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强脱我的内裤

就已有一群嬷嬷撸袖管的撸袖管,摸鸡毛掸子的摸鸡毛掸子,噼里啪啦,就是一阵阵响亮又清脆的耳光声,和鸡毛掸子狠命打在身上而逼出的惨叫声。:乐:文: 3w.しwxs.com

从宫里出来的嬷嬷,哪个手下没有两下子。打哪儿最痛,可是早就摸得一水儿清了。

有些个嬷嬷还毫不客气地尽数往娇俏的脸蛋上打去。二姨娘和古心灵原本还有几分动人的脸蛋,瞬间就血印子挂满了。惨叫声连连。

看得二老太爷,虎子,以及二姨娘的那班亲兄弟们是再也忍受不住,拼命地冲上前来就一把推倒了正在行事的嬷嬷们,“打手小霸王”虎子还发挥了他揍人的特长,硬是狠揍了一两个嬷嬷,还叫嚣着:“让你们敢欺辱我娘!”

这一幕刚发生时,好些个侍卫和丫鬟立马挡在了长公主和二夫人、五夫人身前。其余侍卫都想一冲而上,拿下那些个肇事者。

可长公主却做了个不让的手势。让那群侍卫隐忍着,站在一旁观望。任由那群冲动又没脸没皮的人尽情地揍着自己派出去的嬷嬷。

而虎子,二姨娘兄弟那些个人,见那些侍卫迈着脚想动,却又犹豫万分,最后不敢冲上来揍他们,心里可是得劲了,还以为他们是怕了自己这边人的勇猛。

有了这些个浅薄的想法后,虎子等人就揍得更是来劲了。挥舞着拳头的力道,只增不减,瞬间恢复到了曾经揍古心妍的那股子爽劲上。

这一幕落在古心妍眼里,绽放了一道光亮。皇家公主不愧是在后宫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长大的,玩弄这些个权谋之术,真真是行家。

只有沈氏那群小人真正对长公主的人动上手了 ,才有足够的理由来下死力惩治他们。

上一世的古心妍,在看过长公主朝斗时的那股狠劲后,才知道,长公主是一个轻易不出手,一出手就准会将对方往死里整的人物。是一头不咬死敌人,就绝不松口的老虎。

话说,长公主眼看着好几个嬷嬷都被虎子那班人揍得嘴角冒血了,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声,才一个手势下去,让众侍卫一冲而上,将参与斗殴的和没参与斗殴的那些个沈老婆子的亲戚们全都抓了起来。

“长公主啊,”那些个被揍的嬷嬷们,各个指着自己身上的伤口处,用尖锐的声音喊道,“打狗还得看主人呢,咱们奴婢伺候了皇室一辈子,如今代表长公主去教训几个蔑视皇族的刁民,竟被他们这起子人殴打至此,皇家颜面何存呐?”

“回禀长公主,这些个眼高于顶的东西,占着自己是古大元帅的家眷,丝毫也不将皇家公主放在眼里。”一个身材壮实的嬷嬷,从堂屋大门外进来,手捧了好些个沈老太君他们丢弃在大门口的铁棒、木棍等斗殴器械来,“这些都是要围殴长公主的物证。”

“哼!”长公主猛地一拍桌子,喝道,“你们是要谋反了吗?殴打本宫的人不说,还蓄意谋害本宫。来人啊,全给本宫关押至刑部大牢去!”

说送就送,二老太爷,二姨娘,虎子,二姨娘的兄弟们,那一波人瞬间全被扭送走了。急得沈老太君是趴在地上嚎啕大哭:“我的儿啊,你在哪啊?快回来救我们呐……”

可沈老太君哭得再惨烈也没用,反被长公主以殿前失仪的罪给禁足了。被关在她自己的房门里,不许出来半步。

为何沈老太君没被扭送大牢去呢?呵呵,因为沈老太君早已借着古大元帅和古心妍外祖父的光,被当今皇上册封了三品诰命夫人。有封号在身,且她本人因为昨夜腿摔伤了,今日并没有参与斗殴,又年岁大了。实在不宜一起入狱。

