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腰缓缓进入整根

“走了啊……”绯红城主站在芬多克的城墙上,看着远去的庞大队伍,略有伤感的说道。

“是啊,走了啊……”格尼薇儿夫人却是说着说着,就开始掉眼泪珠子了。“吉尔那傻丫头,就这样被骗走了……还,还搭上了莉雅那小妮子。”

“呵呵,她们也不小了,自己能拿主意了。我们这些长辈就不要操那么多的闲心啦。”绯红搂着自己的夫人,温声安慰道。“你呀,要是觉得寂寞,我们……”

一阵呢喃,格尼薇儿夫人终于破涕为笑。虽然女儿走了,可丈夫还在身边啊。

而另一边,在队伍前列的盖尤斯,看着延绵的马队,顿时一阵豪气万丈啊。此行虽然没有找到传说中的‘约柜’,可盖尤斯压根就没打算自己能找到那传说中的东西。反而是‘诱拐’了芬多克的守护一族,还从城主手里‘借’了半个军团的兵力。最最重要的是,因为附近的一些蛮族部落侵袭芬多克不成,结果被狠狠的刮了一笔。而最多的就是马匹了,所以盖尤斯这支队伍,算是机动队伍了。唯一可惜的就是没弄清楚尼斯湖里的水怪到底是什么模样,不过盖尤斯是没打算在去找它的了。想到那时候看见的充满杀意的黄色眼睛,盖尤斯就一阵冷汗。

吉尔小盆友就很见不得盖尤斯高兴了,她还记得自己走的时候,义父义母看自己的表情,就像是把自己给卖了似地。总之,在吉尔的小脑瓜里,她一看见盖尤斯就有股莫名的情绪。于是乎为了掩盖这种让自己脸红心跳的情绪,吉尔决定对盖尤斯实施摧残。

“啊哦!疼……”盖尤斯正yy的正爽,突然腰间就一阵剧痛。一看吉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纵马靠了过来,正用右手‘按摩’自己的腰间肉呢。“我说吉尔美女姐姐大人啊,我又怎么得罪你啦?”

吉尔听了盖尤斯的称呼,没来由的一阵心慌。不过转眼间又恶狠狠的瞪着他说道:“你看你笑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简直就是丢我的脸啊!”随机她又狠狠的扭了几下,换来盖尤斯的惨叫后,顿时神清气爽的纵马离开了。

“我流口水怎么是丢你的脸了?真奇怪……”盖尤斯看着离开的吉尔,喃喃不解道。浑然没发觉,他后面的昆图斯和萨格拉斯等人,都是一脸暧昧的看着他和吉尔。而拉菲和铁匠几个大人,都是眼角含笑的扫过俩小p孩子,一脸诡异。

不过没过多久,他们的悠闲时光就结束了。当他们到达了贝尔塔时,西塞罗带给了他们一个不好的消息。

“什么?新爱丁堡真的被围了?”拉菲和铁匠等人都是惊呼一声,接着诡异的看着盖尤斯。前几天盖尤斯就说‘预感’新爱丁堡有麻烦了,现在则真的有麻烦了。这,真是让他们难以置信。

“什么真的假的?”西塞罗倒是被他们的话弄的一头雾水,难道他们已经知道了新爱丁堡被围的事情?不可能啊,自己也才在前几天知晓的啊。

而盖尤斯则是头皮发麻,他当时就是跟拉菲和铁匠大叔说自己有不好的预感,怕新爱丁堡出事,所以希望提高回程的速度。毕竟他脑子里有地图这种诡异的事情,盖尤斯还是不希望有人知道的。不过现在麻烦来了,自己必须解释下自己的‘预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才行啊。

“咳咳,嗯……”盖尤斯瞬间脸色一整,接着满脸透出了一股神圣的意味(神棍啊)。“其实,是父神在睡梦中提醒了我啊。”

“切,不想说就不想说嘛,装什么神棍。。。”一旁的吉尔大小姐不满的嘀咕道,她虽然见过盖尤斯身上发生的一些怪事,不过还是习惯性的否定他。

不过吉尔一说,大家也知道盖尤斯肯定不愿意说,加上发生在他身上的怪事,于是也就释然了。

“好了,我们谈谈怎么去解救新爱丁堡吧。。。”西塞罗面露焦急的催促道,他可不想还没见到自己的大哥,就阴阳相隔了。

众人也知道事情紧急,没有过多寒暄,跟着西塞罗走向了议事厅。

——————————————————————————————————

新爱丁堡,围城战第二天。上午,阴,北风。

“杀~~!”

