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她奶尖含入口中

小祈正在打扫着家里,小汐去某高校上学了。至于她,却已经不再是学生的这个身份了。自从三年前,结城凉与上帝大战后消失,她就从常盘台中学退学了,去接手了结城家的产业。三年光阴弹指而过,如今的她,已经成为了全世界瞩目的女强人。

“凉”打扫着打扫着,突然看到了一张他们拍的全家福。照片中的结城凉,温柔的笑着牵着小汐的手,而她却是站在另一侧,牵着小汐的另一只手。

“笨蛋明明答应了我,一定会战胜他,然后回来带着小汐一起去游乐园的。”

小祈的情绪突然有些失控了起来。

“你食言了啊,混蛋凉,如果你还活着的话,就回来报声平安啊。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啊。”

小祈喃喃自语着。突然,她左手无名指上的海德拉之戒绽放出了绚丽的蓝光。

“这是?海德拉之戒怎么会突然自己发光呢?”

小祈疑惑地想道。

“等等这莫非是共鸣吗?”

小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地说道。

“如果是共鸣的话,那是不是说明,凉他回来了?”

小祈看着戒指上的光芒想道。

“咚咚咚咚”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小祈匆匆忙忙地跑下楼去,打开了门。眼前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少年,左眼眼眸是海蓝色的,右眼眼眸却是血红色的。

“抱歉啊还要麻烦你下来开门。”

少年微笑着说道。

“你是?”

小祈疑惑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在她的印象中,可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么一个人。眼睛的颜色倒是与凉有几分相似,但凉他并不是白发的。

“果然认不出来了么。毕竟我的样子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了呢。”

少年似乎早已有所预料,淡淡地说道。

“你变得成熟了很多呢,祈。”

少年突然将小祈搂入了怀中,在她耳边轻语着。

“哼笨蛋凉,怎么现在才回来啊。”

小祈愣了愣然后紧紧地抱住了结城凉,结城凉手中的海德拉之戒,就已经证明了他的身份。

“我与上帝当初大战了七天七夜,终于以付出了重伤的代价,将上帝给斩杀了。但我却也同样身受重伤,甚至已经无力去破开虚空。无奈之下,只得先闭关疗伤。这么一闭,就是三万年啊。即便我用时光之瞳加速了时间的流逝速度,但却也还是让你等了那么久呢。真是非常抱歉啊。”

结城凉解释道。

“我才不管那么多呢。总之,你食言了。”

小祈气鼓鼓地说道。

“那么,要怎么样才能补偿呢?”

结城凉微笑着问道。

“带着小汐,一家人一起去游道。

“好。”

结城凉愣了愣,笑着点了点头。

“对了,刚才忘记说了。”

结城凉像是猛然想起了什么,对着小祈说道。

“忘记说什么了?”

小祈好奇地问道。

“我回来了。”

结城凉微笑着说道。

“欢迎回家。”

小祈先是一愣,然后同样微笑着说道。

阳光洒落在他们的身上,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两个同样的笑容,相聚在了一起,似乎是要将时间都凝固了起来。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