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请自重H

九月十二,晨。

当钟声响起,夜笙箫睁开双眸,整了整衣衫,打开考间小门,已经有监考官在催促考生交卷,看到夜生宵出来,有些意外,这是唯一一个主动走出考间的考生。

夜笙箫微笑行礼,转身向外走去。

要不是规定考试三天,不能早退,他早就走了。

不论最后的国策论他回答的是否恰当,就说前两部分言经和诗赋,他也有信心在这场文举中取得不错的名次。

他的心情不错。

一路疾行,不到一个时辰,便回到了天水苑,秋月秋奴两人看早知道夜笙箫会在今日此时回来,已经特地准备好了丰美的吃食,在夜笙箫的调教下,心灵手巧的秋月厨艺大涨,一手饭菜,已然不落于夜笙箫离家是的小鱼儿了。

就在夜笙箫吃饭的时候,一群黑道之人,持刀捏府,气势磅礴的来到了洛河馆门口。

他们冲进洛河馆,一言不发,开始砸毁馆堂的东西,另有几人冲进后堂,翻箱倒柜,似乎寻找什么。院中正在整理药材的一些残疾小孩惊恐的躲避在角落。

夜笙箫放下碗筷,眼中闪过一丝冷芒。

“没完没了!”

秋月看到公子脸上的冷漠,只觉全身发冷,战战兢兢道:“公子,可是饭菜不合口味?”

夜笙箫摇摇头,走出房间,隔湖而望。

洛鸾妃在房间里,为小菜芽扎上最后一根药针,神色平静的走出房间,此时,她的脸色有一抹异常的苍白色。

院中的药草被人践踏,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冷冷道:“我已经说过了,她不在这里,你们去而又返,毁我药草,到底何意?”

来人中领头的是个高瘦马脸男子,双眼阴冷,对于洛鸾妃的质问,只是冷笑一声,阴狠道:“洛馆主,暗月飞鸾被我们堂主追到你们洛河馆,就消失了,昨日你有杨将军撑腰,我们自然不敢搜查,但今日,我们赤龙堂,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找出那暗月飞鸾!”

洛鸾妃道:“杨将军有令,今后任何人不得破坏洛河馆一桌一木,你区区赤龙堂一个走狗就敢违抗?”

“呵呵呵。”马脸男子脸上露出嘲弄之色:“杨将军是北疆将士,帝国栋梁,权柄巨大,只是可惜,他的能力也仅限于在战场,在这帝都,我柳三刀怕他,但赤龙堂,还真不他怕,我这个你口中的走狗,今日得了堂主之令,定要找出暗月飞鸾那个贱人!”

洛鸾妃淡漠道:“就算那暗月飞鸾前夜藏在我洛河馆,但已过了一日,只怕早已离去,你砸我洛河馆,这笔账,定要向大军司府去理论理论!”

“哈哈哈,洛馆主此言差矣,我们堂主说,暗月飞鸾中了剧毒,两日内不可能站的起来,所以,一定还藏在你们洛河馆。”柳三刀忽然看着洛鸾妃,道:“洛馆主脸色苍白,可是中了毒?”

“小女子一介普通人,只是偶感风寒,并无中毒。”洛鸾妃冷笑道:“莫非你们赤龙堂,怀疑我洛鸾妃和那暗月飞鸾有何关系?”

“当然不是!”柳三刀呵呵道:“我是怀疑,洛馆主,正是那暗月飞鸾本人!”

噗!

一声闷响从房间里传来,那是人体倒下的声音。

柳三刀冲进房间。

一个属下倒在血泊,地面上放着一个浴桶,一个下面黄肌瘦的女孩坐在里面似已睡去,一个黑衣蒙面的女子坐在床头。

“暗月飞鸾!”柳三刀惊叫一声。

黑衣蒙面的女子冰冷的看着他,并无答话,下一刻,黑影闪过,柳三刀只觉得自己双眼一晃,耳畔生分,脖子一股清凉感,而后,他感到地覆天翻的房间,视野归于黑暗。

黑衣蒙面的女子站在门口,手中提着柳三刀的头颅。

那些赤龙堂的属下,看到老大这么快死了,惊恐不已,再一想暗月飞鸾有些恐怖的传闻,有的跪下磕头求饶,有的惊恐的奔逃起来。

蒙面女子并没有追击,也没有击杀那些磕头求饶的人,只是提着柳三刀的头颅,飞掠而起,一眨眼便消失不见。

洛鸾妃看着黑衣蒙面女子消失的背影,忽然感觉非常熟悉,片刻后,心里才忽然一惊。

是他吗?

赤龙堂的人很快都逃离了,洛鸾妃只觉得一阵天昏地暗,挣扎着来到地下室,对地下室的老婆婆点点头,便晕了过去。

夜笙箫回到天水苑,叫秋月将饭菜重新热一下,味道不错,夜笙箫吃的狼吞虎咽,一桌子菜很快被扫光,秋月战战兢兢的脸色才恢复明媚。

回到阁楼,夜笙箫拿出星河剑胎。

本命法器,还剩下最后一道工序——打入本命法器决,融合剑中精血,衍生器灵,法器即成。

今夜,便要试一试这把剑的威力。

黑衣蒙面的女子自然是他假扮的,虽然可以证明洛鸾妃不是暗月飞鸾,但却洗脱不了洛鸾妃和暗月飞鸾的关系,毕竟他假扮的暗月飞鸾是从洛河馆出现的。

赤龙堂,必须尽快铲除。

这是一个盘根于帝都地下的庞大实力,赤龙堂剩下八大堂口,每一个都势力不小,赤龙堂而是做尽,却依然风云帝都,只怕它背后站着的人物,和帝都大家族甚至皇族都有着一些联系。

此次除恶,务必要做到快、狠、准,要做到这些,就必须有高效杀人之术,而有了本命法器,剑随意走,百丈之外,取敌首级轻而易举,以此杀人,最为高效。

造化真元燃烧出金色的焰火。

星河剑胎浮于焰火,光晕凝绕。夜笙箫十指结印,一道道双眼可见的金色符纹被打入剑中。

随之,是星河剑不断变化的剑形,那些符纹似乎有着灵意,驱动着剑体,拉长、流转、旋绕,随着时间的继续,变形渐息,紧随而后的,是一道道由金色光点组成的线条出现在黑色的剑身之上,仿佛夜空里的银河一般,发出耀眼光芒。

噗噗!

一道精血自夜笙箫口中射出,喷在剑身,嗤嗤声响中,那些精血以有眼可见的速度再次融入剑体,而后,符纹凝滞,剑体上,金色的银河光芒大盛。

一道剑鸣,嗡嗡不止。

“星河剑,终于成了!”

夜笙箫的脸庞被金色的光芒招摇的一场明亮,犹如神子。

“收!”夜笙箫低声道。

下一刻,星河剑剑鸣终止,光芒凝息,而后,剑体开始变小,最后化为一道金色的光芒,在夜笙箫胸前盘旋半响,融进了他的胸膛。

星河剑,进了灵虚空间!

夜笙箫起身,换上一身黑衣,容貌变化,而后消失在阁楼里。

……

(本章完)(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