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为师叔们的炉鼎

一直到午膳的时候屏容华才和梅儿,花贵人两人告别离开,过了一会两人也离开了凉亭。

回到宝和殿后正好御膳房送来了午膳,两人便在一起用了午膳。

“屏容华还是好骗,只是这样子就能如此,应该是十分好用的。”花贵人笑着说道。

梅儿夹了一口菜,慢慢吃然后说,“但是她太爱说了,那张嘴巴得先想办法.。”

“会说的嘴巴总有东西能堵住的,有的是办法。”

“张嫔也该有四个月了吧!”梅儿问道。

“是该满四个月了,最近和屏容华的关系不是很好,要让她去?”

梅儿摇了摇头,“屏容华和张嫔的关系还不是最僵的。”

“那挑谁好,这后宫里的人大都只是地位,前段时间才有一个三年都是美人的嫔妃自戕了,家里人也是没好日子过。”花贵人有些惋惜的说着。

“谁都是这样子,熬不住的就得先死,最近宫中有什么消息?”

“乐妃病了,怕是没几年了。”

“这么大的消息怎么没知道?”梅儿有些惊讶的问道。

花贵人一脸为难,似乎是不能说的,“瞒得挺紧的,我也是昨日才得了消息。”

梅儿听到这个消息不禁就显得多了些,午膳还没吃几口便没了胃口,花贵人倒是因为身孕的关系吃得十分高兴,也难为她怀着身孕听过那样的事情,看来会是个强健的孩子。

用过午膳后梅儿闲着也是闲着便拿起针线又开始绣肚兜,最近公主长大了许多,她现在可是做多都不够用了,看着摇篮里熟睡的孩子,梅儿温柔地笑了笑。

‘为了我的孩子,即使双手沾血,我也毫不在意。’她在心中默默想着。

本应给是个平静的五月,但是这个五月是公主的百日礼,所以京城格外的热闹。

宴席被设在专摆国宴的坤因大殿,宴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正聚在一起谈天说地,皇上请来京中权贵由此可见皇上对于熙嫔的宠爱,不对,更准确的说应给是对于大公主的宠爱,这是庆祝公主百日的宴席,可不是给熙嫔出风头的。

梅儿一进来,声音还没有停止,但是很快便有人注意到她,然后声音便渐渐平息下来,她扫视在场的众人一眼,众人也是热情的对她一笑,她也回敬笑了笑,谁都是心怀鬼胎的,而且乐妃果然没有来。

梅儿走到大殿的中央,向首座的皇后桂花请安。

“嫔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坐在位置上的桂花正抱着秦煌逗他玩,心情十分的好,所以也没有为难她,温声的说道,“妹妹免礼,今天是你和大公主的好日子,就不必如此拘束如此大礼了。”

梅儿微微笑道,站起身来便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位分低的嫔妃心中都充满了嫉妒,表面上却还是笑盈盈的,梅儿也是对她们笑脸相迎,当然这不是为了示好,从一开始她就没觉得自己能和在场的任何人合作。

张嫔就坐在她旁边,轻声在她耳边道,“这些天,我也去瞧了瞧大公主,长得真是可爱,可惜妹妹在午睡,姐姐也就没说。”她满不在乎的说着,但是梅儿听着总有股酸味。

“终究是皇家的子嗣,哪能不好的?姐姐你说,是不是?”

张嫔见到梅儿跟她打哈哈,尖声说道,“是啊,大皇子长得聪明伶俐,让皇后娘娘最近都春光满面的,真是令人称羡。”明着说皇后和大皇子,可是却暗地里说她不过生个女儿,有什么可得意的。

梅儿笑了笑,“看来张嫔很喜欢孩子,皇上宠爱姐姐,妹妹先祝姐姐早日诞下皇子。”张嫔自从一年前开始都是最为得宠的妃嫔,可是时常一个月都见不到皇帝的梅儿都生下了皇嗣,可是她这么久了才怀上更别说是男是女。

张嫔扯了扯嘴角,说道,“那倒是真要借妹妹的吉言了!”

