拥有超强弹跳能力的,要越过去就容易多了。而且,她还要让窦尔敦帮个忙,因此必须带它进去。

窦尔敦抬起一只前肢捞了沈云姝一下,示意她坐到它背上去,意思显而易见。沈云姝爬上窦尔敦的背,拍了拍。算起来,她已经有两年没再见到窦尔敦了,没想到这两年里窦尔敦不但体型更大了,战斗力也更强了。

窦尔敦有些得意地冲大青虫叫了一下,表达了自己能跟着沈云姝出生入死的得瑟。大青虫有些委屈地呜呜叫了两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窦尔敦载着沈云姝消失在围墙之内。

沈云姝示意窦尔敦小声一点,后者很听话,居然还学着人类踮起它的八条腿,做贼似的小碎步前进。城主府中有巡逻的护卫,窦尔敦的体型是大,可警惕心也不是一般的高,常常都能险之又险的从护卫眼皮子底下溜走。

很快,沈云姝和窦尔敦就靠近了城主府副楼,她从窦尔敦背上跳下,小声道:“窦尔敦,你去那边玩,把人引开,记住别伤人。等我进去了,你就离开这儿去跟大青虫会合,回我们住的那边去。”

窦尔敦凑过来在沈云姝的手臂上蹭了蹭,自然是明白了她的话。

“真乖。”沈云姝摸了摸窦尔敦的脑袋,夸了它一句。

副楼前两个守卫正在无聊地打哈哈,聊着最近凤凰城来的异能者,以及跟随一起来的大蜘蛛和大青虫。

高个守卫道:“这驯服变异生物,放哪儿都是头一遭啊!这凤凰城里能人辈出,还真是厉害!”

矮个守卫道:“可不是吗?我远远地看过那鬼面蛛一眼,可真是吓人!那么可怕的变异生物居然都能驯服……还好凤凰城跟我们是盟友,不然也不知道该怎么打了。”

“是啊!到时候放鬼面蛛上场,都不用它做什么,吓都能把人吓跑……鬼,鬼面蛛!”高个守卫说着突然指着前方做出一脸惊恐的样子。

矮个守卫哈哈大笑:“对对对,到时候卧龙城的人肯定就是你这副鸟样!你装得还真像啊!”

“鬼,鬼,鬼面蛛啊!”高个守卫依然是一脸惊恐的神情。

矮个守卫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就跟高个守卫一个反应了,两人惊恐地望着不远处仿佛在悠闲散步的鬼面蛛,半句话都说不出来——知道鬼面蛛是盟友是一回事,可亲眼看到一只战斗力剽悍的鬼面蛛出现在眼前,他们不可能无动于衷。

窦尔敦原地游荡了会儿,突然停下脚步看向那两个守卫,八条腿一蹦一跳地向两个守卫冲过去。两守卫先是吓得动不了,好不容易能动了,纷纷尖叫者向远处跑去。

早就躲在暗处的沈云姝立即闪身而入,回头对窦尔敦赞赏地比了个大拇指。窦尔敦非常开心,一蹦一跳的向远处跑去,自己本身也是玩得不亦乐乎。

沈云姝出了凤凰城众人居住的公寓之后,就来到了窦尔敦和大青虫待着的一块大草地。它们自然不适合跟人一起居住,而且因为这几年的经验证明,它们对人类无害,因此就直接将它们放在了外头,也不怕它们跑出去伤及无辜。

沈云姝之前几天经常会跟水碧蓝一起领着窦尔敦和大青虫出去溜达,草地附近看守的守卫都知道,因此见沈云姝又一次过来,他们并未觉得奇怪。沈云姝跟往常一样带着窦尔敦和大青虫出去压马路,一路悠闲地走到城主府,突然停下,对大青虫说:“大青虫你现在外面等我们一下,不要乱跑,我和窦尔敦进去一下就出来。”

大青虫似乎理解了沈云姝的话,紧贴着墙壁蜷缩成一个球,表示了自己绝对不会乱跑的忠心。

沈云姝又问窦尔敦:“这围墙你跳得上去么?”