“预备~~,瞄准~~,放箭~~~!!!”

扑哧,一名衣着褴褛,手中拿着罗马短剑和木盾的奴隶兵顿时被数只长箭射中,一声不吭的倒地。但是更多装备简陋的奴隶兵,抬着简陋的云梯,踩着死去的人的尸体前进。他们面露癫狂,双眼赤红。只有一个意念,杀!!!

奴隶兵的后面,站立着装备精良的督战队。每个人铠甲鲜明,武器齐备。此时他们不听的呼喝着,催促后方的奴隶兵像城墙上冲击。

“该死的奴隶们,你们听着!贵族老爷们说了,第一个冲进城的家伙!赏1000个第纳尔!并且脱离奴隶籍!!!”

“卑贱的奴隶们,拿出你们的干劲来!!!城里有肉、有酒、有娘们!!!贵族老爷们恩典,屠城3日!!!”

各种呼喝,刺激着奴隶兵的神经。这些被奴役的炮灰,总是处在生或死的边缘。及时行乐才是他们想要的,听着督战队的许诺,让这些奴隶兵更加的卖力了。

而不管是用鄙视的眼光看着奴隶兵的督战队,还是那些被刺激的大脑空白的奴隶们,都没有发现,有一些身体精壮,两眼有神的汉子,正若即若离的分散在各个队伍里。他们此时眼神闪烁,似有算计。

科隆手心冒汗,尽量平息着自己内心的焦躁。只是心里不停的咒骂着,“我靠,这下真是玩大了。我怎么就信了该死的维克托啊!万能的战神啊,保佑我们成功的吧。。。”

跟科隆抱有同样心情的还有许多人,只是他们就是心里埋怨一番罢了。木已成舟,现在他们按照安排来,那也只能死路一条罢了。何况,他们对那些督战队,还有他们背后的贵族老爷,那是恨透了。

啪!

“该死的科隆臭虫,给我滚到前线去!快快快!不要像个娘们一样!!!”一个面容尚可,但是满目狰狞的督战队挥舞着鞭子,狠狠的抽了科隆一下。

科隆吃痛,顿时反应过来。直接抬手举盾,挡下了第二鞭。后头一看,那个家伙显然是准备为自己弟弟出气,所以要整死自己。这一下顿时点燃了科隆的怒火,正准备动手,他已经被旁边的伙伴拉住了。

“科隆!清醒点,那臭小子迟早会被我们干掉的!现在我们还有其他事情。。。”一个人跟科隆耳语一番,好说歹说终于安抚下来。

“艹,迟早有一天老子要亲手摘掉他的脑袋!”科隆愤愤然的说道,同时回身不再理会那个找茬的家伙。

那个督战队成员先是被科隆瞪了一下,以为他会动手。结果没想到那个有名的火爆科隆,居然忍了下来。“嘿嘿,肯定是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艹,平时那么拽,还不是被老子玩死。等你死了,老子带着兄弟去轮了那个臭婊子。。。”

这个做白日梦的家伙,却是想不到,最后自己的愿望还没实现,就被科隆把脑袋给拧掉了。

却说这边奴隶兵攻的紧,新爱丁堡的城墙上到没那么紧张。拉斯里正饶有闲情的指挥着弓箭手射击,因为都是些几乎没装备的炮灰。所以也没有动用长弓部队,都是用普通弓箭在射击。

嗖嗖嗖,训练有素的弓箭手肆意射击。箭塔上的神箭手也在点射对方的指挥,而一些民兵则是帮忙运送者箭只。

好在新爱丁堡武风盛行,几乎人人都能射的一手好箭。加上对于军备相当重视,军械齐备,守城守个3~4个月不成问题。

此时不论是布鲁图斯的军队,还是奥鲁斯的军队。都保有默契的一个用炮灰攻,一个用弓箭射。双方都没有大规模的用兵打算,似乎都等着对方露出破绽,然后才露出自己的獠牙。

————————————————————————————————

ps:跪求原谅~(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