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和他的好兄弟一起上我

第一百零六章 酒醉人

饕餮宴,是有古书记载的,是一位古祖大妖设宴招待自己的劲敌,大凶饕餮。

绵延百里的佳肴,其散发出来的神曦,霞雾遮天,更有五彩毒气腾空,血色狼烟冲天。

大凶饕餮,哪怕能吞噬天地,炼化星河,都不能吸收那挤压天地,遮盖山河的纯粹精华,其中不止有大补物质,还有能毒死古祖级别生灵的毒药。

饕餮宴,是斩敌的宴席。

烟雨的饕餮宴席,只是取名,规模远没有这么大。

即便如此,也鲜有人过,而现在,无根已达饕餮宴的第三阶段,酒池肉林,一片琼浆玉液,醉人心魄,更能毒杀凶兽。

这一关,多数人铩羽而归,哪怕用至宝庇佑,也不敢如无根这般,鲸吞大海,狼吞虎咽。

在这些前辈眼里,无根很异常。

“吃的好饱。”无根满足道。

大量精华股股流向四肢百骸,修补伤躯,增强*,无根表面那些血疤,都老朽,脱落,其肌体寸寸晶莹,宛若流光穿梭,这是宝体象征啊。

“咕噜。”有人咂舌,全因无根突然发威,将狂乱蛮力,剧毒镇压。

“圣体,很有可能走到圣体路,传说走圣体路的人,体魄强悍的可怕,万毒不侵,一双拳头可破万法。”有人猜测,但又感觉不现实,就算战王都未曾走上过那条路,因为太难。

体修路难,圣体路更难,无穷岁月,都没出现多少尊圣体,北域更是一尊都没有出过。

战王也在猜测,双眼中有符号升腾,在观察。

其他人也在观察无根。

“太玄乎了,圣体太过于稀少了,就连白家那位,都不是圣体。”有人低语,不相信。

“不是圣体,何有如此战绩,就算有奇宝都不行。”那位精通药理的宗师说道,他地位很高,是隐世的人物,就算大能,都要求他。

有些人看过那位以至宝通关的人,他喝这些带着毒的琼浆的时候,很小心,慢慢来。

“确实有古书记载,有尊古祖级别的圣体,吃完了饕餮盛宴。”有位年岁很高的人说道。

“真得啊!”有人发问,但还是相信了。

因为那年岁很高的老者,走出过北域,见识很大。

“他有其他手段,他的体魄很强,居然没有迈入锻体境,还在开辟细脉,但还不是圣体。”一位额开竖眼的人说道。

他额头的竖眼闪烁雷光,符号密集,纹络密布,他看到了一点无根的虚实。

“那是天眼。”有人倒吸冷气。

因为天眼是大神通,必须有大机缘才能修炼出,与修为无关,就算一些大能,古祖都不具备。

“通脉境,就有如此体魄,真的是奇才啊。”还有人对无根感叹。

“他注定要在星魂学院崛起,与那些人争锋。”

“不一定。这一代的年轻人都是绝代的人杰,这个小子只有体魄,很难争锋。”

“体破万法,力降十会。”有人不服。

“那太难了,需要无尽的资源淬体,还要圣药伐髓,宝丹打基础,就是大家族,都很难拿出来。”

圣药当世罕见,唯有超级大势力才拥有,但那是底蕴,无论如何都不会用的。

就在众人对无根议论纷纷的时候。

无根已经进行到最后阶段了,这时候,不是许多佳肴一起上,而是一样一样的上。

“终于到重头戏了,那是龙骨象,全身坚硬如宝料,很难下口。”

