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影院

看着克拉伦斯与缪塞尔相互挑逗对方的模样,菲丽斯不由得想笑,只是他也知道这两人之间不过只是单纯的互相开玩笑而已,自然也不会参与其中,更何况对一名少女来说,眼前这些漂亮的衣服才是她最为关心的东西,在绕开了这两人之后,她径直走向一个衣柜。

如果说刚刚菲丽斯还觉得缪塞尔所说的有些夸张的话,当看到这衣柜中的衣服时,她完全相信了缪塞尔绝对不是在乱说,眼前的这个巨大衣橱中,整齐的塞满了各种衣服,而其中齐全的种类甚至让她自己也觉得有些过分。

“那个……可以麻烦你们两位出去一下么?“在克拉伦斯与缪塞尔两人依旧互相吐槽不休的时候,菲丽斯已经挑选了一套自己喜欢的衣服,只是当她想要换衣服的时候,这两人依旧还在相互吐槽着,无奈之下,菲丽斯只得如此说道。

“哎……?怎么了,是不是我们在这里太吵了影响你挑衣服吗?”虽然克拉伦斯意识到自己在这里有些碍事,不过很显然的是,他并没有意识到重点,只是以为是因为自己于缪塞尔在互相吐槽的关系。

“喂……你真的一点都不懂女孩子的心思么?看她连衣服都已经挑好了,你还想在这里待多久?还是说,你打算留在这里看她换衣服么?”/一/本/读/小说 .虽然克拉伦斯没有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对情场老手缪塞尔来说,他立刻就弄清楚了菲丽斯的意思。

“没错就是这样,那么克拉伦斯,可以麻烦你暂时先离开这里么?”对于缪塞尔的解释,菲丽斯十分的满意,她微笑着走到了克拉伦斯的面前,一点点用这微笑将克拉伦斯与缪塞尔请出了门外。

“年轻人,我知道你在与女性的交流上相比以前有了很大的进步,不过很可惜的是,你还是没有明白取悦女性的最重点,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教你一些简单的与女性的对话技巧,当然我会适当的让你请客几次……“

“好了……现在菲丽斯应该听不到我们说话,我也可以问你一些事情了。“

就在缪塞尔还打算继续相互吐槽的时候,克拉伦斯突然打断了他,他的表情看起来非常严肃,完全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缪塞尔也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即向他问道:“你想要问我什么……是想问现在向菲丽斯求婚合适吗?“

“我……喂!你这个家伙能不能正经一点!”克拉伦斯的话还没说出口,这个一本正经的玩笑差点让他承认了,幸好他的反应足够快,否则的话,如果他真的承认了,缪塞尔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这个嘲笑他的机会。

“是吗?那好吧,你究竟想要知道什么?”作为克拉伦斯最好的朋友,缪塞尔此时也看出克拉伦斯确实是想要问清某些重要的事情,只是他想要问清的事情究竟是什么?关于这一点,缪塞尔很好奇。

“从德玛西亚回来之后,大将军又派我去了祖安一趟,这任务的详细过程你不需要了解,不过在交给我这个任务时,大将军又让我带上一个女孩子去祖安。”见缪塞尔也终于露出了些许严肃的表情之后,克拉伦斯也终于可以认真说道。

“让你带一个女孩子去祖安?喂,你是在逗我么……等等,这个女孩子应该不是普通人吧?”听到这样的话,缪塞尔刚想继续吐槽,可是他也立刻反应过来,伯纳姆亲自下令让克拉伦斯带着一个女孩子去祖安?这其中肯定有着些问题。

“嗯……这女孩子是奥尔托雷家的人……关于奥尔托雷家……我想我应该不用和你多介绍吧……”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克拉伦斯这才缓缓开口道,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将这种任务的细节告诉其他人,不过他还是相信自己的朋友。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缪塞尔沉默了一会儿,他看了看一直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克拉伦斯,又抬起头似乎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之后,他这才缓缓说道:“关于你所执行任务的细节,这些你不应该告诉我才对吧?”

