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交姿势图片

一股死亡气息将莫洋笼罩,子雄手里的屠城刀在离莫洋眼前不足两尺的地方停了下来,微微停顿了下,子雄转头看向佟铃,淡淡一句:“他也认识我?”

是!他不但认识你!还是你以前最疼爱的小师弟,佟铃很坚定的说道,她的双眼毫不畏惧的直视着子雄的眼睛,深怕下一刻子雄手中的刀就将莫洋的头劈成两半了。“子雄师兄,你··你还活着,我以为··”下面的话,莫洋再也激动的说不出来了,在莫洋心里,子雄早已被自己亲手杀死了,可是,现在子雄却好好的站在了自己的眼前,莫洋心里的愧疚感,也在这一瞬间消失不见了。

可是现在的子雄,再也不是那个以前疼爱自己的师兄了,他变了,变得很陌生。

子雄拿起手中屠城刀,沉默片刻,冷冷的道:“也许,我真是你们口中的子雄,这一次,我放过你们,下次再见,别怪我不客气。”子雄依旧那般冷漠,对过去的种种,可能真的不记得了。

莫洋慢慢从地上站起,面对子雄,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说罢,子雄拿着屠城刀向另一边走去,此次来的目的,便是为这屠城刀而来,此时屠城刀到手,子雄便没有留在这里的理由了。

子雄向前走了几步,并不往后看,冷冷留下一句:“子雄死了,我是残烛天。”

清风阵阵,往事已成为过去,故而有人的心依旧停留在原地。

残烛天!我跟你走,佟铃语气坚决,缓步跟在了子雄后面,由于子雄再也不记得过去,当佟铃走至子雄身旁时,在一起,被子雄一掌震到在地,“在跟着我,我便杀了你!”

阿弥陀佛!不知何时,忘尘大师与琵琶,欧阳云溪,及真佛寺众僧人走到了跟前,佟铃姑娘,缘分之事不可强求,再说,眼前的子雄少侠早已魔心深重,对往日种种早已不记得了,你何必还有跟着他呢?他乃天下第一正派,仙剑宫的大弟子,此刻竟变成魔道中人,依老衲看来,你还是将此事告诉古炎宫主,或许,还有一丝挽留的余地。

是啊,佟铃师姐,此事,还是让古炎宫主知道比较好,琵琶在一旁劝慰道,此事的琵琶美丽的脸上多了一些苍白,较往日像是消瘦了不少,但依旧还是那般美丽。

佟铃默默点头,表示答应,在心里,也后悔自己太过冲动了。

阿弥陀佛,希望子雄少侠保重,老衲告辞了,忘尘大师此次前来,便是想夺得屠城刀,将此邪刀封印起来,只是,此时被屠城刀被子雄所得,没想到子雄修为会强大到如此地步,就算他们这些人加在一起,也不是子雄的对手,再加上此时子雄有屠城刀在手,他们,就更不是对手了,这些,忘尘大师也是知道的,所以此刻只有选择离开了。

阿弥陀佛,一切,都是造物弄人啊!!忘尘大师说吧!便带着真佛寺众人离开了。

子雄也在这时,身如傀儡般朝远方疾驰而去,这时欧阳云溪领首道:“尘埃落定,莫洋兄不如随我回古阳城吧!”

恩!也只有如此了,你知道的,天下之大,没有我落脚的地方。

莫洋兄哪里话,你救过我我妹,所以我家,便是你家,欧阳云溪豪气的说着,还甩了下面前刘海,颇显潇洒。

一旁的琵琶与佟铃看到俩人关系这么好,佟铃也不用担心莫洋没有地方去了,佟铃看向莫洋,微微一笑道:“莫洋师··师弟,师傅曾告诉过我与子雄师兄,哎没事了,你以后照顾好自己,我们走了。”说罢便与琵琶朝仙剑宫方向走去,此时的琵琶看到莫洋心里百感交集,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好跟着佟铃不舍离开。

莫洋摇摇头,不明白师姐要说什么?只是师姐不便多说,他也就不想多问什么了。

随即莫洋不在多想,便与欧阳云溪朝古阳城方向走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