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欲帝

杜晓璃对屋子里的情况并不担心,火凤凰两天前就想起了百毒谷的事情,自然也想起了司马睿做过的事情。

对司马睿,他们到底有什么样的决定,她都没有说话的资格,所以她去了自己的书房。

傍晚,韩冥熠带着两个孩子回来了,石头一看到他们就跑了过去,抱住韩冥熠的腿,说:“父王不带我去!”

韩冥熠弯腰将石头抱在怀里,说:“上次你去的时候不是说了不要再去了吗?”

石头歪着脑袋想了想,说:“姐姐说,娘亲说不能因为怕什么就不去做什么,所以石头要去!”

“好,下次带你去。”韩冥熠刮刮他的鼻子,说,“你娘亲呢?”

“娘亲在书房呢,下午就进去了,也不知道在做什么,石头去了她都没陪石头玩儿!”石头控诉。

“石头,你都这么大了,娘亲有事情要忙的时候你不能去打扰她。”福临在一旁教育弟弟。

“哦。”石头很听自己大哥的话,他说娘亲忙的时候不去打扰她他以后就不去了。

“你们去换衣服准备吃晚饭,我去看看你们娘亲在做什么。”韩冥熠将石头放下,让奶娘将他们带走,自己去了杜晓璃的书房。

杜晓璃的书房和他的很不一样,他的书房多为兵书、杂记等等,但是杜晓璃的书房几乎都是医书,还有少许蛊书以及琴棋书画的书籍。

他进去的时候杜晓璃正在灯下翻看着医书,昏黄的灯光照在她身上起了淡淡光晕。她身上宁静淡雅的气息让他忙碌了一天的心情一下子放空了。

杜晓璃感觉到他进来,将书放下,转过来看着他,说:“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韩冥熠走过去,从身后环住她,下巴在她发间蹭了蹭,说:“福熙在对你设计的那些器材好奇的不行,一直让士兵表演给她看,军营不肯回来。”

“太子呢?”她由着他靠在自己身上。

“已经由御林军护送回宫了。”韩冥熠说,“你在看什么书呢,石头说你都不陪他玩。”

“在研究冥香的病情。”杜晓璃说,“冥香的情况有所好转,之前的治疗需要改进一下。也想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法子。”

“嗯,她的身体能治好最好。”韩冥熠有些感触的说,“我们这些做兄长的欠她太多。”

“她和流风的事情怎么样了?这几天忙着凤凰的事情,都忘了问这茬。”杜晓璃抬头问。

韩冥熠在她唇上轻轻吻了一下,说:“季将军已经向皇上提亲。皇上已经问过冥香的意思,现在已经准备找礼部寻好日子。估计过几天就要下圣旨了。”

“哎呀,看到不该看的了,眼睛要长针眼了。”一道童声从门边传来,惊了屋内两人。

看到门口的小人儿,杜晓璃瞪了韩冥熠一眼,都怪他,和他说话都没注意有人靠近。

她招招手,石头从外面跑了过来,扑到她怀里,说:“姐姐说我们什么都没看到。”

“噗——”杜晓璃被他这个样子逗乐了,一下子笑了出来。

“还不进来?”韩冥熠正色道。

“嘻嘻。”

只见福熙从外面进来,还是之前那身衣服,看来她并没有去换衣服。

她笑嘻嘻的看着杜晓璃和韩冥熠,说:“父王,我们是来叫你和娘亲去吃饭的。”

“你不是去换衣服了吗?”韩冥熠问。

福熙嘿嘿笑了两声,不回答自己老爹的问题,跑过来牵杜晓璃的手,说:“娘亲,我们去吃饭吧,我和石头都饿了。是吧,石头。”

她才不会说自己是故意来偷看的!

“嗯嗯。”石头点点头。

来的时候姐姐说了,如果她说他饿了,他就点头。虽然他不久前才吃了糕点,现在并不饿。

但是姐姐说听她的话,以后带他玩儿,为了能跟着哥哥姐姐玩儿,他只有点头了。

杜晓璃如何不知道自己孩子的心思,笑了笑,说:“走吧,现在去吃饭。”

然后带着两个孩子走了。

“熙儿今天去军营都看了些什么?可有什么感触?

“有啊有啊,感触可多呢!那些士兵……”

韩冥熠见杜晓璃都没说什么,也跟着他们去了餐厅。

杜晓璃一直都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或许是因为不喜欢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太过冷清。

吃饭的时候,她将下午和白宁远说的事情告诉了大家。

“娘亲,我们要去看曾外祖父吗?”福熙睁着大眼睛一脸激动的看着杜晓璃。

“对,你们曾外祖父七十大寿,娘亲带你们去给曾外祖父拜寿。”杜晓璃说。

“曾外祖父家远吗?”石头问。

“远,坐马车要好久。”

“娘,我们可以骑马!”福熙说。

“你忘了上次从马上摔下来的事情了?”福临淡淡的泼她冷水。

“那时候我还小,现在我长大了!”福熙哼哼了两下,转而看着韩冥熠,问:“父王和我们一起去吗?”