“或许是这样,在完成了祖安的任务之后,大将军又给了我新的任务,这一次,大将军希望我去比尔吉沃特与那些海盗进行谈判,这原本没有什么,可是这一次,大将军又让我带上那个女孩子,而且……“

“而且怎么了?”见克拉伦斯没有接着说下去,缪塞尔立刻追问道。

“而且在给我这个任务之后,奥尔托雷家的家主邀请我去奥尔托雷家做客,你也该知道,诺克萨斯军方和奥尔托雷家是怎样的关系?奥尔托雷家家主会邀请一个军方的人物去他的宅邸原本就已经很让人无法理解,而且在我到了奥尔托雷家之后,奥尔托雷家家主哈维尔还与我聊了一会儿,我原本以为他会借此狠狠的向我讽刺诺克萨斯军方,可是这个人却和我说了许多其他的事情。“

“他和你说了什么?”在听到这里的时候,缪塞尔也有些好奇了。

又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克拉伦斯终于缓缓开口道:“他首先和我聊了聊关于现在诺克萨斯的局势,你觉得在目前的局势下,诺克萨斯的贵族们会有与诺克萨斯军方联手的想法或是计划吗?”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我倒觉得这两者之间确实有合作的可能“思考了一会儿之后,缪塞尔缓缓开口道”诺克萨斯军方,诺克萨斯贵族,以及黑色玫瑰,这三者共同构成了诺克萨斯最大的三股势力,虽然也有着其他的势力,但是其中没有任何一方可以与这三方中的任何一方势力向抗衡,但是你和我都知道,黑色玫瑰已经在卡宁的计划下受到了重创,就算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任何切实的证据可以证明乐芙兰被卡宁杀掉,可是直到现在黑色玫瑰也没有任何的动静,不过我也不相信乐芙兰这样的人物会被卡宁如此轻易的杀掉,诡术妖姬这个名字可不是她自封的,相比是因为黑色玫瑰被重创所以选择沉默,我更相信是因为乐芙兰此时正在谋划着某种更大的计划。“

“你也是这么认为的么……”听到缪塞尔与哈维尔差不多的分析,克拉伦斯心中的疑惑更增加了几分,他缓缓点了点头,继续向缪塞尔问道“那么你也觉得,诺克萨斯军方和诺克萨斯贵族真的会选择联手么?”

“这……其实我想你也应该知道,诺克萨斯最大的三方势力中,最强大的那一方就是黑色玫瑰,虽然诺克萨斯军方现在掌握着诺克萨斯切实的管理权力,不过这也是基于黑色玫瑰没有选择争夺这一权力的基础上,如果黑色玫瑰真的选择与诺克萨斯军方争夺这一权力,凭目前的诺克萨斯军方,根本没有实力对抗黑色玫瑰中各种接近怪物般的存在,同样,诺克萨斯的贵族也没有这一实力可以与黑色玫瑰进行对抗,但是如果有诺克萨斯军方作为后盾的话,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哈维尔和你所说的差不多,这些事情对大将军来说确实很重要,不过对我这个刺客来说,这已经不是我该去了解的事情,可是哈维尔也提醒了我,大将军会允许一个奥尔托雷家的人与我一同去执行任务,而且还是现任奥尔托雷家家主的女儿,你不觉得这有些奇怪么?就算大将军真的想要联合诺克萨斯的贵族共同对抗黑色玫瑰,从而选择与诺克萨斯的贵族改善关系,可是你不觉得,让哈维尔的女儿跟着我这样的刺客去那么危险的地方,这实在是有些不合适么?“

“你的意思是……大将军选择让那个女孩子跟着你一起去执行任务,是为了向诺克萨斯的贵族们展现与他们合作的诚意,可既然是表现诚意,对于如此重要的奥尔托雷家家主的女儿自然应该是保护有加才对,可是大将军反而没有派出比我实力更强的人去保护她,反而让她跟着我去比尔吉沃特这种危险的地方,你不觉得这有点不符合大将军的做法吗?我知道向盟友表达诚意很重要,可是这可以算是表达诚意么?“

缪塞尔不会不理解克拉伦斯究竟想要说什么,就如同他所说的那样,伯纳姆的这一举动确实不太符合这个男人应有的城府和行事方式,究竟是什么原因才让他做出了这样的决定,难道是因为……

“哈维尔真的和你说了这些?“又考虑了一会儿之后,缪塞尔如此问道。

“是的……我完全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这个男人就像个迷一样,我猜不透他究竟想要做什么,但是他却可以看透一切,我觉得他是想告诉我不要相信大将军,可你觉得作为敌对的双方,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