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木马冰块play

时小雨睁开眼,看到白色的墙,还有床边的仪器。

她刚刚不是正在跟时琳琳吵架?还打了她,现在怎么在医院?

时琳琳走进来,身边跟着李美娟。

“你怎么不死?居然还活着?”

她很得意,瞪着病床上的时小雨满脸的快意。

时小雨此时表情呆滞,时琳琳还是时琳琳,可是不是刚刚的时琳琳。准确的说,此时的时琳琳是三十多岁的时琳琳,也就是……

她怎么了?

她的记忆有点混乱。

之前不是重生了,难道不是?只是一场梦?可是那么真实。

她看到了那样真实的一切,好像回到了自己十六岁。

那时候她还没有嫁给古宇恒。

古宇恒也没有什么狂躁症,一切都只是为了搪塞那些想把闺女嫁给他的贵妇。

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她现在是不是在做梦?

任由时琳琳和李美娟在病房里谩骂,她毫无所觉。

她赤着脚走到窗户边上,看着蓝天白云,恍恍惚惚。

病房的门被推开,她回头。

那个熟悉又陌生的人出现。

古宇恒!

她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过来。

时琳琳和李美娟在古宇恒推开门的一刻就已经闭嘴了。

也难怪,古宇恒,古家的掌舵人,在他面前,时琳琳和李美娟算什么?

古宇恒走到时小雨的面前,“醒了,医生说你头上的上很可能会留下疤痕。需要做手术。”

“好。”

时小雨很温和的答应着,不吵不闹,甚至都没有给脸色给古宇恒看。

她想起来了,重生之前,她就是因为跟古宇恒吵架,然后摔倒,磕到了头。

现在看来,之前经历的那些可能是重生,可能是梦。

现在才是真实的,她醒了。

眼前的男人是她值得托付终身的人,他是爱她的,而并非一直以来她想象的那样,她只是联姻的工具。

他为她做了太多太多,是她自己以前不知道珍惜,根本看不到。

现在她要感谢时致远,如果不是他,她怎么会找到这样爱她的男人。

时琳琳和李美娟以为时小雨肯定会大闹,她们等着看好戏。

听到时小雨头上会留疤,时琳琳更是内心激动。

可是为什么跟她预期的不一样,时小雨醒来后像变了个人。

难道是摔傻了?

时小雨没有傻,而是有了种失而复得的喜悦,并不想跟时琳琳计较。

“我不想看到她们。”

时小雨轻声道。

古宇恒挥挥手,“撵她们出去。”

立马有人做了个请的手势,时琳琳和李美娟被请出去。

时琳琳还想叫嚣,被李美娟捂住嘴。

古宇恒不是她们能得罪的。

时小雨抱住古宇恒,古宇恒身体僵硬,有点不自在。

这是第一次时小雨主动抱住他。

“别动,就让我这样静静的抱着你。”

时小雨把下巴搭在古宇恒的肩膀上,就算这样,她也要微微垫脚。

大概知道时小雨这样不舒服,反应过来的古宇恒,打横抱起时小雨:“地下凉,不穿鞋会生病的。”

时小雨下床的时候,是赤脚。

“我爱你。”

这三个字,是她欠他的。

古宇恒再次身体僵硬,今天的时小雨给了他太多的惊喜。

所有的话都化作一个深情的吻。

(全文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