因为之前沈云姝和顾谢从围墙跑了,这会儿围墙上安装了电网,沈云姝要在完全不触碰电网的情况下翻墙而过有点困难,而像窦尔敦这种拥有超强弹跳能力的,要越过去就容易多了。而且,她还要让窦尔敦帮个忙,因此必须带它进去。

窦尔敦抬起一只前肢捞了沈云姝一下,示意她坐到它背上去,意思显而易见。沈云姝爬上窦尔敦的背,拍了拍。算起来,她已经有两年没再见到窦尔敦了,没想到这两年里窦尔敦不但体型更大了,战斗力也更强了。

窦尔敦有些得意地冲大青虫叫了一下,表达了自己能跟着沈云姝出生入死的得瑟。大青虫有些委屈地呜呜叫了两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窦尔敦载着沈云姝消失在围墙之内。

沈云姝示意窦尔敦小声一点,后者很听话,居然还学着人类踮起它的八条腿,做贼似的小碎步前进。城主府中有巡逻的护卫,窦尔敦的体型是大,可警惕心也不是一般的高,常常都能险之又险的从护卫眼皮子底下溜走。

很快,沈云姝和窦尔敦就靠近了城主府副楼,她从窦尔敦背上跳下,小声道:“窦尔敦,你去那边玩,把人引开,记住别伤人。等我进去了,你就离开这儿去跟大青虫会合,回我们住的那边去。”

窦尔敦凑过来在沈云姝的手臂上蹭了蹭,自然是明白了她的话。

“真乖。”沈云姝摸了摸窦尔敦的脑袋,夸了它一句。

副楼前两个守卫正在无聊地打哈哈,聊着最近凤凰城来的异能者,以及跟随一起来的大蜘蛛和大青虫。

高个守卫道:“这驯服变异生物,放哪儿都是头一遭啊!这凤凰城里能人辈出,还真是厉害!”

矮个守卫道:“可不是吗?我远远地看过那鬼面蛛一眼,可真是吓人!那么可怕的变异生物居然都能驯服……还好凤凰城跟我们是盟友,不然也不知道该怎么打了。”

“是啊!到时候放鬼面蛛上场,都不用它做什么,吓都能把人吓跑……鬼,鬼面蛛!”高个守卫说着突然指着前方做出一脸惊恐的样子。

矮个守卫哈哈大笑:“对对对,到时候卧龙城的人肯定就是你这副鸟样!你装得还真像啊!”

“鬼,鬼,鬼面蛛啊!”高个守卫依然是一脸惊恐的神情。

矮个守卫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就跟高个守卫一个反应了,两人惊恐地望着不远处仿佛在悠闲散步的鬼面蛛,半句话都说不出来——知道鬼面蛛是盟友是一回事,可亲眼看到一只战斗力剽悍的鬼面蛛出现在眼前,他们不可能无动于衷。

窦尔敦原地游荡了会儿,突然停下脚步看向那两个守卫,八条腿一蹦一跳地向两个守卫冲过去。两守卫先是吓得动不了,好不容易能动了,纷纷尖叫者向远处跑去。

早就躲在暗处的沈云姝立即闪身而入,回头对窦尔敦赞赏地比了个大拇指。窦尔敦非常开心,一蹦一跳的向远处跑去,自己本身也是玩得不亦乐乎。

沈云姝出了凤凰城众人居住的公寓之后,就来到了窦尔敦和大青虫待着的一块大草地。它们自然不适合跟人一起居住,而且因为这几年的经验证明,它们对人类无害,因此就直接将它们放在了外头,也不怕它们跑出去伤及无辜。

沈云姝之前几天经常会跟水碧蓝一起领着窦尔敦和大青虫出去溜达,草地附近看守的守卫都知道,因此见沈云姝又一次过来,他们并未觉得奇怪。沈云姝跟往常一样带着窦尔敦和大青虫出去压马路,一路悠闲地走到城主府,突然停下,对大青虫说:“大青虫你现在外面等我们一下,不要乱跑,我和窦尔敦进去一下就出来。”

大青虫似乎理解了沈云姝的话,紧贴着墙壁蜷缩成一个球,表示了自己绝对不会乱跑的忠心。

沈云姝又问窦尔敦:“这围墙你跳得上去么?”

