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办公室小点声

</script>“那么我们的任务都清楚了吗?”我换好战袍,将几把□□塞进自己裙子底下的锁套里。乐+文+小说 www.しwxs.com

“不就是去皇宫里偷东西吗,我年轻的时候又不是没去过……”已经被打扮成一个肥硕中年秃顶的双钩人冷笑一声道。

“嗯,我几年前其实也去过一次,不过是在匈牙利的皇宫里……”红胡子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尼玛做一个合格的通缉犯的前提果然都是要去皇宫里偷东西啊!我忽然发现自己正在跟被整个欧洲都在通缉的两个最臭名昭著的家伙混在一起,尽管其中的一个目前处于死亡状态之中。

“奥兰德也会出席这次的舞会,不要在他面前露出任何马脚,否则不要说偷东西了,我们恐怕连皇宫的大门都会出不去的……”在上马车之前,红胡子小声提醒我道。

“放心,我对那个英国皇室的刽子手一点兴趣也没有,”我漫不经心地道:“再说他的目标不是你吗,只要你不要露出马脚,我们就绝不会有问题。”

“话是这么说……”红胡子有些踟躇地道:“我会努力不让他发现,”说着看了我一眼,“不过你不要以为你就是安全的了,你怎么说也是个海盗,而且升级成为了船长。”

我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对方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动作温柔地挽住一旁某个正处于伪装状态中的双钩人的手臂。

双钩人挑了挑眉,表情怪异地笑了一下,然后红胡子好不容易才稍微放松下来一点的身体就立刻僵硬了。

我看着那个奇葩一样的组合叹息着摇了摇头,随即抬手挽住正愣愣地站在我身旁的蒂亚的手臂,摇着手中的羽毛扇子,笑眯眯地冲着对方道:“那么我们也走吧,我亲爱的蒂亚~”

等我们一行来到皇宫门外的时候,双钩人他们已经成功通过了“安检”,正手挽手亲密无比地向着里面走去。

我们这一行在周围其他贵族的包围下并不出众,除了蒂亚优秀的外形在一下马车便吸引了不少男男女女的围观以外,不过这也是我们预料之中的事情。

“……”蒂亚在我暗示下冷着脸将邀请函交给门口的守卫,在检查通过之后便任我挽着走向皇宫舞会的大厅。

“先观察一下附近都有什么人,”在来到红胡子他们身边的时候,我用扇子掩着嘴唇,小声对着对方道:“等午夜一过我们就开始行动。”

太早下手容易被人发现,更何况我们还要摸清今晚皇宫的守备状况。

舞会开场之前我们很荣幸的看到了法兰西的国王陛下和他的王后,而又过了没多久,一个熟悉的身影便如一道针芒一般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之中。

奥兰德优雅地将身上的披风交给一旁的手下,随即走到国王陛下的面前行礼示意,英俊的相貌同时也引起了不少姑娘们的注意,而且那双暗金色的双眼完全看不出是看不见东西的样子。

要不是我们熟知对方的情况,此刻说不定也都同样没有察觉。

“麻烦来了,啧。”红胡子看着不远处的那个红发男子不由磨了磨牙,这段时间显然被对方折磨的够呛。

“那么我们几先去跳舞吧……”我收回视线,随即看向身旁的蒂亚。

对方会意,在国王同王后的首支舞曲结束之后便转身将我带进了舞池。

“……”我头痛的看着对方明明雀跃的都快要开出小花来,但依旧强忍着继续装成冷着一张脸的违和感爆棚的样子,思忖着或许让蒂亚来做这项工作不是个完美的决定……

“尽量离奥兰德远一些……”我小声对着蒂亚道,对方的舞步是我白天的时候教的,好在对方学得很快,完全没有现学现卖的样子,再加上人长得帅,就算跳的不好也可以完全忽略……==

我一边转圈一边扫视周围的情况,连着跳了几曲,在清楚了周围方位布局之后,才终于松了口气地同蒂亚一起从舞池中走出来。

然而一出来我就看到了某个差点将我的心脏病吓出来的一幕,奥兰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周围那些阿谀奉承他的贵族们的包围,正向着某个落了单的红胡子“姑娘”的方向走去。

“……”红胡子显然僵硬住了,愣愣地看着对方同自己越来越近。

我急忙四处打量了一下,却并没有看到双钩人在什么地方。

我看着奥兰德云淡风轻的那张脸,我不由头痛,尼玛这算什么,竟然相爱相杀到连这样也能够分辨出来?!

