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头在小豆豆上磨咬吸

然,若斯知道,凭借他,还得不到沐语曦的垂青。【无弹窗小说网】

他不用担心沐语曦看中他,从而导致自己的势力衰弱。他担心的是,男子不择手段惹怒沐语曦,从而导致人、魔两界不和。

冷安琳小声说道:“这次,恐怕要麻烦了,这个人看似仙人,却十分难应付。”

“没事儿,有若雪公主饥不择食,我的麻烦,相对来说都是小意思。”

“你和九哥两个,无论是身份还是长相,都比我招摇。和你们出来,我倒是落得清闲了。”

有这两个金光闪闪的人,她不用担心这种事情发生。

天色渐晚,宫宴结束后,兰敬轩竟然主动送三人出宫。

一路上,冷月黎对他防备着,冷安琳安静的观察着,气氛很是诡异。

不过却也有不再状态的,比如沐语曦……

她老人家一路哼着小曲儿,心情高涨的逛到了他们下榻的驿站。

兰敬轩抱拳说道:“既然三位不愿去丞相府上住,那住在驿站也罢。但是,若有需要,千万不要和在下客气。”

说话间,一双眸子紧盯着沐语曦,丝毫不掩饰眼中的兴趣。

沐语曦明知故问道:“兰丞相又为何对我们这么客气啊?”

“自然是……想要和三小姐……表示在下的爱慕之意了。”

沐语曦笑着拍了拍冷安琳的肩:“是真的啊,十公主,还真是让你说对了。”

冷安琳尴尬的笑了笑,不做任何回应。

兰敬轩暧、昧的一笑,凑近沐语曦,在其耳边邪魅的说道:“心,自然是真的。三小姐再笑的这么好看,在下恐怕会失控……化身为狼的。”

他挑逗的话,虽然声音很小,但是,以周围人的能力,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冷月黎将兰敬轩一把推开,拉过沐语曦,沉声道:“兰丞相请自重。”

不等兰敬轩说什么,沐语曦一脸惊讶的问道:“化身为狼?你是禽兽?看你衣冠楚楚,真没想到啊。请问,作为一个衣冠禽兽,你觉得压力大么?”

看着她那“真挚”、“无辜”的目光,兰敬轩嘴角抽搐,只能回答:“还好。”

不得不说,这骂人不带脏字,还让人笑着应承,当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本事。

不过,刚刚好像带脏字了吧?“衣冠禽兽”不算吗?

当然,也要有妖孽这种世间罕见的无耻之徒,才能厚着脸皮跟流氓比流氓。

“天色已晚,我们先回去休息了,兰丞相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还有什么可说?有也不能现在说……

“明日,在下会带着几位逛逛魔界帝都,几位还是早些休息吧。告辞!”

看着他离开,冷月黎露出无奈:“早知道,咱们就该早早离开。”

沐语曦摇头说道:“用了人家的洗魔池,你转身就走,本也说不过去。”

冷安琳安慰着两人:“算了,别想了,玩几天咱们就走。大不了,回京的路上放慢行程,好好的游玩一番。”

待沐语曦回到房间后,初一忽然现身,恭敬地说道:“启禀小姐,属下未找到栖霞金鼎所藏何处。”

栖霞金鼎,魔界几百年前的流传下来的炼丹金鼎。传说,若用栖霞金鼎炼丹,必然会事半功倍,并且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就连冷廷芳都对此深信不疑,觊觎了许久。

不过很可惜,几百年来从未有人驾驭的了栖霞金鼎。

沐语曦让初一去查,也是想去见识见识,看看自己能不能驾驭栖霞金鼎。

不过,这东西连初一都未找到,那恐怕是藏的很隐秘了。看来,她要找个机会……

最终,沐语曦怀揣着算计渐渐入了梦乡。

梦中的她,孤身一人站于白茫茫的迷雾中东张西望。

“曦儿……曦儿……”

远处传来了那熟悉的呼喊声,声音中,依旧藏着让人心疼的哀伤。

随着声音寻去,当看到那个身影时,沐语曦不再像从前一般,急切的冲过去寻找真相。

她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迷雾后的人。

“曦儿……曦儿……”

她不说话,也不靠近,那人便一直呼唤着。

沐语曦紧握双拳,努力的控制着自己跑过去一探究竟的*。她想知道,如果自己的表现和从前不一样,梦境是否会发生变化。

不知过了多久,那哀伤的声音越来越轻之时,男子忽然消失。而就是此时,一枚戒指忽然从半空落了下来。

就在她未看清那戒指,想要上前查看之时,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了。

“小姐,兰丞相已经在楼下等候了!”

沐语曦张开眼睛,一脸不甘、不满的应道:“知道了!”