因为之前沈云姝和顾谢从围墙跑了,这会儿围墙上安装了电网,沈云姝要在完全不触碰电网的情况下翻墙而过有点困难,而像窦尔敦这种拥有超强弹跳能力的,要越过去就容易多了。而且,她还要让窦尔敦帮个忙,因此必须带它进去。

窦尔敦抬起一只前肢捞了沈云姝一下,示意她坐到它背上去,意思显而易见。沈云姝爬上窦尔敦的背,拍了拍。算起来,她已经有两年没再见到窦尔敦了,没想到这两年里窦尔敦不但体型更大了,战斗力也更强了。

窦尔敦有些得意地冲大青虫叫了一下,表达了自己能跟着沈云姝出生入死的得瑟。大青虫有些委屈地呜呜叫了两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窦尔敦载着沈云姝消失在围墙之内。

沈云姝示意窦尔敦小声一点,后者很听话,居然还学着人类踮起它的八条腿,做贼似的小碎步前进。城主府中有巡逻的护卫,窦尔敦的体型是大,可警惕心也不是一般的高,常常都能险之又险的从护卫眼皮子底下溜走。

很快,沈云姝和窦尔敦就靠近了城主府副楼,她从窦尔敦背上跳下,小声道:“窦尔敦,你去那边玩,把人引开,记住别伤人。等我进去了,你就离开这儿去跟大青虫会合,回我们住的那边去。”

窦尔敦凑过来在沈云姝的手臂上蹭了蹭,自然是明白了她的话。

“真乖。”沈云姝摸了摸窦尔敦的脑袋,夸了它一句。

副楼前两个守卫正在无聊地打哈哈,聊着最近凤凰城来的异能者,以及跟随一起来的大蜘蛛和大青虫。

高个守卫道:“这驯服变异生物,放哪儿都是头一遭啊!这凤凰城里能人辈出,还真是厉害!”

矮个守卫道:“可不是吗?我远远地看过那鬼面蛛一眼,可真是吓人!那么可怕的变异生物居然都能驯服……还好凤凰城跟我们是盟友,不然也不知道该怎么打了。”

“是啊!到时候放鬼面蛛上场,都不用它做什么,吓都能把人吓跑……鬼,鬼面蛛!”高个守卫说着突然指着前方做出一脸惊恐的样子。

矮个守卫哈哈大笑:“对对对,到时候卧龙城的人肯定就是你这副鸟样!你装得还真像啊!”

“鬼,鬼,鬼面蛛啊!”高个守卫依然是一脸惊恐的神情。

矮个守卫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就跟高个守卫一个反应了,两人惊恐地望着不远处仿佛在悠闲散步的鬼面蛛,半句话都说不出来——知道鬼面蛛是盟友是一回事,可亲眼看到一只战斗力剽悍的鬼面蛛出现在眼前,他们不可能无动于衷。

窦尔敦原地游荡了会儿,突然停下脚步看向那两个守卫,八条腿一蹦一跳地向两个守卫冲过去。两守卫先是吓得动不了,好不容易能动了,纷纷尖叫者向远处跑去。

早就躲在暗处的沈云姝立即闪身而入,回头对窦尔敦赞赏地比了个大拇指。窦尔敦非常开心,一蹦一跳的向远处跑去,自己本身也是玩得不亦乐乎。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