我记得奥兰德曾戳穿过我男扮女装的行为,所以在出门之前我还特意跟红胡子学了许久如何伪装女人,虽然不知道成果如何,但现在显然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不接触还好,一旦让红胡子跟某位bt长官来个碰面,那绝对就是天雷勾地火到一发不可收拾。

是以,我直接将身旁的蒂亚丢了过去,让他拉着红胡子立刻跑路,而我则冲上去拦住了某人的去路争取拖延时间。

“您好,奥兰德阁下。”

我走到对方的面前屈膝行礼,一年没见,对方还是那副淡定的模样,仿佛无论遇到什么都浑然不在意一般。

不知道对方脑袋上的那个伤疤怎么样了,我可是还清楚地记得对方飚了满脸血的样子呢,我不由在心里暗搓搓地想着。

上次见面的时候我还同乌洛维斯在一起,而且正琢磨着如何回到朴茨茅斯,尽管机缘巧合下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然而这次再见到对方的时候我却已经无法再走回头路,而某位船长大人也已经结束了自己的海盗生涯正在海底跟人鱼和海怪聊天……

“你是?”奥兰德看了眼某人消失的方向,随即转过头来,金色的眼眸有些疑惑地“打量”着我。

“我是您的仰慕者,”我毫不愧疚地冲着对方撒谎,然后在确定蒂亚和红胡子已经消失在视线中之后,才道:“能够请您同我跳支舞吗?”

看来计划有变,我没有信心能够在这位观察力破表的boss级人物的面前蒙混过关,不过既然摆脱不掉对方,那我也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奥兰德闻言偏了偏头,暗金色的眼眸看向我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许久,才弯起唇角冲着我抬起手来道:“荣幸之至。”

于是,我就这样在这位奥兰德先生的牵引下重新步入了皇宫大厅中的舞池。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一边跳舞,奥兰德一边对着我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们或许确实是见到过的……”我微笑着道。

“那么,我可以知道是在什么地方吗?”红发青年带着我转了个圈,然后将我拉近自己的身体轻笑着道。

“具体地点恕我记不清了,不过似乎也同样是在法兰西呢……”布雷斯特一别,请问你的脑袋还好吗?

“实际上我并不经常来这里,”奥兰德思忖着道:“去过的地方也只有几个而已……”

“哦,那么我说不定能够回想起来,”我慢悠悠地道,在转了个圈又转回来之后,略微瞠圆自己的眼睛,掩唇道:“恕我冒昧,我只是好奇而已,不知道您额头上的那个疤痕是怎么来的……?”

“……”奥兰德闻言面色不变,不过眼神却明显冷下来许多,笑了笑道:“这是在对付一伙海盗的时候留下来的。”

“哦,原来如此,您肯定非常的厌恶海盗,那么那伙海盗已经被您绳之以法了吗?”

“很可惜,虽然他们确实受到了重创,不过却并非出自我手,”奥兰德缓缓道:“我也对此感到十分遗憾……”

“说了这么多,您难道不觉得口渴吗,”我停下脚步,摇着手中的扇子道:“不如让我们去休息一下喝一杯如何。”

“乐意奉陪。”奥兰德继续微笑着。

说着,我们便手挽手的一同向着宴会大厅的外面走了出去。

而在出了大门找到了个没人打扰的地方之后,我不由伸了个懒腰,变回自己原来的声音:“没想到奥兰德大人竟然真的答应同我跳舞,在下真是感到万分荣幸。”

“我也没想到还能见到你,看来乌洛维斯果然还是留了一手吗?”奥兰德面色平静地道。

“船长有没有留手我不知道,不过潘多拉的船员至少都还活得好好的,”我将假发摘下来丢到一旁,“尽管我已经不再是潘多拉的成员了……”

“我听唐纳尔说起过你的事情,”奥兰德点着手臂道:“一只没有了船长庇护却成功另起炉灶的小耗子,据说有双钩人在你的背后撑腰,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