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让我穿裙子坐他大腿

青萝不知该怎样去形容眼前的“景色”,男子一身白袍似与白雪相融,身躯蜷缩着还似在颤抖。青萝只芊手一推他便换了个姿势倒在了另一侧的雪地上,这个姿势很好的将他那张清美俊朗的俏脸给露了出来。

“长得还不错。”

见他并未因自己的“骚扰”而惊醒,青萝当即无所防备的屈膝蹲下,那细长净白的手指轻轻描绘着这人的轮廓,脸上的笑意尤其的猥琐。

这人倒是长了张颇为合她胃口的俊脸,皮肤也这般好,就这般丢着倒是可惜了。这般想着青萝掏出骨扇将男子所在范围以圈形围住,看着俊美男子蜷缩在自己画好的圈内青萝很是满意的笑笑,这行径与野兽分食时标榜自己所有物的道理不差一二。

处理好这边青萝当即哼着小曲回城,一进阁楼青萝便让琳琅去当了搬工,本想去拜访拜访那几位贵客却是不曾想人早早就在厢房睡下,完全没有给她去探望的机会。

“阁主,这是客人留给您的。”小厮恭敬的将东西拿了上来,青萝耳尖当即听出了里面的门道。

“给我吧!”

骨扇一挑那浅色系的钱袋就被她给挑着上了楼。

“一会琳琅把那东西弄回来你们记着好生伺候着,保不准那以后就是你们的阁主夫人了,知道吗?”

小厮愣愣的颔首并未答话,倒是一侧一直陪着几桌客人拼酒的翎娘走了过来。

“青萝你又捡了啥东西回来啊?”

“好东西。”

青萝心情颇好的回了一句,过后便蹦跶着回了自己的闺房,翎娘还来不及反应琳琅已经扛着一白白的不明物体踹门而入。

“青萝,人我给你带回来了。”

“交给翎娘吧,好吃好喝伺候着就行了。”本尊没有现身,倒是那大嗓门隔着房门透了出来。

翎娘扭着水蛇腰而至,十指轻佻倒是看了这人的相貌。

“倒是个美人,琳琅你把他扛到西厢房吧。”

琳琅颔首,颠了颠肩上的“美人”就朝着西厢房走去,翎娘匆匆别了酒客自个儿也跟了上去。

“碰!”前脚还未进门翎娘就被屋内的碰撞声给惊得叫唤了起来。“哎哟我的亲娘咧你倒是轻点啊,这玩意要是哪儿伤着碰着明儿小祖宗非扒你一层皮不可!”

“这玩意带刺儿的!”琳琅吃疼的转了个身,临娘这才发现他的手此刻竟已经扒拉的垂掉下来,一看就是脱了臼。

“抱歉,条件反射。”原先扒拉在琳琅身上的“美人”这会竟醒来一脸笑意的看着他(她)们。

话虽这般说着,翎娘却未从这人脸上看出丝毫的歉意。

“怎么啦怎么啦?”

青萝难得撇下她的金叶子跑来,在门口探头一脸好奇的看着他们。

当看到那白衣美人竟醒着时当即欣然的笑了起来,全然不顾屋内一脸不爽的两人,看着这美人笑的特别的灿烂。

“你醒了啊,还记得自己是谁家住哪里吗?”

美人谦和的笑笑露出唇边精致的小酒窝,“不记得了!”|

天助我也啊!

青萝一听顿时喜笑颜开,这当真是老天眷顾平白给她送来了个大美人当“压寨夫人啊!”

“没事,不记得便不记得吧,以后有我罩着你尽管安心。”

“好!”

美人依旧云淡风轻的笑着,青萝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怎么看怎么顺眼,局外人琳琅与翎娘两人却是气的牙痒痒,刚才有一瞬间他们分明在这刺头儿眼中看到了一抹坏笑。

这玩意留不得啊。

“不过,我们这也不平白无故的做好事,你看你有没有什么能回报我的!”

前一句用“我们”后一句青萝便恬不知耻的用了“我”,屋内另两人顿时有种抽丫的冲动。

美人老实的摇了摇头,一脸的遗憾。青萝勾唇阴险的笑道。“那不然,你留下来给我当压寨夫人呗!”

琳琅翎娘纷纷震惊,把腿就准备在刺头儿被说服之前将青萝给甩出去,哪知那方刺头儿竟在那之前就掉坑了。

“好!”他勾唇莞尔,想也未想便应了下来。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