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李念接过那块坚硬的鹅卵石,暗暗运力,使劲一捏,鹅卵石顿时化为一堆小石子儿。两人看的惊心动魄,异口同声说道,“碾子,我要跟你学功夫!”

“不要着急,只要你们想学,等回到中州我就教你们,但你们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学功夫可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长时间的积累。”

经历过这种种事情后,李念觉得教他们习武是很有必要的事情,一来可以提高身体素质,二来可以防身,这是主要目的,不管游戏中或者现实,你再低调但总会得罪一些人,就像自己,按理说,自己跟叶子龙也不算什么深仇大恨,杨雪选择自己那是她的自由,但碰到叶子龙这样心胸狭窄的人就出问题了,如果不是自己有一身武艺,估计现在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想到这里,李念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下大暴雨的时候叶子龙也还在山里,不知道这会儿怎么样了,希望恶人有恶报,这货已经被乱石砸死了,省的再来找自己麻烦。虽然自己可以毫不费力地弄死他,但因为身份问题,弄死他自己也跑不掉。

“当然,不管再苦,我们都会坚持下去的。”

犹豫了一下,两人都表了态。

“那就这么说定了,等回去了我就开始教你们!行了,咱们不能歇太久,赶紧起来赶路。”

三人费了近一个小时才赶回去,走到那个小茅屋前李念敲了敲门,里边没有人说话,他开口说道。“亮子,开门,我是李念,207的李念。”

话音刚落,结实的铁门吱宁一声打开了。高亮激动地看着李念道,“碾子,你们终于回来了,这山里竟然有狼!”

“狼?”

“是的,你们刚出去没多久就有三只狼跑了过来,估计是闻到我们的气味了。一直在门前不走,爪子不停的在挠门,幸亏这是纯铁门,不然后果不敢想象。”

高亮心有余悸地说道,现在他的脸上还是一脸的后怕。

“这倒是怪事。雨下这么大,他们也出来觅食吗?不过没事,幸亏它们走的早,不然咱们可有美食吃了,这狼肉……”

他的话还没说完,高亮就打断了他,脸上一脸的恐惧。

“碾子,狼。狼,它们又回来了!”

听到高亮的话,李念赶紧转过身。果然,距离他们不远处站着三只凶狠的恶狼,个头都还不小。

狼也是世界上发育最完善、最成功的大型肉食动物之一。它具有超常的速度、精力和能量,有非常灵敏的嗅觉,最恐怖的是它们能够像人一样进行集体捕猎,猎食一些大型动物。

追溯远古。祖宗对狼充满敬意,上古时候。人们相信捕食动物为生的兽类像人类一样属于另外一些种族,它们身上存在着令人崇拜的神奇力量。人类毫不怀疑地把自己的部落看做是这种或那种神奇动物种族的属员,把它们奉若自己的祖先加以敬仰,把这种动物作为自己部落的标志,这就是所谓的图腾。

但不管你再信仰它都改变不了它们畜生的本质,它们会经常袭击人类!

这三只狼出现后并没有立即发动攻击,而是如同一尊石像一样一动不动地蹲在地上,盯着门口的三个人。

“碾子,咱们怎么办?”

这里除了李念,大部分人都没有见过狼,真正的狼!动物园的不算,那些被囚禁在笼子里的狼早已经没有了野性,被驯化成像狗一样的宠物。

“你们找个地方把木头放好,然后进屋里,这三只狼就交给我了,本来还想着晚上吃什么,没想到这么快就有美味了。”

见李念说的怎么淡然,杨子有点惊讶,虽然他已经见过李念掌心碎大石的功夫了,但这可是三只野狼啊!

“碾子,实在不行,咱们还是都进屋吧,一晚上而已,忍忍就过去了,同时对上三只狼,弄不好要出事的!”

“放心吧,三只狼而已,人可是要比它们凶狠太多,上次在酒吧十几个手持凶器的壮汉都不是我的对手,这三只狼,也起不了什么大浪。”

李念一边说着,一边找机会把肩膀上的木头放到地上,这可是好不容易才背上来的,如果不小心滚落下去那可就白费力气了。

放好木头后,他从腰间抽出了那把匕首,缓缓朝狼走过去。

“碾子!”

