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

尼沫蓝已经坚持了整整一周在阮木红和姨母之间的义务劳动了,低声下气的样子哪里有一丝一毫巴利克家族女主人的样子。

纪墨轩从国外回来,一进庄园就看见尼沫蓝站在喷水池旁边看着什么,嘴巴一直在动,难道是在背诵什么东西?

“你在做什么?”纪墨轩也不等秘书给自己开门,径直打开车门,下了车,对着尼沫蓝的方向淡淡的笑问道。

尼沫蓝连忙将书放下,对着纪墨轩恭敬的说道:“你回来了。”

“我问你在做什么呢,怎么这么神秘?”纪墨轩依旧耐着性子的问道,他的眼睛很漂亮,在这午后的阳光里分外夺目。

尼沫蓝眨眨眼,低下头,将书拿出来:“听说姨母喜欢诗,我就每天过去做饭的时候给她背两首,想哄她开心。”

“没用的,她不吃你那套,你做多少都没用。”纪墨轩直接将尼沫蓝的努力宣告失败。尼沫蓝眉角一紧,不再说话。

纪墨轩自知说话有些过分了,于是趁着尼沫蓝没注意,将那本书夺过去:“我看看,是什么书!”

“还给我!”尼沫蓝下意识的去夺,结果脚下一个不稳,狠狠栽进纪墨轩的怀中。

“怎么,这么多天没见到我,想我了是不是?这么对我投怀送抱的,寂寞了是不是?”纪墨轩点了点尼沫蓝的鼻子尖,笑着将诗集举得更高了。

尼沫蓝感觉到了纪墨轩的不一样,不禁退后一步,问道:“你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纪墨轩的笑容一下子凝固,皱起眉头。

“你有心事对不对?这一次出去去干嘛了?要是需要我可以直接和我说,我知道之前的我们可能有些不愉快,但是我真心希望我们能好好的相处。”

“然后呢?”

“什么?”

“好好相处,之后呢?会是什么?尼沫蓝,不要以为你自己很了解我,我纪墨轩自认为还算是有把握左右我人生的人,至于我的家庭,我更有权力去操控和掌控。你在这里对我的生活评头论足,不觉得有些过了吗?”纪墨轩将诗集直接放在了喷水池上,再不多看尼沫蓝一眼,走向别墅。

尼沫蓝连忙追过去,拉住纪墨轩的手臂:“我没有想要左右你,我只是希望我们不要吵架,这有什么不对吗?我想要做一个好妻子,所以请你也给我基本的尊重,让我有信心看清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有意义。”

“你什么意思?”纪墨轩停下脚步,眼睛却不看尼沫蓝一眼。

那一刻,所有的委屈和压力直接喧嚣而出,尼沫蓝放开纪墨轩的手,退后一步:“我的意思是,请你将我当成你真正的妻子。不要将我规划在那些想要做巴利克家族女主人的女人的范畴,我想要成为真正的妻子,而不是被别人品头论足,我希望你能帮我说几句话,因为我真的很不喜欢被人这样评论。我尼沫蓝怎么做,怎么看问题,怎么成怎么败都与那些人无关!”

“既然无关,你为何在意?”这一次纪墨轩转过了眼睛,轻蔑的看着尼沫蓝。

一句话将尼沫蓝问得哑口无言。

是啊,既然无关系,为什么会那么在意呢,会介意冷然怎么看待自己,会不喜欢别人说自己的不是,会总是想起别人看自己的眼神,说自己的话。

良久,尼沫蓝终于颓然的垂下了眼睑。她只是轻笑了一声,便要离开。

却不料,被纪墨轩直接拉住了手腕,将她整个人扯进了怀里,笑道:“让我告诉你怎么面对这些问题……能做吗?”

“什么?”尼沫蓝没有反应过来。

纪墨轩狠狠的吻上去,含糊的又一次问道:“能不能做?”

瞬间,尼沫蓝的脸就红透了,她也不回应纪墨轩的吻,只是不说话。

纪墨轩又一次轻笑,拦腰将尼沫蓝抱起,进屋关门,狠狠得将尼沫蓝压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这时候佣人已经做好了事情,离开了。所以整个大宅就只剩下纪墨轩和尼沫蓝两个人,连林管家都因为事务离开了。

尼沫蓝被纪墨轩死死的压在身下,两人身体接触的位置像是着火一样的滚烫。

“说,你想不想我?”纪墨轩不知为何会如此的问。

尼沫蓝几乎不知该如何回答,回答不想,那不真实,这段时间,她没有一刻不在想他的,想他快些回来,想能见到他,想要他留在她的身边,她的心好有底。回答想,那样真的很丢人,她有什么资格回答这个字呢,那完全是抽自己的嘴巴。

于是终于给出了答案,那就是沉默。

纪墨轩依旧笑着,吻下去,顺着尼沫蓝的颈项吻到锁骨,在那里狠狠得吸允,而后抬起头,顶着她的鼻头,又一次问道:“说,想不想我?回答我!”