兰敬轩准时出现了驿站,等着带他们游玩一番。可是,同行的,却多了若雪公主。

昨日她那句“若雪会经常出现在黎王左右”,还真不是闹着玩的。

接下来,连续几日,冷月黎事事以沐语曦为重,完全忽略了这位公主,和她骄傲的自尊。这下,让若雪什么里子、面子都没了。

而更让她觉得大受打击的是,他居然越过她,直接面见魔皇,提出第二天便要回人界,前来告辞。

她虽然不及五系仙体那么尊贵,可怎么说也是魔界的公主,有着傲人的天赋和身份。

那沐语曦理都不理他,而他宁可热脸贴冷屁股,也不要回过头来看看自己。

这让她一个从小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公主,要如何能忍气吞声?

当夜,冷月黎被请去了公主府。而兰敬轩来到驿站,向沐语曦表明心迹。

“若雪公主让本王来是为了……”

此时的若雪,一身轻纱,尽显身材曼妙,从美人榻上走下,来到了他的眼前。

挑起冷月黎的下巴:“黎王不会那么健忘吧?本公主只是求一夜欢愉,又不要你负责,既然黎王明日就要走了,自然……”

冷月黎向后退去一步:“若雪公主请自重!”

他虽不是什么圣人,但却对这种豪放,自己送上门的女人无感。

或许是人界根深蒂固的影响,他还是喜好良家妇女一点的女子。

拜托,沐语曦完全不属于你定义的那种女子。为何你却不肯放过自己?

若雪妖娆一笑,抬起玉臂环住他的腰身:“我就喜欢你这不为女色所迷惑的样子,迷人的紧。”

……

驿站里,沐语曦小酌美酒,看着兰敬轩耍猴戏一般,独自演着。

兰敬轩说完后,看她那漠不关心的眼神,问道:“三小姐,你可在听我说?”

沐妖孽点着头说道:“听了听了,你说完了?”

真的听了?为何没反应?

沐语曦不负他所望说道:“开后宫也不是不行啊,可是,本小姐也不想乱收人啊。最起码,要收个打的过我,可以保护我的啊。”

“……”得了,他白说了。

她若不是强大到让男人自卑,他何必劝说她开个后宫?

她若是弱者,有资格开后宫收男宠么?

沐语曦若有所思的看着兰敬轩问道:“看你的表情,难道,你是想自荐枕席?”

兰敬轩眼中光芒一闪,呦,不错开窍了。

笑问:“那……三小姐的意思呢?”

沐语曦认真的说道:“我会送你一把伞。”

“恩?”没听懂。

“意思就是,你若不举,便是晴天啊哈哈哈哈……”

她老人家“爽朗”的笑声,飘荡在驿站内。门外的初一、初二似是被感染一般,也拉开了唇角。

兰敬轩面部阵阵抽搐,停都停不下来:“呵呵……呵呵……三小姐笑的很淑女。”

就在此时,初五忽然出现,单膝跪地,禀报着:“小姐,黎王出事了。”

兰敬轩惊愕的看着初五,不确定的问道:“黎王怎么会出事?”

沐语曦眼神微微眯起,这个时候,不是应该问“出什么事了”吗?这其中……

“黎王奸、杀了若雪公主,厮打中受伤昏迷,倒在尸体旁。”

沐语曦一脸惊讶:“你是说,黎王奸、杀若雪公主?”他绝不会这样做。

“初五被挡在外面,不曾靠近,半个时辰后,公主府内响起一阵惊慌的喊声。初五进去之时,黎王已经昏迷不醒。公主已经身亡……”

沐语曦优雅的站了起身:“走,去看看。”

若雪是真的死了?这件事,恐怕是由眼前这人策划的吧?可是,结果去超出了他的预算。

“是!”

收到消息的冷安琳也坐不住了,好歹,那也是她亲哥哥,她要去看看究竟出了什么事。

三人同行,来到了公主府。公主府的下人本欲阻拦,但,有兰敬轩在,几个人顺利的来到了案发现场。

沐语曦蹲在尸体旁,认真的翻看着尸体。

“曦儿,情况怎么样?”冷安琳焦急的问到。

若真的是九哥奸、杀了若雪公主,那事情就大了。

沐语曦双眼一眯:“召集伺候卧房的婢女来,我有事情问她们。”

半晌,人齐了。

沐语曦清冷的目光在几名婢女身上流连着,而后,停在一个婢女面前,笑的如沐春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婢女像是害怕一般,低着头,小声回答:“奴婢春儿。”

沐语曦似是色狼一般,轻抚春儿小手,呢喃道:“春儿,你好滑、好嫩哦。”

婢女不自在的缩回了手,稍稍后退了一步,警惕着沐语曦,说道:“公主疼爱,不会让我们做什么粗活。”

沐语曦笑容灿烂,伸手轻抚春儿头发,而后,别在耳后……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