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起衣服含着乳

锡寒身子整个都蜷缩起来,他脸猛的就白了下去。

“景儿…她在东宫?”

紫如声音细小如蚊,即使离得很近,锡寒也是后知后觉。

也是,紫如从小聪慧过人,陆景凝香气是特别的,只要接触过她的人都会记得。

锡寒别过脸,银色月光一泻千里,从湖底折射出的一缕月光欣欣然打在他毫无瑕疵的脸上,算是默认。

“怎么…景儿会在东宫呢?”

锡寒还来不及回答,离亭子不远的大树后,就传来了晨曦娇嫩的声音:“我说紫如姐姐怎么不理我心不在焉的!原来不是想姐夫了,是想哥哥了!”

紫如坐正,往后退了一些,欲想开口说话,却没想到晨曦就像疯了一样的说道:“我看到你搂着哥哥在他耳边说什么了!你们动作这么亲密!你不会是…”

越说越离谱,别说是锡寒,紫如都想站起来回驳一番,她刚站起来,锡寒就冲过去给了她一巴掌,秋风凌冽,寒风呼呼的吹着,迎合着锡寒那一巴掌,似乎把所有的怒气都撒在了晨曦身上。

“哥哥你干什么!”

紫如马上把他的手给拉了下来,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她来不及阻止。

晨曦缓缓抬脸,右边瞬间红肿了一块。

锡寒打她的刹那,她居然没躲,明知道他的性格如此,已经看到了他的步伐矫健急促,可是她还是没有躲开,只有打下去的时候,她才明白那种滋味。

“沐晨曦,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锡寒对着她怒吼,整个四周都被震慑到了,身后的秋树哗哗的落叶。

紫如印象里,他总是温柔不可亵渎的,唯一一次失控,就是三年前鸢尾节结束时。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们怎么可能是真心的待我,你们都是装的!就算我骨子里流的是皇室的血统,可是我根本就不是正室所生!就因为你们是正出,我是庶出,就不应该拥有平等的对待吗?根本就没有血缘这么一回事,你们完全就没有想过真心对我好!”

“说什么爱我,从小到大,你照顾的,只有沐紫如一个人,眼里心里只认她一个人做妹妹,对待她是百依百顺!可是我就想爱一个人都这么难!为什么,为什么她鸢国的皇后你可以毫无顾忌的爱上她,而我呢?我就想跟着自己心爱的人走,你们为什么都要阻止我!!!”

那日渊程晨曦与锡寒东宫谈话后,他仔细想了想,总是一种直觉,晨曦日后去了鸢国,定不会幸福,且不说渊程心里也许还会为陆景凝留一席之地,就算是她去了,宫人们百姓们都该怎么议论她?

于是找了晨曦促膝长谈,没想到她却大发雷霆,不可收拾。

好在晨曦没有隔夜仇,在锡寒看来,隔天或许就没事了。

没想到…

“晨曦,你喜欢…他?”

紫如不敢相信,晨曦知道这个他,是谁。

“为什么?我喜欢一个人有错吗?”

“你不能喜欢他!”紫如严词拒绝。

公告:作者要去大理丽江旅游,停更几天!作者要去大理丽江旅游,停更几天!作者要去大理丽江旅游,停更几天!重要的事说三遍!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