这时候高亮叫住了他。

李念没有回头,正视着野狼,开口问道,“说。”

“我把武器给你吧。”

队伍里还有一个不太熟悉的谢雨欣,高亮不敢说的太明。

“不用,还是匕首用着顺手。”

“那我就跟在你身后,如果你有危险我就开了。”

“好的。”

见李念执意要去杀狼,杨雪也不在劝阻,这时候三只狼已经放弃了蹲姿,略带烦躁地再原地兜着圈子,这是要发动攻击的节奏,她要是再出声,反而会干扰李念的心神。

他再往野狼走了几步后,那只带头的灰狼后腿微屈,前腿向前伸出,摆出一副向下俯冲的架势,两只眼睛里发出幽幽的凶光,嘴里不断发出呜呜的嘶鸣声。

嘶鸣过后,它身边的两只野狼像离弦的箭一样飞速朝李念扑过来。

李念也毫不畏惧地迎了上去,短兵相接后,李念一个闪身,躲过了一只野狼的扑杀,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手用匕首刺中它的脖子,那只野狼发出两声痛苦的嘶鸣,在地上扑腾了两下就没了气儿。

而另外一只野狼也扑了过来,他一手生生地把它准备撕咬的嘴强制合上,捏紧,另外一只胳膊则夹住它的脖子。双手一起用力,把它的头扭了一圈,扭断了它的喉管,鲜红的血顺着它的鼻子和嘴流了出来。

整个战斗过程听起来很长,但时间上只有两三秒。用一眨眼来形容毫不为过。

剩下那只野狼见势不妙,转身想要逃跑,李念挥手把手里的匕首丢了出去,匕首命中了野狼的脑袋,当即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转瞬之间,三头野狼全部被杀。在场的几人都无比震惊,一个个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李念。而李念这个始作俑者则径直走到那头灰狼身边,把匕首捡了起来。

说来也巧,这头野狼并不是被匕首刺死的,而是把砸死的。匕首丢出去的时候李念运足了内力。可惜,匕首飞出去的时候巧劲不稳,竟然翻转过来,匕首握把击中了野狼,因为力道太大,脑壳被撞碎了,一命呜呼。

看来自己回去以后还要多练练飞刀的!

看着落在地上的飞刀,李念心里暗暗想到。想想小李飞刀中李寻欢那出神入化的飞刀技术,他简直是羡慕嫉妒恨啊!

这头灰狼应该是头狼,个头也是三只狼中最大的。李念掂量了一下,足足有*十斤。

他把三头狼都放在屋子门口,然后对高亮说道,“就这两根木头远远不够,我们要去把剩下的两根也扛回来,你们挑一头狼拨了。趁着下雨把肉洗洗,咱们晚上开荤。对了,让杨雪他们剥皮。你盯紧一点,如果有危险就立即开枪,让雪儿他们赶紧进来,我听到枪响会立即赶回来的。”

“好的。”

安排好这些事,李念带着杨子和耗子再次回到了刚才的地方,把剩下的那两根木头也运了回去。

这两根木头比较粗壮,分量也很足,三人走走歇歇,用了快两个小时才赶回去,幸亏这里地势高,天黑的时间也比山下晚一点,不然他们真要摸黑回去了。

回去的时候,杨雪和文静还在剥狼皮,谢雨欣这个娇娇女根本不沾这东西,而雪儿和文静也没弄过这玩意,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一张狼皮活生生被她们割的破损不堪,而且雪儿的手还被骨头刺破了。

李念赶紧心疼地把她拉起来,安慰了好半天,看着杨雪双眼婆娑的样子,心里那叫一个疼啊。

“老公,对不起,我太笨了,弄了这么久,这没把它处理好。”

“没事,没事,这事本来就不是女人干的,你也别怨亮子,他这么做都是我吩咐的,他要全力警戒,所以只能让你们来做。”

小屋里还没生火,屋子很暗,而且狼身上那股味很大,如果在屋里剥皮,肯定会弄的满屋子都是,所以只能在屋外剥,那么就会面临一个问题,危险!

