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男人吃我的比

好在这个尉级实力的老者并不是以速度见长的无迹者,因此墨梵跟他拉开的距离,他一时半会还追不上来。

墨梵虽然没有停下脚步,但他却从之前漫无目的的疯狂逃窜变成了仔细的寻找,不过这个时候所有的魔奴都暴动起来了,因此墨梵想要找到魔奴的踪影并不困难。

面对尉级无迹者的追杀,墨梵打算故技重施,毕竟现阶段他能借到的力偏偏就只有这些魔奴了,而此时墨梵基本上已经离开了墓林峡谷的区域,因此他很快就发现了一大群实力达到士级,也就是三类魔奴的存在。

于是墨梵立刻停下了脚步,唤出睛聆蝶母后,再次以幻觉的形式将自己伪装了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混在了这群魔奴中,面对墨梵这个突然加入进来的家伙,周围的魔奴疑惑的在他身边不断嗅闻了一阵。

可墨梵为了能成功混入其中也是做足了功夫,先是用气息擦出药剂抹去了身为人类的气息,而后更是从一具魔奴尸体中提取了一定的体液,然后全部撒在了自己身上,尽管这体液带着腥气浓郁的恶臭,不过墨梵却好似完全不在乎似的将这些体液几乎涂遍了全身。

所以即便这伙魔奴大都是实力达到士级以上的三类魔奴,也还是在短暂的疑惑过后,接受了墨梵这个“同类”。

混在这群身高普遍达到六七米的大家伙中,墨梵瘦小的身影几乎很难被找到,再加上这些家伙行动间带起的烟尘,更是很好的为墨梵的行踪打了掩护。

就这样跟随这群魔奴行进了几分钟后,魏源终于追了上来,看到这群行进中的魔奴,他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靠过来寻找,毕竟一旦靠近难免会被这群魔奴发现,若是引起不必要的战斗,只会更加耽误寻找的时间。

再加上魏源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墨梵会混在这群魔奴之中,而不知道睛聆蝶母这种特殊魔兽武存在的他,也不可能往这方面去想,一个人类,混在一群魔奴中还能相安无事,这是在做梦吧!

所以魏源只是远远看了一眼这群魔奴,就继续向前追了过去,看着老者跑远,墨梵松了口气,又继续跟着这群魔奴行进了一段距离,确定魏源已经追错方向后,墨梵就小心翼翼的离开了魔奴群,换了一个相反的方向飞奔而去。

追出一段距离后,魏源就发现了不对劲,虽然墨梵之前突然加速消失吓了魏源一大跳,可很快他就判断出墨梵一定使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而这种手段通常都不可能长时间维持,再加上这个小子低微的实力,魏源相信他只要继续下去还是能追上的。

可追到现在,他却越来越感觉不对劲了,惊疑不定的魏源顿时停下了脚步,直到刚才他都还能隐隐感知到那小子源能的波动,可现在随着他的追逐,那波动居然越来越弱甚至到最后彻底消失了。

所以魏源若不是白痴的话,就能够想到自己已经追错方向了,而这一路上,最可疑的地方应该就是那群魔奴出现的地方了,虽然觉得不可置信,但既然那小子已经有了一次令自己大吃一惊的表现,那么就不能排除这小子还有别的手段,于是魏源立刻掉头往回追了过去。

向着相反方向不断逃跑的墨梵也明白,那名老者迟早会发现追错了,而等级高的无迹者一般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锁定低等级无迹者的源能波动,所以墨梵现在还不敢说完全摆脱了那名老者的追杀。

不过墨梵也不打算就这样一直逃下去,之前隐藏在那群魔奴之中的时候,墨梵就一直在思考如何能够摆脱这个老家伙,而得到的结论是只要他不回归城市区域,恐怕就很难摆脱对方,不过一旦回到城市区域,这个老家伙却就不敢明目张胆的追杀他了。

但这样一来也比较麻烦,毕竟那个老家伙亲眼看到了自己将异魔的断肢收走,所以若是他将这个消息泄露出去,就算墨梵是训练营的学员,恐怕也会招来麻烦,毕竟异魔的断肢对所有低端战力无迹者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甚至比财富更重要的是实力的提升!

就在墨梵考虑该如何决断的时候,突然一段记忆猛地跃入了他的脑海,对啊,还有那个地方存在,我怎么就没想起来呢?

对于蓝阳星的野外区域,恐怕还真没有几个人能比墨梵更熟悉的了,心中有了自己的决定后,墨梵便认准了方向赶了过去,而这一路上他还设计了许多迷惑性的小陷阱,虽然这些小陷阱也许并不能把那个老家伙怎么样,毕竟对方已经是初等尉级的无迹者了,但至少能也让他感到头疼一阵,甚至是给他错误的判断,来减缓他追击的速度。

······

如同墨梵判断的那样,魏源在发现追错方向后,立刻掉头回追,并且再次锁定了墨梵的源能波动,而认准墨梵源能波动的魏源,立刻全速追赶了上去,此时他心中也颇为担心,这个狡猾的小子,虽然实力低微可手段却不少,若是因此让他成功逃回城市区域,那自己可就真的不能再拿他怎么样了。

在蓝阳星上蓝鹰训练营的学员是受到一定保护的,至少在城市区域内,不允许任何人威胁蓝鹰训练营学员的生命安全,因此他若是公然在城市区域追杀这小子,那他就等着被蓝鹰训练营的人灭口吧,毕竟这种赤裸裸的打脸行为,还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打脸,那是绝对不可饶恕的。

因此魏源既惦记着异魔断肢,又担心墨梵逃回城市区域,本就心浮气躁的他此时更加暴躁起来,一路上凡是挡住他去路的,甚至只是路过的变异兽,都统统被他斩杀泄愤,而他固有的思维模式认定墨梵实力低微,也就是有些逃命的手段而已,因此本能的放松了心中的警惕。

于是在连续追击了一段时间后,魏源毫无察觉的踏上了墨梵的第一个陷阱,他追赶着墨梵的源能波动进入一片灌木丛后,一直直线前行的他突然纵身向旁边一跃而起,而他刚才站着的位置上,一个巨大的灰绿色网兜猛的收缩包裹起来,只不过魏源的动作非常迅速,因此并没有被网兜裹住。

看着依旧在不断扭动着的植物藤条网兜,魏源脸上露出不屑的冷笑,居然想用这种不入流的小把戏来对付自己,这小子难道傻了不成?就凭这种破东西也能抓到自己?开什么玩笑!

原来此时扭曲成一团的正是墨梵之前用来捕捉澜甲虫的藤条编制的大网,这种网兜也就是用来抓澜甲虫这种小型变异生物还行,想要用来抓住无迹者,不要说尉级,就算是墨梵这种预备兵级的无迹者,都能轻松撕破这种网兜。

因此魏源才会突然觉得墨梵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了,咦?这是什么?摇了摇头准备继续上路的他,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原先铺着网兜的地面,却突然发现原本被网兜覆盖住的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地方,因为正好被自己踩了一脚,土地里居然露出了一丁点有着微弱莹光的白色东西。

一挥手,将那个破烂网兜彻底掀飞出去,魏源蹲下身将那个白色的东西挖了出来,这、这怎么可能?!被魏源挖出来的东西居然是一个彩蛋状的魔兽武!(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