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用下面把樱桃挤出来

正在秦守为解决当前的困局一筹莫展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是我?”

秦守接通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尽管此时秦守感到自己拿着电话的手有些颤抖,尽管自己此时有千言万语想要去说,可是话到嘴边却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这顿时间你过得还好吗?”

“还好。”

秦守感到自己和林芝玲之间似乎出现了一道永远都无法弥补的隔阂,时间,距离也许真的会产生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明天所有的一切都会回到原来的轨道上的,我知道媚儿想要什么,我会给她她想要的。”

林芝玲握着手中的电话,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定,才终于缓缓的将这句话说出来,只是她从来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会是以这种方式和秦守出现这种结局。

虽然她知道自己和秦守之间的差距,两人之间是不可能的,可是她还在期待,尽管她知道这种期待成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可是她依旧在期待,当冰冷的现实告诉她结果的时候,她终于认清了现实。

“你做了什么交易?”

此时的秦守早就不是初出茅庐的那个愣头小子,什么都不懂,只凭着自己的蛮力,自己的思想去做事。

“希望以后不再见了。”

林芝玲说完这句话就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因为她担心自己听到秦守的声音会忍不住想他,念他,抑制不住的想要来找到他,也许只有快刀才能斩断乱麻。

那针对秦守针对灵越集团的阴谋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来的异常迅速,去的也是无影无踪,甚至秦守都怀疑那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秦守曾经试图去寻找电话的来源,却得到的仅仅是空号,他曾经想要追查林媚儿,同样一无所获。

随之而来是却是灵越集团和灵越中学的腾飞,最庞大的商业资源,最雄厚的师资力量,像是一夜之间出现在秦守的跟前,而这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此时秦守想到了一个人,自己认识的也只有她能做到了。

虽然秦守不清楚她到底做了什么,可是,秦守却很好的利用这些资源实现了商业教学和商业规划并行的合并,所有的一切都朝着秦守想的方向在发展。

尽管他的教学规划还有很多漏洞,尽管他的教学理念依旧不成熟,可是他依旧乐此不疲的和那些学生,老师交流,希望得到自己的答案,而秦守此时已经在灵越集团退居幕后,将灵越集团交给郑凯打理,自己专心负责灵越中学的工作。

少了商业上的阴谋诡计,就这样安安心心的做一个普通的老师,这才是秦守想要的生活。

此时,沈欣已经说服沈老将两个学校合并,而沈欣也成为秦守的左膀右臂,只是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五年过去了依旧还不结婚。

“沈欣,迷你都已经三十多了,再不嫁人就变成老姑婆了!”

“哼,要你管,我就赖上你一辈子了,大不了我老了,你养我!”

关欣终究还是没有调回来,不过却去了自己最爱的刑侦部门,叶凡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想不开干什么要去最危险的地方。

“关欣,要不你来我这个学校做个教官吧,也不危险,万一一个女人出什么事,可是很危险的。”

“要你管,再说了,反正我死了也没有人担心。”

“怎么会?有我呢。毕竟,我还是你的朋友。”

“去死!”

“王艳,你是不是打算一直待在国外了?”

“哼,我才不会回去呢,回去做什么,到大-奶的地盘上,自取其辱吗?作为二-奶我可是有作为二-奶的觉悟的,这叫做井水不犯河水!”

“章馨予没有你说的这么善妒,她会理解的。”

秦守摇头苦笑。

“哼,女人心海底针,你懂什么。算了不说了,什么时候过来,我想你了。”

“下个月吧,这个月我要去剑桥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

“可别又勾搭上了外国的女人啊。”

王艳说话一向都是这么敢说。

“我那有这么花心?”

秦守感到自己很委屈,自己也没有很多好不好?

“你自己数数,你的红颜知己有多少了……”

……

事实上,不仅是国内,就是国外在教学理念上也出现了很大的问题,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走的这条路到底是对还是错,这次剑桥教学研讨会集合了全世界大多数在教学领域有见地的人参加。

秦守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这个机会参加,他浑然不知自己的灵越中学已经走在了国内教学改革的前列,其他很多学校的教学改革都是按照秦守的思路来进行的。

如果说秦守是在摸着石头过河,那其他学校则是以秦守为目标来进行,毕竟,灵越中学在短短的几年时间来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学校,一跃成为国内最大的小学,中学,大学,教学,就业一体化的学校,甚至学校已经能够自负盈亏,不少学生纷纷转入其学校。

而这些是秦守没有想到的。

会议开了很长的时间,秦守也得到了许多,对教学理念也有了很多的思考,最后一天,他打算在去王艳那里之前买点儿东西,免得这个女人一直说自己不懂得照顾女人。

“哎呦……”

秦守感到自己的肚子吃痛,低头看到一个小小的人摸着自己的脑袋,当两人对视之后,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惊诧的神情,秦守对这个小孩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而对方则狠狠的瞪了秦守一眼。

“哼,大坏蛋!”

小孩转身飞速的跑开,秦守突然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妈妈,我见到害的你整天看照片掉眼泪的大坏蛋了。”

小孩拉着一道俏丽的身影,愤愤不平的说道。

秦守没有想到自己会在此时此刻此地遇到对方。

而对方一转身同样发现了秦守,转身就要拉着孩子逃开。

而秦守则一手拉住了对方的手,脸上带着笑容,“美女,我们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噗,你这泡妞的手段太老套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