刚才三只狼过来他们有结实的屋门做防备,但如果在屋外,他们可是毫无反抗能力的,尤其是在能见度这么低的情况下。

“好了,好了,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你们先到屋里躲躲雨,我来弄这东西。”

“不,我要看着你弄。”

“那好吧,那你站到屋里,别再淋雨了,女人身体本来就弱。”

“恩。”

处理野味,李念可是个老手,趁着天还没黑透,李念划开狼皮然后沿着肌理,用匕首把粘连出划开,把狼皮剥了下来。这头狼是被李念刺中脖子死掉的,它身上的血早已经流的七七八八,所以不用再专门放血。

他轻轻地用匕首把狼肚子划开,尽量不伤到里边的内脏。

胆是肯定要第一时间去掉的,其次是大肠小肠,最后是胃,只要去掉这三样,整只狼就算处理了百分之八十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肉一块块切下来,用雨水洗净。

“碾子,这狼心可要留给耗子。”

看到李念把狼心割了下来,杨子出口调侃道。

“靠,你才狼心狗肺呢!”

李念没时间理会两人的打闹,他要抓紧处理这些东西,不然等到天完全黑下来可就麻烦了,虽然他眼神好,但还没有到黑夜视物的地步。

而杨雪则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在忙活的李念,都说男人认真的时候最有魅力,这话说的一点不错,此时李念在她心里的魅力指数直接爆棚,她不敢想象今天这情况如果没有李念她会是什么下场,说不定在山腰上就被滚石砸死了,或者被尾随的恶狼咬死,又或者会在这个小屋里冻死,又或者……

“亮子,你赶紧把火生起来。”

这时候李念才想起来,自己竟然忘了这码事。

“好的。我靠!”

高亮应了下来,但一摸口袋,发现口袋里空空如也,里边的打火机和烟都已没了踪影。

听到高亮的我靠,李念心里一揪,“你可别告诉我你的打火机丢了!”

“嗯,你猜对了,打火机一直都在我这个口袋里的,但现在没有了,口袋里的烟也没有了,估计是赶着爬山的时候掉出去了!”

“我日,那咱们岂不是要挨冻了!”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这可是咱们生火必须要用的,你怎么能弄丢呢,太没有责任心了!”

杨子才笑着打趣了一句,一边的谢雨欣就理直气壮地抱怨起来。

听到她的话,高亮心里有一点不舒服,但并没有表现出来,“我的错,我的错。”

但谢雨欣这个娇娇女仍旧喋喋不休地说道,“你现在承认错误有什么用,因为你,大家才落到这个地步。”

见她这么没有颜色,李念皱了皱眉头,冷声说道,“你再多说一句话我就把你扔到外头!亮子是我兄弟,即使他有错误,也只有我可以说道,你算哪根葱,早知道在山坡上就不该救你。”

李念说话的语气很冷,而且面带杀气,谢雨欣吓的一句话不敢说,一个人蜷缩在屋子的角落里瑟瑟发抖,如果不计较她刚才说的话,还颇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毕竟她说话在恶毒,都掩盖不住那张姣好的面容和窈窕的身材。

男人嘛,或多或少都有一点颜控倾向。周幽王为了博褒姒一笑,来了一出烽火戏诸侯,丢了江山;纣王沉迷苏妲己的美色,荒理朝政,妲己之所誉贵之,妲己之所憎诛之,最终被周武王杀死;李治沉迷武媚娘美色,差点断送了李家王朝,最后如若不是宰相张柬之发动神龙革、命,推翻了武氏,重新恢复了李家王朝,那李唐可就也成了短命王朝了。这种事数不胜数,再比如后来的李自成和陈圆圆。

就在气氛冷清时,雪儿走过来说道,“老公,你消消气儿,雨欣她不懂事。”

“算了,这事都别再说了,如果再犯,可别怪我心狠。亮子,你也不要太自责,没了打火机,咱们照样能生火!”(未完待续)

ps: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同时也感谢抬头天无涯的月票和倾城的打赏,不舍会继续努力的。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