吵吵囔囔地捆绑走了后,堂屋内,终于静了。

古心妍默默看着这一切,心下了然,古宅内的翻身之路已经走完了最艰难的一步。但一切并未结束,爹爹的态度会如何,一时难以预料。

而长公主此举,无疑会在京城的上流社会圈子内掀起轩然大波,到时能不能将流言控制着往自己想要的方向发展,才是复仇成功的关键。

因为爹爹是个愚孝之人,若没有强大的舆论支持,恐怕到最后会功亏一篑。

好在爹爹还是个在乎颜面的人。古心妍嘴角一个不经意的笑容。

本作品源自晋江文学城欢迎登陆xet阅读更多好作品

第6章翻身

堂屋内,古心妍连同二哥刚想跪伏在地,给长公主磕三个响头,却被长公主一把拉扯起来,心疼得不让跪。古心妍心头一暖,身子软软地就扑进了长公主的怀里。

带着哭腔真心地唤了一句:“大舅母。”就呜呜咽咽地哭了出来。重生的古心妍,真的没有想到大舅母会这般疼着自己,在最短的时间内带着一群人就声势浩大地打着上门了。

古心妍原本只是寄希望于“在自己动手整顿古家时,外祖父和大舅母能在声势上支援,在必要时助上一把”,实在没想到,心疼娘亲和自己兄妹俩的大舅母会亲自动手,借助皇家长公主的身份瞬间就撂倒了沈氏那一大家子人。

这是上一世,未曾经历过的事情。

这是这一世,重生后的古心妍利用外祖父家的权势,做的第一件扭转自己命运的大事。

“娘亲若是在天有灵,见到娘家人如此这般护着自己,也定会感激得热泪盈眶……”古心妍哽咽得话都吐不出来了,只囔囔着一声“大舅母……”泪珠儿不受控制地倾泻直下。

长公主心疼地搂着古心妍的小脑袋,拂去她脸颊上流淌着的几许清泪:“傻孩子,娘家人总是最亲的。以后有了事,可不许再像从前一样藏着掖着,让大舅母和外祖母们想帮都帮不上忙。”

可不是么,曾经长公主问过古心妍娘亲,日子可还过得去。可古心妍娘亲从来不曾说过实话,总是低着头假装害羞道:“他对自己挺好的。婆婆也还疼着自己。”

那一句骗人的话,就骗了外祖父家好些年 。让外祖父家一直以为古心妍娘亲只是缺少点银两,日子拮据些罢了,也没往被虐待一头上去想。

要是早知道被虐待了,杨国公府还能忍到如今才发作?早早就虐死了那一班渣渣,连带着古心妍爹爹都别想坐上大元帅之位。

这事儿,古心妍知道。待收敛了一会情绪后,才将头抬起来,小声对长公主道:“娘亲不肯说,大抵是怕外祖父和外祖母心里头难过罢了。到底当年是娘亲自己执意要嫁的……谁又能想到……想到……”

突然,古心妍就顿住不说了,一副在考虑要不要说的犹豫样子,神情也有了几分疑虑。

古心妍的异样,让长公主瞬间就察觉到了:“谁又能想到什么?”

你道古心妍为什么突然住嘴不说了?若是上一世的包子古心妍,恐怕是真的在忐忑着要不要说。或者说,压根就没往那方面上想。

可重生后的古心妍却是心底知道必须要说,只是又不能说得太着痕迹,只得让自己弄出一副欲语还休的可怜模样,等着大舅母自己来问的好。免得大舅母不肯帮忙。

身子十三岁,心智二十六岁的古心妍,此刻心里清楚,经过长公主的这么一闹腾,今日内京城上流社会的圈子里便会猛烈震荡着“长公主为惨死七年的小姑子复仇的事”。

怕就怕,震荡来,震荡去,舆论的爆点始终都在长公主的勇猛和仗义上,又或是惹得无数长舌妇嗤笑娘亲“没想到啊,杨国公府家的那个小女儿,当年让多少人家的闺女羡慕她的模样儿和出身,最后却是这般结局,被一群穷酸人士欺压得抬不起头。”

这两个爆点,都不是此刻的古心妍想要的。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爹爹必然会知晓,而爹爹还一向愚孝又固执。肯定不赞同古心妍想要收拾那班穷酸亲戚的举动。何况,里面还有爹爹的宝贝妾氏和庶子庶女。

若是不能将舆论引到攻击“祖母及其娘家人因为自身出身低贱,便无耻地仇恨嫉妒出身高贵的娘亲”上去,那么等爹爹一回府,古心妍的翻身之路未必走得顺畅。

所以,刚才古心妍就故意说着说着停顿了下来,在长公主一再的追问下,才垂下眼帘吞吞吐吐地将娘亲当年是如何一步步沦陷,遭到自卑心作祟的祖母们的“报复”的事,吐了个干净。

这一番话,古心妍早已私下里演练过多次,配合上恰到好处的或悲伤、或愤慨的面部表情,最大限度地激起了长公主内心里的激怒和同情。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