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

林昕摇头,道:“不,其实在过狼虎山的夜里,我就已经开始怀疑你了。”

上官胤一惊道:“为何?”林昕道:“那日在山里歇息,不是因为我们走了小路不会被人追来,而是因为你知道根本就不会有人在追我们。”上官胤沉了片刻,盯着林昕道:“你年纪虽小,心思却是细腻。”

林昕看着他,又道:“不止这些,在后面的路上我细细观察过你,发现你并不是一个老实木讷的人,而是一个很会掩饰自己的人。但长久下来总会出些破绽,当破绽一多之后,我就能肯定你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上官胤不语。林昕也不继续,

听了这些话,上官胤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只见他站起身子来,把手里的的短剑直直对着林昕。林昕大惊,这上官胤居然又要来杀我?他赶忙跃窗而出。

没有预想的飞剑疾射而来,也没有上官胤的飞身杀来。只听扑通一声,怎么了?林昕回头瞥了一眼,只见上官胤一个跟斗栽倒在地。停住脚步,他又越回了房间里。

“胤叔?你怎么了?你怎么就倒下了?你可不要装死骗我这个小孩子哦!”灯盏已经熄灭,屋里有些看不清。犹豫片刻,他还是点燃烛火,顿时看到地上的上官胤倒在一大片血泊中。流了这么多的血,看来他是真的死了,林昕一阵感叹:“让你不要把剑拔出来,你偏不听。你虽然害我,但我却没心思害你,哎!”,但他却不知,如果让那柄仙剑不拔出来,上官胤更是不干。

此地不能久留了,要是店家知道我的房间里死了个人还不得报官去了,到时候所有的人都知道了,我还往哪儿去?林昕心里揣测到。正准备取剑离去,却见房里多了两个人影。

“啊……”他大吃一惊,开始还以为是上官胤的同伙,等看清来人,他越发惊讶,道:“你,你们……”

“你小子倒是厉害,连他这样一个筑基境界的人都杀的了。原本打算救你一命的,现在看来,我们的好心倒是有些多余了。”柳妈用带着几分惊奇的语气说道。见到此景,她旁边戴着面纱的女子道:“昕弟,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她们两人怎么会在这儿?听两人的口气,不像有什么敌意。林昕心里好奇,但还是答道:“感谢柳妈的好意了。青儿姐姐,我没事,只是手臂受了点伤。”看着柳妈两人,他又问道:“我们不是分开了么?你们怎么又会出现在这儿呢?”

柳妈道:“还不是你的好姐姐担心你的安危,特地请我这个来救你了。”青儿道:“我听柳妈说你有危险,所以就……”林昕知道了,她们两人肯定是跟随在他们后面来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在渡船上看到她们。

转而又问道:“你们是怎么知道我有危险的。”林昕惊奇,我自己都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你却知道了,难道就因为你修为高?他盯着柳妈。

柳妈微微一笑,摇头道:“你和这人是什么关系?”林昕看了上官胤的尸体一眼,对两人道:“他是我岚世伯派来送我离开的人。”当下就对柳妈两人说了大体的情况。她们听后也是有些不明白,只听柳妈道:“想不到你们竟然是上官家的人。”

林昕道:“你们也知道上官家?”李青儿道:“上官家是一个势力很大的家族,在整个南域还是有些威名。听说这次又和灵剑门联手,我们想要不知道也难。”林昕明白,树大虽是招风却也是名声所在。

他心里有些担心,可又细细一想,上官胤绝不会是上官岚派来杀他的人。这样一个上官岚如此相信的人居然不受上官岚管束,上官家的事情恐怕很是复杂。不过自己也无能为力,现在也不可能回去了。

看了李青儿两人一眼,他拖着受伤的手臂。取下上官胤手里的剑,道:“我想我们还是快些离开吧,不然到时候会被人发现的。”李青儿点头。仙剑有神威,杀人于无形。林看着受伤的剑居然没有粘上一点血渍,暗暗称奇,赶忙把他收起来。这可是保了命的宝贝,但也是要命的东西。

他动作虽快,行为虽隐蔽,却不想还是被柳妈看到。“咦,好奇怪的剑!让我看看。”柳妈不像李青儿那样待见林昕,自己修为也高,若林昕不和李青儿聊得来她都不会正眼看这么一个普通人。柳妈伸着手,就来要那柄剑。

