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流水的小黄文1000字

于是从那天起,南夏就已经知道:她并不是任何人珍贵的南国夏天。“周南夏”这个名字或许只是翻字典随便组合在一起的三个字,而她却暗自引以为傲了那么多年。

妈妈在当天深夜偷偷离开了家,没有跟南夏告别,或许是怕她难过。妈妈的手机号码从一开始的“您所拨打的用户不方便接听您的电话”到“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再到“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也不过是经历了一天的时间。所以,只是用了一天的时间。妈妈就彻底地消失在了南夏的世界里。

一个星期后,那个姓乔的漂亮阿姨以新娘的身份和爸爸在市里的一间酒店摆喜宴。南夏不情愿地跟着爷爷奶奶一起去参加他们的婚礼,奶奶和爸爸一样,一脸掩不住的高兴,全然将可怜的妈妈抛诸了脑后。爷爷则只是沉默,偶尔望着南夏叹口气。

乔阿姨身穿一件枣红色的旗袍,金色的高跟鞋闪闪发亮,浓妆艳抹的脸上挂着年轻娇媚的笑容。爸爸笑意浓浓地站在她身边,只可惜崭新的西服、衬衫、领带、皮鞋也没能掩盖住他的啤酒肚、皱纹和藏在黑发里的白头发。

“和乔阿姨站在一起,爸爸真的很显老。”南夏贴近奶奶的耳边说,声音里有抑制不住的幸灾乐祸。

奶奶没好气地白她一眼,接着转过身继续热情地和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们寒暄。

“夏姐姐,夏姐姐...”南夏忽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一转头,正看到叔叔家的堂妹周星雨坐在对桌的座位上挥着手,笑容满面地冲她打招呼。星雨还是留着上次南夏见她时的齐肩碎发,鹅蛋脸型的她也和南夏一样拥有一双弯月般的眼睛,只是不同于南夏的温婉,反而彰显出可爱甜美。南夏向着门口努了努嘴,星雨心领神会,两个人一起猫着腰走出喜宴厅。

“你什么时候来的?我刚才进来的时候怎么没看到你?叔叔婶婶也来了吗?”南夏伸手比了比她和星雨的身高差,诧异地笑着说,“你又长高了啊。”

叔叔一家住在离明泽不远的海滨城市——雅町,每次他们全家开车前来看望爷爷奶奶时,都会给南夏带礼物,大概是因为家里只有两个女孩,南夏又只比星雨大一岁,再加上两个人不常见面的缘故,所以关系一直不错。

“当然啦!老爸不开车,难道我和我妈飞着来啊!”星雨做了个双臂展翅的动作,笑嘻嘻地还嘴,继而朝着喜宴厅的方向噘噘嘴,“新大妈长得挺漂亮的呢!”

南夏转身看了一眼,又不屑地转回头,一脸嘲讽地说:“长得再好看又有什么用,人家都笑她是二婚,哼。”

“啧啧啧!夏姐姐,你越来越毒舌了!不过我妈让我告诉你,别跟新大妈犟嘴,要多理解体谅我大伯。如果受了什么委屈就往我家打电话,让我爸帮你出气。我和我妈也站你这边!”

看着星雨漂亮的五官因为坚定的语调而透出的一丝英气,南夏突然没来由地红了眼眶,她又想起了自己早些年曾在日记中写下的一句话:一直护着我,记得我生日,熟知我所有喜好的人不是爸爸和妈妈,是叔叔和婶婶。

其实有时候,南夏总会想,如果叔叔婶婶是自己的爸爸妈妈该有多好。可下一秒她会立即因为这个念头而感到愧疚。

但当听完星雨那番话之后,这个想法又一次在南夏的脑海里冒了出来。而且很奇怪,现在那种愧疚的感觉变淡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