“父王不一定,看到时候有没有时间吧。”韩冥熠说,“不过我尽量和你们一起。”

“下次见到皇伯父的时候让皇伯父那时候不要让你做事,你就可以和我们一起去了。”石头说。

福熙眼珠子转了转,偷偷笑了笑。

白启元的寿辰在十一月底,因为可能会遇到大学封路,所以他们要提前两个走,也就是九月的时候便要出发。

现在已经五月,再过四个月他们就要动身。

过了几天是福熙和福临的生日,因为这几年一直不在,所以杜晓璃和韩冥熠给两个宝贝准备了一场生日宴会,不过宴请的都是她的朋友和皇室里走的近的。

韩冥泽和皇后给他们送了很多礼物来,太子亲自来给他们,礼物自然少不了,加上皇帝皇后的,好大一箱子。

杜云寒和杜修恒他们也给两个宝贝准备了丰厚的礼品,有贵重的,也有爱心牌的。

除此外,白宁远、北齐国白家、药王谷、火凤凰、季家、韩冥香、阎罗殿都为他们准备了礼物,就连一些当官的都让人送了礼物过来。

当晚,杜晓璃问两个宝贝今天开不开心,两人都使劲儿点头,说开心。

问他们为啥开心的时候,福熙脱口而出:“收礼收到手发软。”

韩冥熠无语的看了女儿一眼。

福熙爬到杜晓璃身上,在杜晓璃脸上亲了一口,说:“不过这些都比不上娘亲亲手做的蛋糕好吃!”

“鬼精灵。”杜晓璃越来越发发现自己女儿这乖巧表面下那颗古灵精怪的心,好在女儿也听话,做事也很有原则,不会太过调皮捣蛋。

“嘿嘿。”福熙从杜晓璃身上下来,爬到韩冥熠怀里,和石头一人一边分了自己老爹的腿。

杜晓璃拍拍安静呆在一旁的福临,将他抱在了怀里,说:“福临今天高兴嘛?”

“高兴。”福临点点头。

“高兴就要表现出来,你看你妹妹,今天这脸都笑抽了吧?都没见你笑一下。”杜晓璃是真担心自己这个儿子啊,年纪轻轻的就这么沉稳,说好的快乐的童年呢?

“娘亲,哥哥今天笑了的。”福熙在老爹腿上坐着,两条腿晃着,说,“我看到了,娘亲把蛋糕端上来的时候哥哥就笑了。”

“乖儿子!”杜晓璃亲了福临一口,然后想起什么,说:“冥熠,福临不爱表现自己,是不是因为遗传了你的基因?”

韩冥熠虽然不知道基因是什么,但是杜晓璃话里的意思还是明白的。

“我小时候比他沉稳多了。”

“对,所以遇到你的时候才会整天板着个脸。”杜晓璃说。

“娘,你和父王是怎么认识的啊?给我们说说你们以前的浪漫爱情故事呗。”福熙撺掇。

“我们认识的时候,我那时候还是一个小村姑呢……”

杜晓璃挑了些可以说的事情给几个孩子说,然后又说了很多笑话给大家听,当然,这笑话都是为自己大儿子说的,就想逗他多笑笑。

他们回来才两个月,后面的日子她一定要改变自己儿子这性子。杜晓璃在心里做了决定。

“哈哈哈——”

“娘亲怎么知道这么多好笑的事情啊?”

丫鬟和侍卫们都远远的看着在院子里赏月聊天的一家人,心里感慨万千。

在皇家,有多少人能做到这样其乐融融,完全和寻常百姓家没有区别?而他们的主子便是这样!

当三个孩子都困了,杜晓璃和韩冥熠抱着他们去了他们的屋子,让丫鬟伺候他们洗漱好,看着他们入睡后才离开。

后面的日子杜晓璃都过得忙碌而充实,火凤凰的身体慢慢好了,等恢复的差不多后她跟着火老爷子回了百毒谷。而自从和火老爷子他们谈过后就消失不见的司马睿竟然出现了,和他们一起离开。

白宁远没有去百毒谷,而是回了北齐国,带着杜晓璃的信,顺便充当信使。

八月的时候,韩冥香嫁给了季流风,完成了两人十几年的马拉松长跑。

成亲当日,季流风坐在自己的战马上,带着韩冥香的婚轿走过热闹的街道。

那些百姓在街道两边为两人送上祝福,并没有因为韩冥香是二嫁而说什么,反倒是不少祝福她过的幸福的。

韩冥香坐在轿子里,听到外面的祝福声,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当初为了子民做的牺牲他们都明白,所以他们没有嫌弃她,给了他们最诚挚的祝福。

这就够了!

到了季家,韩冥泽和皇后亲自为两人主婚,杜晓璃和季流霞、傅雅兰还有赶回来的孟江卓在一旁看着,眼里都微微泛着泪。

他们几人里,韩冥香的身份最高,但是却最波折,受了那么多苦,如今终于走到了幸福的港湾。

“以后我就叫她嫂子了。”季流霞笑着说,“你们看咱们几人,雅兰成了晓璃的嫂子,冥香成了我的嫂子。真好!”

“只有我离你们最远了。”孟江卓说。

“我听冥熠说你家那位近期就会调到京城来了,到时候咱们又能一起了。”杜晓璃说。

“不是还有好几个月吗?”这事儿傅雅兰也知道,她之前听杜云寒他们提起过。

“说是提前上来了。估摸着再有两三个月就会来京城了。”杜晓璃说。

“要我说,江卓你就不要回去了,等他们直接到京城来你再回去。”季流霞笑着说。

“嗯,我也是这么打算的。”孟江卓说,“本来打算回去的,但是昨个儿接到他的信,让我在娘家多陪陪娘他们,顺便在这里将以后的家收拾收拾。”

“哈哈,那我们以后就在一起啦!”季流霞大笑。

杜晓璃看着季流霞这十年不变的性子,淡淡的笑了。

岁月如梭,时光静好。

韩冥香大婚后的第二天,杜晓璃被召进了宫,在御书房见到了韩冥泽和韩冥熠。

看到她进来,韩冥泽淡淡的笑了笑,那样子,和以前有事情让她办的时候差不多。

她嘴角微抽,这家伙不是又要压榨她的劳动力了吧?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