“你怎么了……”

“回答我!”这一次纪墨轩是低吼着的,他的手猛地锁紧,将尼沫蓝的后颈死死的掐住。

尼沫蓝咬咬牙,皱眉,不适的说道:“我想你做什么!”

“做什么?哼,一会你就知道了!”纪墨轩眼神一暗,手上一用力,将尼沫蓝的衣领扣子扯断了,然后手直接钻进了尼沫蓝的衣服。

那一手的充盈令两个人都哆嗦了一下,纪墨轩再一次问道:“说,你想没有想我?”

尼沫蓝随着纪墨轩手上的动作,身体轰然软下去,腰部更是柔软的陷进了沙发里,整个人像是瘫软了一样,然后一声压抑的呻、、、、吟瞬间溢出来。

纪墨轩满意的越发加重了手上的动作,解开了尼沫蓝的裙子。

理智游走在边缘的时候,尼沫蓝总是会想起一些片段,比如说纪墨轩和天雪在一起的样子,比如说纪墨轩说厌恶自己的样子,那个时候,她的心就像是一道巨大的伤口,疼,却逐渐的麻木,等到自己想起来去治愈的时候,那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多么绝望,有时候她真的好希望自己就那样承认了,承认了离不开他了,承认了自己愿意不顾自尊的匍匐在他的脚下,只要能爱他就好,可是理智呢,理智总是在最绝望的时候,将她拉回现实,将她的思绪整理好,是的,她必需要离开他的,必须要让他幸福她才能好好的活下去!

但,无论是哪一种思路,在爱的人的抚摸下,都是一团乱麻。几乎是几不可闻的,尼沫蓝攀上纪墨轩的肩膀,轻声说:“想……想……”

“想什么?说清楚!”忍着下身的不适,纪墨轩抬起头看向尼沫蓝的已然通红的面颊。

尼沫蓝主动送上香吻,含糊的说:“想你了……想你了……”

那是巨大的欢愉,纪墨轩贯穿了尼沫蓝的身体,在“想你了”的三个字里疯狂驰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三个字这么有感觉,他只知道,此时此刻的自己是多么渴望身下的这个女人,拥抱不够,亲吻不够,唯有结合,唯有密不可分的贴合着……才能感受到两个心是挨着的。

“沫蓝,沫蓝……说你爱我,说你爱我,说……”一遍一遍的,纪墨轩贯穿驰骋,一遍一遍的重复着犹如魔咒的话。

尼沫蓝听在耳朵里犹如中毒,叹息和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竟然变成了哭喊,哭喊着纪墨轩的名字,疯了一样的高、、潮、、、

“说你爱我!”最后一下,纪墨轩宣泄在尼沫蓝的身体里,低吼声也如山洪决堤般的贯入尼沫蓝的脑海。

几乎是下意识的,尼沫蓝呻、、、吟的叹息:“我爱你啊……爱你……”

这样的狂热的做、、爱耗尽了两个人所有的意识,他们从沙发上滚下去,躺倒在地板上的羊毛毯上,尼沫蓝衣不遮体,两条腿叠在一起,头枕在纪墨轩的手臂上,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纪墨轩先恢复了精神,他看向还是一脸通红的尼沫蓝,用手拭去了尼沫蓝额头上的汗水,落下一个吻,说道:“你只有在做、、、、爱的时候才说实话,是不是?”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尼沫蓝清浅的呼吸声,原来她已经睡着了。

听林管家说她失眠了很多天,现在是有多么放心啊,才会睡得这么香甜。

纪墨轩扯起一边嘴角,抓起自己的衬衫,裹住尼沫蓝,抱起她,径直走进卧室。

那天,纪墨轩没有让尼沫蓝继续睡下去,两个人之后又做了很多次才双双睡去。

翌日清晨,纪墨轩没有叫醒尼沫蓝,自己去了巴利克集团的大厦。进入大厦的瞬间,他的眼睛就看见了阮木红正边和助理说话边往电梯门走。

纪墨轩笑了,走过去,说道:“红姐,有空和我说说话吧。”

“纪总?你回来了?听说你出国办事去了……”阮木红一点也不惊讶的说着惊讶的话。

纪墨轩也不打破,只是轻笑着说道:“才下飞机没多久。”

“找我什么事?”

“有关于我姨母,你看……”

“怎么,尼沫蓝坚持不住了吗?向你求救可不是个明智的选择,没准你在我和你姨母之间会越帮越忙的。”阮木红一点也不示弱,甚至有些咄咄逼人。

纪墨轩浅笑着道:“沫蓝倒不是坚持不住,只是我又更重要的安排,不想让她在你们两个之间浪费时间,巴利克家族的事务很繁忙的。而且,我也不想让我巴利克家族的女主人做那么多琐碎的事情,我比较希望她发号施令!”

瞬间,阮木红的脸色就白了一白。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