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体看人体

宁予卿一直没有停过画画的习惯。【全文字阅读】¢£頂¢£点¢£小¢£说,每天结束政事后,在坤宁宫与顾茗一起画画,是他一天里内心最宁静的时刻。

当然了,他还是只画顾茗,而顾茗,则会替他画朝堂上的那些臣子们……每个月,顾茗会躲在他后面观察那些大臣们,然后再将需要重新记忆的人画出来,交给他。

就这样,宁予卿一直都能够很好地认出他的臣子们……而绝对不会犯那种“对面相见不相识”的美丽错误。

而他,则是将给她画画,一直坚持了下来。

顾茗一天能够画一张,而他则不行,他画得很慢,快的时候要两三天才能出一张,而要是状态不好,那就更慢了,半个月才出一张的时候也是有的。

不过他也不急,慢悠悠地画着。

他体会的不是画出来的画,而是在与顾茗一起画画的过程中,那种心灵上的宁静与致远。

千年后。

昔日的宫殿模样依旧,可是却已经失去了那种庄严、肃穆的气氛。

一队队戴着小红帽、小黄帽的旅游团,跟着努力高举小红旗的导游身后,一边用目光看着四周的建筑物与里面华丽到极致又精致到极致的陈设,惊叹不已。

“这里就是坤宁宫了,坤宁宫是皇后娘娘的居所,不过自从英宗帝的皇后去世后,他便下了旨意,这里不再允许人入住……传说当年的英宗与皇后两人伉俪情深,每日处理完政务后,都会到坤宁宫来,与皇后娘娘一起作画,并且,他的画,永远只画皇后娘娘一个人……”导游站在人群的最前面,一手举着小红旗,一手执喇叭,努力地说道。

五月的天很热,而坤宁宫这间偌大的房间里,挤满了游客,更是增添了几分燥热之气。导游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汗珠了。

她的话音才落,面前的队伍里,便有好些人发出了由衷的惊叹声,听声音,基本上都是女人。这样痴情的男子,还是一代帝王……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心生向往的呢?

导游将人群扫了一遍,有些是她带的队伍里的游客,也有一些是别的导游的游客,不过从队伍里跑出来,跑到她这边来了。

还有少数几个,是没有跟任何团的“野游”。这些人随心所欲,到处游走,有时候会蹭到这支队伍里来听听,一会儿又走了,下次可能又蹭到别的队伍里去听听。

她的眼睛极尖,一眼便看出了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孩,看年纪像是个大学生,现在也是一脸惊叹地环视着这房间里的一切。

像是在缅怀千里前的这段感情一般。

不过,导游在看到她时,确是愣住了。

好眼熟!好眼熟!这个少女,自己什么时候见过的?

她还没有想个明白,队伍里却有人高声问道:“那得画了多少啊?”一辈子只画一个人,那得画很多很多画出来吧?

“呃,流传下来的,有四千多幅,不过有一些已经逸散了,还有一些,在战火中销毁了。”导游回了回神,赶紧回答道,“据专家们推测,当年画的,应该不少于五千幅吧……”

有些人就开始扳着指头数起来。一年是三百六十五天,如果每天一章,那么便是三百六十五幅……不过导游说的是休朝后过来画,而休沐的时候,是不会上朝的,那么,一年大概只有三百四十来幅?

那十年便是三千多幅,二十年就是六千多幅……

当然了,有点绘画功底的人都知道,事实上,很少有人能够一天便画出一幅画的。

“我们现在能在哪里看到?坤宁宫有没有挂出来几幅?”又有人问了。

“挂了一幅,就在这边。”导游赶紧带着队伍再向前走,到了预定的下一个解说点。

那是一幅非常精细的画像,画上的人儿,杏眼含笑,衣袂飘飞,就好像是一个马上就要飞天的仙子一般。

所有人都惊叹起来。

而有些游客看到这画后,再次推翻刚才的算计。

像这样的画,一天是绝对画不出来一幅的。当然了,选择挂在这里的,肯定是最好的那一批了,但是,就这个风格,五六天一幅,都是非常的不容易的。

更何况华英宗他还不是真正的画家。他只是朝务结束后过来消遣的。

导游一边向游客说起这画里面的故事,眼光一边向画面移去。看到画,她突然愣住了。

就连因为长期重复而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一般的解说,也难得地打了个顿……

这上面的皇后娘娘的画像……怎么跟刚才那个女大学生那么像?

她赶紧回头,在人群里去寻找那个少女。

可是很可惜,她找了半天,也没有再找到她。

这世间的事就这么巧,竟然还有长得如此相似的人!

只是可惜自己发现得太晚了,不然拍下来了发到朋友圈里,也让那几个同事们惊叹惊叹!

人好多!苏凌擦了擦额角的汗,真是快被挤死了。

她不过想看看这个传奇皇后而已……可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刚才她好容易才终于挤进去了,可是前前后后人挤人,肉挨肉的,差点将她挤成扁扁的纸片了。

说起这个皇后来,也真是厉害呢,她看过史书,说华英宗虽然有一后三妃,但是却独宠皇后一人。

那三个妃子并无所出,而她却生了四子两女,尊荣富贵,一时无两。

而且还有野史言之凿凿地说,那三个妃子,直到最后死,都是处女之身……

虽然不知道皇家这样**的事情,写野史的落魄文人是怎么知道的,但是显然,这个说法,在民间,尤其是在世间的女子心中,非常的有市场。

正在想着,手机震动了。苏凌从小包里摸出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甜蜜地笑了,接通了,柔软地说道:“你来了啊?我现在正在坤宁宫这里。”

“别人的爱情故事,有什么好看的……”电话里面的年轻男子嘀咕着,“你就在那里别动,我过来找你啊……”

苏凌挂断了电话,甜蜜地笑了,靠着门边,静静地等起来。

他总是将自己当成什么也不会的小孩子一样,可是,他这样的做法,却让她感觉到非常的暖心。

导游好容易才带着游客挤出了大殿,眼光一扫,却是惊呆了。

那个女孩,就在门边站着呢!

她慌手慌脚地赶紧去摸自己的手机。

才打开摄像软件,又有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过来。他的身体高大挺拔,长相也是颇为俊美——不,不是现在流行的日韩那种蔫蔫的娘气的俊美,而是充满着阳光与力量的那种美感。

那种属于男人的美丽。

他走到了女孩身边,微微低下头说了什么,女孩便将手挽到了他的胳膊上,两个人甜甜蜜蜜地走了。

只留下小导游,还举着手机发着呆。

“导游,你怎么了?”一旁的游客好奇问道。

“啊,没有什么,咱们继续去下一个景点……”小导游回过神来,赶紧说道。

心中却是翻越了惊涛骇浪。这两个人知道不知道,他们的长相……

一个长得像皇后也就罢了,还有一个竟然长得像华英宗!

这是他们……的转世吧?

再向门口看去,两个人都已经不见了。

幸好,自己手机上还有。小导游心道,看着那张异常清晰的照片,她想,这下好了,自己的朋友圈都要被这张照片爆了。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