林昕暗暗叫苦,盯了柳妈一眼,转而又看着李青儿,哭丧着脸道:“青儿姐姐,柳妈仗着她修为高深要抢我的东西啦!”看他一脸苦样,李青儿咯咯一笑道:“柳妈是前辈高人不会抢你的东西的,她只是好奇想看看而已。你还是快些收拾一下,随我们离开这儿吧。”

出门也没带什么东西,林昕当下就和两人离开。柳妈手里发出一朵火焰,烧掉了上官胤的尸体,竟是没有烧坏其他任何物品。

“你们等一下。”行了两步,林昕回到上官胤的房间拿出一个大包裹来。“这些东西又是什么?”

林昕嘿嘿一声:“这是我路上的盘缠。”李青儿两人看着他小身板扛着觉得挺重,不晓得里面有多少财宝,当下都是一阵白眼,原来还是个小财迷。看两人的表情就知道她们内心的想法,你们懂什么?我这是长远打算,不然倒时候我去喝西北风么?

三人出了那客栈,急急向镇外走去。

……

柳妈拿着那柄短剑,左右看了许久。只知道这肯定是一个好东西,却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级的宝贝。外面没有任何特别,只是光滑如镜闪亮如新,连什么材质都看不明白。这到底是一柄什么样的剑?她运气一股灵力注入其中,却发现就像身入泥潭一般,有一种无法自拔的感觉。

“这是什么鬼东西!”柳妈一把就扔掉了短剑,胸前已是翻起了破浪,恐怖的看着那柄剑。林昕两人被她这个东西惊了一跳。

李青儿道:“怎么了?”

“我好好的给你看我的剑,你居然把它给扔了,你怎么对得起我?”林昕很不高兴她的举动,赶忙把剑捡起来。“小子身上果然有些古怪!”柳妈恶狠狠地看着林昕,由于剑的问题,有些怒嫁林昕的意思。

林昕道:“我有什么古怪?我看你才古怪!”李青儿看着不明所以,问道:“柳妈,刚才到底怎么了?”

“哼,刚才我用法力试剑,没想到那剑瞬间就吸收了我的能量,居然还沿着我的脉络来吸取我体能的灵气。”柳妈哼道。李青儿也是一惊,她虽没有修行,却在见识上远超普通修真者,这么古怪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听说。她盯着林昕道:“昕弟,你这到底是一柄什么剑?”林昕摇头,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我是在一个山洞里发现的。只是看它在里面待了这么就都还是如刚打造的一般新亮,肯定是一个宝贝,我就带出来了。嗯,刚才你说它要吸收你体内的灵气?”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向柳妈问道。

“我还能骗你不成?”柳妈有些不高兴,你居然不知道它有这个“功效”?

林昕若有所思,沉吟道:“难怪呢……”

李清儿道:“难怪什么?”

“刚才上官胤被它刺中以后就像受了重伤一样,连杀我的力气都没有了,原来是上官胤被它吸收了体内的灵气。”

李青儿惊奇:“这短剑如此奇怪,不想还救了你自己一命。我想肯定是一把上好的法器,你一定不要在别人面前展示,都则定会被别人夺走的。”说这话时,她心里却是在揣测,以柳妈的修为居然会被这么一把剑给伤了!肯对会是一柄高阶宝物。

柳妈脾气古怪,为人却清高正直。李青儿不仅心情温和,更不会有贪念,不会贪图别人的东西。

“那还要你们说。”他赶忙收齐仙剑。

不一会儿,三人来到镇外,看到李青儿的单骑马车。林昕一阵犹豫,看了看两人道:“我还是自己走吧。”两人一愣,柳妈当下哼道:“小子还真怕我们抢了你不成?要弄死你我只需要一根手指就行,哪用得着这么麻烦?”

李青儿也道:“昕弟,你为何不与我们一起?你刚从家里出来,没有什么阅历,在外面很危险的。你还是跟随我们一起吧,那样也有个照应。”林昕只是摇头,道:“我看青儿姐姐你们的穿着和柳妈的修为,定然是是出于富贵之家。若是我跟着你们,肯定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的。况且我还有自己的事情,所以我想……我想自己去做。”

柳妈道:“小姐,他要一个人走就让他去吧,我们好心没好报,也难得费心思了。”见林昕决绝,李青儿也没有强求,只是道:“那你就多加小心了。”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