梅儿只是笑了笑,她并不知道张嫔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她也不知道张嫔会不会真的生下皇子,但即使是这样她也会继续笑着,因为这一切都要建立在这个孩子能够出生的基础上,这个孩子是活不下来的。

“皇上驾到”

“大公主驾到”

梅儿听到了赶紧,带着满脸的笑容,随着众人起身。

众人连忙给皇上请安,秦潋入座之后,笑的十分灿烂,可以看出秦潋今天的心情十分不错,他随和的说道,“平身。”

众人再次起身,向大公主请安,乳嬷嬷抱着大公主走到大殿中央,先给桂花请安,然后再走到位分高的娘娘们请安,位分低一些的小主则要向大公主行全礼,之后乳嬷嬷带着大公主走到秦潋的龙座旁边,把抱襁褓的方式稍微改变了一下,好让众人看清楚公主的模样。

梅儿打心眼里高兴,这些日子她虽然天天看着这个孩子,但是看到她的女儿白白胖胖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有些高兴,那本来有些圆嘟嘟的小脸也开始有些轮廓,长得颇为精致。

“熙嫔,上前来。”

本来有些众人立刻停了下来,没有人有胆量看着皇上,于是所有的目光便聚集在梅儿身上,梅儿并没有太在意,很自然的走了过去,胡嬷嬷收到桂花的眼神,然后将大公主交给了梅儿。

秦潋突然站了起来,梅儿开始还没明白,但是看见他的动作明白后,连忙将大公主递了过去。

秦潋抱住大公主,然后又腾出一只手,从身后的李全捧着的盒子中小心的拿出一块洁白的长命锁,桂花和梅儿靠得近,所以很清楚这长命锁的形状,形状乍看之下很普通,中间刻了一个‘敏’字。

但是却在长命锁最底下有一只四爪的爪子,很小,但是只要凑近瞧一眼就能看到,梅儿不敢多想,但是桂花却是想得太多了,四爪是皇子尊贵身份的象征,给公主的的长命锁上出现这种东西,如果不多想,那桂花现在也就不该在这了。

秦潋轻拍着怀中的孩子,并没有什么大动作,看了一眼扬声道:“今天是大公主满百日之喜,朕与此吉时亲赐名为‘敏’。”

众人虽是有些羡慕,但是比起皇后的大皇子赐名这可是要寒颤多了,皇上当时可是用太后留下来的暖玉做的,谁人都知道皇帝因为有事没能在太后身边侍奉尤其珍惜太后的遗物,就是一块手绢都不愿意与人,更何况是暖玉。

大概最不服气的应该是张嫔,她在心中冷笑,这么大的福气也要看着小小的人能不能承受这福气。

“嫔妾代敏儿谢皇上恩典。”

梅儿抱住得了名字的大公主蹲下行礼,秦潋亲手扶起梅儿,让在场的嫔妃们又惊又妒,但是该有的祝贺还是必需的,众人全都起身,齐声说道,“臣妾/嫔妾恭贺皇上,恭贺大公主满百日之喜,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秦潋抬手,说道,“平身。”

众人起身,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又重赏了梅儿和秦敏大公主,桂花也紧跟着秦潋,同样送了不菲的重礼。其他的嫔妃自然也不甘落后于皇后,纷纷送上了一份厚礼。

第二天这件事情便传遍了京城上下,接着便是传到了江南,最近几年收获颇多,生活也过得十分充裕,所以闲来之时有皇室的传闻便是要聊上一聊,这一聊便是越说越夸张,以讹传讹,事情越来越厉害。

最后竟然传成了皇帝要废掉当今的皇后,立她的妹妹为后。

“妹妹可没好东西比得上熙姐姐,到是想斗胆看看小公主。”屏容华故意说得有一些不高兴的样子,这下花贵人也忍不住笑出声了。

“胡嬷嬷,把公主抱过来给屏容华看看。”

