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图片gif图片色子

“锁好了没?我们先去那边的教堂看看好不好?”

戚鹏锁好车,双手互拍去上面的灰尘,拉平了起皱的运动服说道:“你先别着急。”

说着从车身侧面的铁质网兜里拿出了一个红色的塑料袋,递给湛清。

“刚刚在医院旁边的小店里买的,你穿这个不好走路。”

湛清接过塑料袋,里面是一双白色的护士鞋。

原来刚刚戚鹏迟迟不追上来,是去替她买鞋了。

湛清二话不说扶着戚鹏的肩膀,脱下了自己的皮鞋,换上了舒适的平底鞋。

没有了粗跟的掩护,湛清矮了半个头,站在戚鹏身旁显得更加玲珑。

戚鹏挺直了背脊,面对面用手掌沿着自己的头顶向湛清的头顶平移,看着掌心离湛清头顶的一大摞距离,啧啧摇头。

湛清嗔笑着冲戚鹏挥舞小拳头。

戚鹏从口袋里掏出一点芬芳,“给你。”

是栀子花。

“我是看那老阿婆坐在医院门口卖挺可怜的,就买了两朵,我拿着也浪费。”某人有些不自然地嘴硬道。

如果戚鹏是寻常人家的孩子,或许从小就会发现在普通医院的门口,春天来临时,会有位身形略微佝偻的老妪坐在人行道非机动车停放点旁,面前放着竹藤编制的篮子,篮底垫着蓝色的印花布,上面放着几株栀子花或者白兰花,用细铁丝扣在顶部,方便别在衣服上做装饰。

湛清接过栀子花别再胸前,抬起头,略显羞涩地在戚鹏脸上亲了一口,留下一个濡湿香甜的唇印。

“谢谢你。”

她想,栀子花应该是她生母最喜爱的花吧。

当初,年幼的湛傲被送到乐家,身上几乎没有携带任何信件或者字条,除了用血迹组成的对不起三个字抹在了湛傲的小棉袄上,留下的只有一株栀子花。

戚鹏当然不知道这件事情,当时除了觉得那老妪可怜外,看到栀子花的第一眼,他就想到了他那只呆萌呆萌的蠢兔子。

其实他把人家老婆婆一篮子的栀子花都买了,出手就是五张百元大钞也不用找,老婆婆惊喜之余就把篮子也送给了戚鹏。

戚鹏买完了之后提着一篮子的栀子花觉得实在太夸张,见一刚刚打完屁股针的小女孩在医院门口依偎在妈妈怀里嚎啕大哭,便拿出一朵放在手里,走上前去。

“香不香?”

戚鹏把栀子花放到小女孩鼻子底下晃了晃。

小女孩看着帅哥哥,乖巧得点了点头,小鼻子下还耷拉着两条浑黄的鼻涕。

戚鹏拿出纸巾替小女孩擦掉了眼泪鼻涕,小可爱的包子脸瞬间又变回干净清爽。

“哥哥只要两朵,把剩下的这些花都送给你,你不要哭了好不好?下次打针也不许哭哭哦。”

小包子看了眼妈妈。

“这些都送给您,我看那婆婆可怜就都买了,我一个大男人的也不要这么多,不如拿来哄您家姑娘。”

妈妈对小包子点了点头,小包子欢天喜地地接过篮子,无奈小力气有限,篮子只离开了地面一厘米就受到地心引力的召唤,重新亲吻上了地面。

“谢谢叔叔!”小包子用稚嫩嗲糯的童音表示感谢。

“……”

为什么都叫他叔叔!!!

他看起来有这么老吗!!!

戚鹏要是早知道蠢兔子收到了栀子花之后会这么积极认真向上主动,就应该拿上那一篮子的栀子花塞给她。

“这地方叫……”

戚鹏被湛清的一个吻弄得神魂颠倒的,一下子怎么也想不起昨天在微博上看到的名字叫什么?

“叫……”黝黑的俊脸本来只是被湛清嘴唇触碰过的地方有些发烫,可是叫了半天也迟迟叫不出小镇的名字来,可疑的暗红悄悄爬上了俊脸,戚鹏着急得耳根都可以烫熟三只生鸡蛋。

“泰晤士小镇。”

“对,就叫泰晤士小镇。”

戚鹏被湛清解了围,暗暗松了一口气,没有想蠢兔子平日足不出户,天天窝在家里,还知道这种小情侣来的地方。

“你知道这儿?是微博上看来的吗?”

“……进来的时候大门口写着。”

“……走吧。”

两人边说边笑,朝着广场中央的欧式建筑走去。

**

戚鹏陪着湛清在小镇里逛逛停停,湛清像个好奇的孩子,不论是圆顶的巴罗洛建筑,还是尖顶的哥特式建筑,不管建筑物前是门庭若市还是稍显冷清,湛清都要一一驻足一探究竟。

在小镇里兜兜转转,一眨眼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湛清兴致正高,拖着戚鹏朝法兰山德音乐艺术中心走去,戚鹏对这种高雅的艺术氛围一向感冒,故意在后面慢慢吞吞地走。

“快点呀你。”湛清走了一大段路才想起来今天好像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回头一看,后面的人几乎是用走一步退两步的龟速前进。

这蠢兔子怎么突然精力这么充沛?

“你肚子饿不饿?”