那龙骨象做成的佳肴,吃的是骨髓,但是外骨骼太坚硬了,需要大力和强体才能破开。

但是无根好歹也是力能拔山河的人,银牙大咬,浓郁的骨髓汤液便汩汩流下,很美味。

而那龙骨象的脆骨,很坚韧,宛若龙筋,但是蕴含的能量也巨大。

无根用银牙磨了很久,才将之磨碎。

紧接着,上的是鱼丸子汤,汤是黄金色中夹带着琉璃色,香味扑鼻,熠熠生辉,而其上漂浮着鱼肉丸子,饱满锃亮,宛若太阳。

这时琉璃鱼和阳鱼一起做成的鱼汤,无根喝下时,感觉有岩浆流过喉咙,很炙热,要将自己炼化一般,而吃下鱼肉丸子时,能量爆炸,宛若一轮太阳在自己体内爆炸。

无根面色如常,吃下一样样都是极品,但都蕴含凶险的菜肴,这时最后的佳肴,很恐怖。

但是光由心生,圣痕之心洗涤一切,净化万物。

“太不寻常了。这时我们吃食时都要小心翼翼的菜肴啊!他怎么像个没事人似的。”有前辈疾呼。

老板也眼角跳动,对无根有点吃惊。

以往通关的人,都是有大手段,逆天方法的人,他完全猜不出无根的方法。

至宝?完全不像。

无根心情激动,等待最后一味菜肴,若吃完,则得十万血晶,可以救助行商了。

那位行商,则是面露微笑,认为自己可以被拯救了。

其他的前辈高人,都用看小怪物的眼神看着无根。

“他该不会是神兽伪装的吧!”

“或许是蛮族人,如此才可无惧。”

“不可能。他是确实的人类。”那位开了天眼的人说道,其实他自己也有些不确定,因为他的天眼并可以堪破虚妄,看到真实,但是无根哪里,他只能隐约看见,无根宛若置身在混沌中,被秘力守护着。

不过一些大家族子弟,通常都有这些禁制,开天眼的人,倒是释怀。

最后的上的是一杯琼浆,漆黑如星空之夜,却又有深邃的吸引力,如同宇宙中的黑暗洞穴一般。

“最后的关卡了。”

所有人都沉重,无根也很严肃,看出了这水的不凡。

老板侃侃而谈:“这叫星穹幽酒,取自九泉之一,星穹幽泉。”

“九泉!”

无根惊叹,因为他听说过,僵尸男让他进阶通魂境的时候,便在疑似九泉的黑泉那里进行的。

“这牵扯到一个秘闻。”老板讲述了很多次,但还是感觉每一次都很激动,

“星穹幽泉,据说拥有奇异的吸引力,可以让人的魂魄沉沦,*沉淀,宛若那宇宙中的黑暗洞穴一般,吸走一切,别名黑洞泉水。

而有位功参造化,法力通天的老前辈,嗜酒如命,想要制造出拥有绝对吸引力的琼浆,据说凭借无上修为,得到一些星穹幽泉。

无人知道他成功与否,后人只在他的洞府找到残存的酒杯,和一张酒方,他自己,则失踪,或许坐化,或许被星穹幽泉吸收走了。

你眼前的星穹幽酒,算是后人根据那酒方做出来,有改良,有取舍,因为那张酒方需要的东西太骇人了,简直是要炼仙丹。”

这是传闻,是秘史,给眼前酒液增添了神秘。

“这个,很贵吧!”无根咂舌,背景这么大,若是失败,得赔多少。

“不贵,也没人要。”旁边前辈补充。

“的确,这不能算是酒,没有醇香,也没有海量精华可以吸收,他只能让灵魂沉沦,是毒。”

这款酒是毒,毒的是灵魂,让意识模糊,陷入幻想,获得暂时的快乐与满足,是让人上瘾的毒。

但也有些强大修士,用来锻心,炼神。

“你们不懂,这是好酒,可以让人忘却烦劳,超脱世间,大彻大悟。”有一人发言,声音很是迷醉,似乎喜欢这款酒。

“乱语,这些不过是暂时的纸醉金迷,待效果过去,一切依旧,只有空虚。”那位药理宗师如此说道。

“呵呵!这是你太老了,不能体会其中的韵味,少年,我看好你哦。”

那人是男子,话语轻浮,长相清秀,长发乱披,脚步虚浮,有些颓废。

他从楼上缓缓走下,身旁有个女子随着。

“他就是占了上层的人,原来是那个酒鬼。”有前辈低语,言语中不客气,但是不敢太过,因为那男子是人杰,已经赶超了他们老前辈的人杰。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