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如冬阳

</script>琉璃和青雀一进门就察觉到了气氛不对劲,两人对视一眼,也知道是为了什么,琉璃看了眼走在前面,明显变得得意起来的靳淑娴,和一脸平静的秦岳笑了笑。<乐-文>小说www.しwxs.com

“岳翎哥哥,我先回院子了,”她还有事情,可不想跟他们纠缠那么多。

秦岳翎一愣,停下脚步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靳淑娴一听,知道她要逃走连忙转身抓住了琉璃的手臂。

“璃儿妹妹忙什么,一起去屋里喝喝茶,你看你来了这么多天,我都没有好好招待你呢,这说出去,我两姐妹不和,爹爹那可是要生气的呢。”靳淑娴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说。

“淑娴姐姐客气了,今天天气好,太阳这么大,晒的我有些乏了,想回去休息一会。”琉璃怯怯的抽了抽手说,奈何靳淑娴太用力,抽不出来,她的手腕都被她捏出了印子,琉璃疼的冷汗直下。

“靳小姐,你弄疼我家小姐了。”青雀走上来皱着眉头说道。

“滚开,主子说话哪有你这个贱婢说话地份。”靳淑娴当即破口大骂。

青雀眼里杀意闪过,亏的琉璃及时拉住了她,“青雀,你一边去。”

琉璃被靳淑娴拉扯的有些疼,在船上手臂被撞了一下,虽然没有脱臼那么严重,可着实也不轻,这一会都没碰,也就好了很多,可靳淑娴猛的这么一拉扯,那感觉比当时还疼。

“松手,”秦岳翎伸手拉住靳淑娴说道,琉璃的手受伤了他是知道的,不管她是不是真的脱臼,可靳淑娴要是弄伤了琉璃,就算她今天吃了亏,靳柯也不会站在她这一边。

毕竟北宫琉璃现在对于他们家来说,还有很大的用处。

“你别管,”靳淑娴虽然害怕秦岳翎,可到底秦岳翎是他哥哥,对于他对琉璃好,靳淑娴自然不愿意,甚至有些嫉妒。

“我不管,你确定?”秦岳翎眯起双眼看着她。

靳淑娴一抖,不敢说话了,直接别过了脸去,反正她今天非得给北宫琉璃一个教训不可。

秦岳翎目光一冷,他最讨厌不听话的家伙…

“小姐,三小姐,夫人请你们到客厅一趟。”就在秦岳翎准备发怒时,一个丫鬟突然从大厅里跑了出来对琉璃和靳淑娴说道。

靳淑娴一听就笑了,甩开琉璃的手,挑衅的看着她。

她娘都来叫了,她就不信这北宫琉璃敢拒绝。

秦岳翎皱了皱眉,看着琉璃有些严肃的小脸,顿时觉得有些好玩,他到要看看她如何与云灵儿斗,那张怯懦的面容下,究竟是如何的本性…

琉璃低下头,云灵儿之所以敢这般大模大样的等着教训她,一定是靳柯他们都没在家,不然就算知道她今天是故意的,云灵儿也不敢发作。

靳淑娴看着琉璃低下了头,以为她害怕了,得意的笑了起来,“怎么了,走啊,你不会是怕了吧。”

“我怕什么?”琉璃抬起头来看着她笑问。

靳淑娴一听,脸色顿时不好看了,转身就去找云灵儿。

琉璃转向秦岳翎,“岳翎哥哥你不用担心我了,快回去吧。”

支他走?秦岳翎紧紧盯着她,忽而笑了,点了点头转身离去,女人之间的战争,他也不屑参与。今天靳淑娴落水事件让他的思路突然明了了。

这北宫琉璃虽然看起来十分怯懦,可他认为这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她,否则,当初怎么会在御雪山庄莫名其妙的就给他和云灵儿他们下药?也就是说,那个时候北宫琉璃就知道了一切,回靳家,也不过是复仇而已。