湛清停在原地等着,戚鹏也不好再故意耍赖荡在后面,五步并作三步追了上去。

湛清摇了摇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问道:“你饿了?”

某人可怜兮兮地狂点头。

“那……”

“刚刚那边有个烧烤摊,我们去哪里吃。”

湛清话都没说完,戚鹏就抢过湛清拎在手里的包包,走回刚刚路过的肉香四溢的烧烤摊。

“两位要来点什么?”

摊主是个操着一口北方口音的中年男人,从体格语调就能看出其爽朗的性格。

饭点时间,烧烤摊周围聚满了人,供客人坐的木质桌椅已经没有位置,年轻人大多不拘小节地坐在了草地上。

戚鹏把所有的荤串都要了两串,又回过头问湛清,再加了些菌菇茄子。

老板见戚鹏这么大手笔,立马另起炉灶,专门替戚鹏烧烤食物。

学着那些年轻人找了个位置坐下,湛清双腿并拢弓起,双手轻拍腿肚。

“这么点路就腿酸了?”

戚鹏坐在湛清身旁,双臂反向支撑在草地上,双腿即使放松,露出的腿部肌肉依然结实有力,和湛清匀长细直的小腿天差地别,身着红色防水运动服的戚鹏坐在草地上,英俊的脸庞和完美的身材瞬间聚集了无数道单身的非单身的女性的目光,个别热情大胆的年轻女孩还朝着戚鹏吹起了口哨。

戚鹏习惯了成为别人的焦点,也无所谓别人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但是湛清却有些不自在,臀部稍稍挪动得离焦点中心远一点,再远一点。

两个打扮入时招摇的女孩子结伴而行,朝戚鹏和湛清这边走来。

“帅哥,这是我微信。”

其中一个穿着露脐装、热裤的明显胆子更大一些,无视已经黑了一半的俊脸,轻挑地把一张写有英文数字组合的账号的纸条扔到戚鹏身上。

戚鹏盯着飘到自己身上的纸条,没有说话。

两个姑娘没想到戚鹏不似外表这么冷酷,还是个纯情的主,另外一个也用故作不屑的口气问道:“你是什么学校的?”

戚鹏还是不说话。

两姑娘一左一右蹲了下来,右边也就是先发问的那一个,不知道湛清和戚鹏是什么关系,试探性地挤了一下湛清。

湛清的身体一个不稳,摔倒的时候手肘蹭在了草地上。

左边一个竟然同时用手指勾了勾戚鹏的下巴,把浓妆艳抹的脸凑得很近说道:“怎么不说话呀帅哥?”

手还没有收回去,就被戚鹏一把捏住。

毕竟是年轻的姑娘,看到戚鹏这样帅哥做这么霸气的举动,立马砰然心动,娇羞不已。

不过她的妆实在太浓,正常视力的人完全看不出她的羞涩。

但是很快,她就羞涩不出来了,因为脸上的表情变成了狰狞。

本该娇艳的红唇变成了血腥可怕的血盆大口,涂抹得看不出本来模样的眼睛因为疼痛挤在了一起,惨白的脸上只剩两团墨黑的阴影。

“我不打女人的。”戚鹏只是稍稍用力,就让左边的女孩觉得手掌的骨头都要被挤压得粉碎,发出几近刺穿旁人耳膜的惨叫。

戚鹏见好就收,松开了女孩的手,把对方甩在草地上,自己站了起来。

“快滚,别扫我们的兴。”

戚鹏居高临下地说道。

女孩想要揉一揉疼痛的手,却发现手腕一下的部分几乎没有知觉,一直蹲在一边的另一个女孩见戚鹏放话了,才敢上前扶起同伴,悻悻离开。

戚鹏扫视了一圈四周,犀利的目光发射出危险不善的信号,逼的周围的人都收回自己聚焦在戚鹏那一块的视线才作罢。

戚鹏在湛清身边蹲下,替她拍掉沾在手肘和侧身衣服上的草屑。

“没事吧。”

湛清摇摇头,“你不用对她们这么凶的,人家是女孩子。”

戚鹏替湛清拍草屑的动作僵住。

这蠢兔子是有多蠢,她只注意到他对人家有多凶,就没有觉得别的女人在觊觎她男人吗?

戚鹏不理会她,也不把湛清从草地上拉起来,任由她坐在地上,一个人径直朝烧烤摊走去。

啊偶,某人又闹脾气了。

湛清自己站起来拍拍尘土,追上戚鹏的脚步。

“东西烤好了没?”

“快好了,还差两串鸡翅。”老板忙的焦头烂额,要知道烧烤摊上的肉类品种少说也有几十样。

戚鹏在烧烤炉前站着等,湛清跟着并排站着,小鼻子夸张地嗅了一大口空气,说道:“好香啊。”

戚鹏侧过头看着比他矮一大截的小人儿,湛清也抬起头看着戚鹏,清澈的眼眸透着点点的无辜和讨好,戚鹏瞬间就心软了。

长臂一勾,湛清就进了他的怀里。

这时,老板的烤鸡翅也好了,加上戚鹏所有点的东西,整整装了五大盒。

没有地方坐,两人也不想回刚刚淹满了人的晦气草坪,于是不拘小节地就地解决。

戚鹏把烤鸡翅递给湛清,自己也拿上了一串,刚准备大快朵颐,几下有点分量的拍打落在戚鹏的肩膀上。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