胡嬷嬷立刻抱来了正在熟睡的公主,屏容华不敢抱着,只敢用手轻轻地摸几下,嫩嫩滑滑的感觉很舒服,就忍不住多摸了几下。

梅儿和花贵人对视,两人会心一笑,很快又转开眼神继续找有意思的东西看着。

一直到午膳的时候屏容华才和梅儿,花贵人两人告别离开,过了一会两人也离开了凉亭。

回到宝和殿后正好御膳房送来了午膳,两人便在一起用了午膳。

“屏容华还是好骗,只是这样子就能如此,应该是十分好用的。”花贵人笑着说道。

“但是她太爱说了,那张嘴巴得先想办法.。”

“会说的嘴巴总有东西能堵住的,有的是办法。”

“张嫔也该有四个月了吧!”梅儿问道。

“是该满四个月了,最近和屏容华的关系不是很好,要让她去?”

梅儿摇了摇头,“屏容华和张嫔的关系还不是最僵的。”

“那挑谁好,这后宫里的人大都只是地位,前段时间才有一个三年都是美人的嫔妃自戕了,家里人也是没好日子过。”花贵人有些惋惜的说着。

“谁都是这样子,熬不住的就得先死,最近宫中有什么消息?”

“乐妃病了,怕是没几年了。”

“这么大的消息怎么没知道?”梅儿有些惊讶的问道。

花贵人一脸为难,似乎是不能说的,“瞒得挺紧的,我也是昨日才得了消息。”

梅儿听到这个消息不禁就显得多了些,午膳还没吃几口便没了胃口,花贵人倒是因为身孕的关系吃得十分高兴,也难为她怀着身孕听过那样的事情,看来会是个强健的孩子。

用过午膳后梅儿闲着也是闲着便拿起针线又开始绣肚兜,最近公主长大了许多,她现在可是做多都不够用了,看着摇篮里熟睡的孩子,梅儿温柔地笑了笑。

‘为了我的孩子,即使双手沾血,我也毫不在意。’她在心中默默想着。

本应给是个平静的五月,但是这个五月是公主的百日礼,所以京城格外的热闹。

宴席被设在专摆国宴的坤因大殿,宴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正聚在一起谈天说地,皇上请来京中权贵由此可见皇上对于熙嫔的宠爱,不对,更准确的说应给是对于大公主的宠爱,这是庆祝公主百日的宴席,可不是给熙嫔出风头的。

梅儿一进来,声音还没有停止,但是很快便有人注意到她,然后声音便渐渐平息下来,她扫视在场的众人一眼,众人也是热情的对她一笑,但是谁有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她也回敬笑了笑,乐妃果然没有来。

梅儿走到大殿的中央,向首座的皇后桂花请安。

“嫔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坐在位置上的桂花正抱着秦煌逗他玩,心情十分的好,所以也没有为难她,温声的说道,“妹妹免礼,今天是你和大公主的好日子,就不必如此拘束如此大礼了。”

梅儿微微笑道,站起身来便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位分低的嫔妃心中都充满了酸味,恨不得现在就难听的话全部吐出来,但是表面上却还是笑盈盈的。

张嫔就坐在她旁边,轻声在她耳边道,“这些天,我也去瞧了瞧大公主,长得真是可爱,可惜妹妹在午睡,姐姐也就没说。”她满不在乎的说着,但是梅儿听着总有股酸味。

“终究是皇家的子嗣,哪能不好的?姐姐你说,是不是?”

张嫔见到梅儿跟她打哈哈,尖声说道,“是啊,大皇子长得聪明伶俐,让皇后娘娘最近都春光满面的,真是令人称羡。”

明着说皇后和大皇子,可是却暗地里说她不过生个女儿,有什么可得意的。

梅儿笑了笑,“看来张嫔很喜欢孩子,皇上宠爱姐姐,妹妹先祝姐姐早日诞下皇子。”张嫔自从一年前开始都是最为得宠的妃嫔,可是时常一个月都见不到皇帝的梅儿都生下了皇嗣,可是她这么久了才怀上更别说是男是女。

张嫔扯了扯嘴角,说道,“那倒是真要借妹妹的吉言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