秦岳翎之所以想的这么透彻,全是因为今天在船上,看到琉璃将靳淑娴扑下水那一幕。

当时她看起来身形不稳,可脚下的步伐却很稳当,看起来就是个练家子…

琉璃看着他离开,嘴角勾了起来,她之所以支开秦岳翎,是因为他们本就相识,她怕待会会被他看出来,如今她不仅要为云冰凝报仇,还要阻止他的计划,一旦被他发现了自己的身份,秦岳翎如此心狠手辣,一旦被他发现,并让他知道了自己知道了他的计划,恐怕以后的路会比现在更难走。

“主子?”青雀看着她低声叫道。

“走吧,会会她去。”来了这么久,她还没跟云灵儿正式交锋呢。

琉璃进客厅之时,靳淑娴还抱着云灵儿的手臂撒娇呢,看到琉璃进来,脸上的得意越发明显,就好像今天琉璃一定会被云灵儿教训的很惨一样。

云灵儿本带着笑意的脸看到琉璃顿时变得阴沉冷漠,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桌子上的杯子都颤了颤。

“你给我跪下。”

琉璃冷笑,跪下?云灵儿想的也太美丽,“北宫琉璃跪天跪地跪父母,就是不跪被不忠不义不仁不孝之人,更不会跪做人小三,破坏别人家庭的无耻之徒。”

她不怕被靳柯知道她跟云灵儿如何,正巧,她就是想让他知道,只要她在这个家里,云灵儿还在,她就会搅得他靳家天翻地覆,任人耻笑。

“大胆,我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我就是你的母亲,给我跪下,”云灵儿一听,顿时发怒,美丽的脸庞变得狰狞可怕。

“我的母亲是云冰凝,花慕雪,你云灵儿,算个什么东西,破坏自己嫡姐的婚姻,不知廉耻的勾引自己的姐夫,不论那一样,你都该被浸猪笼,刑火刑,该被万人唾弃。”琉璃毫不犹豫的反驳回去,气的云灵儿差点一口气没提的上来。

“好啊,你这个小野种竟然敢跟我这么说话,看我今天不好好替你娘管教管教你,来人,把她给我架起来,上家法。”

靳淑娴眼里闪过惊喜,“对,上家法,给她个教训,让她敢对母亲不敬。”

“谁敢,”青雀看着侍卫一拥而进,连忙护在琉璃面前说,目光冷漠而凌厉,看得那些侍卫都有些害怕,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

琉璃美眸微微眯起,嘴角勾起冷笑,云灵儿就是有备而来,可惜,她太看轻自己,不用她出手,青雀一个人就能摆平这些人。

云灵儿看着一大群侍卫竟然还怕一个小小的丫鬟,顿时脸色就沉了又沉,“冷着做什么,还不快给我抓住她们。”

侍卫们你看我我看你,似乎也是觉得两个女子没多厉害,围着琉璃青雀就慢慢的靠近了。

“云灵儿,你可知道碰了我会有什么后果?”琉璃不怒反笑,看着云灵儿问道。

云灵儿一愣,她自然知道靳柯和老爷子把她接过来是为了什么,可她整日顶着云冰凝和一样的脸在靳柯面前晃晃悠悠她就觉得有危机感。

特别是最近,靳柯跟她那个时都心不在焉,有时候都会把她看成云冰凝…

云冰凝就是她心头的一个刺,原本以为已经剔除了,可谁知又冒出来一个北宫琉璃,且这北宫琉璃心思不纯,根本就是奔着给云冰凝报仇回来的,这根刺一日不拔她就一日觉得不安。

她咬了咬牙,最多不过被老爷子罚禁闭,只要能拔出这根心头刺,她就是禁足半年也觉得舒坦。

“别管我有什么后果,反正你今天是在劫难逃。”云灵儿笑道,“给我把她抓起来。”

既然如此,就彻底的,让她消失在五洲大陆上好了…

------题外话------

晚上还有一章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