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桌子下吃总裁的大j

夏茹月愣了一刻,又笑开了。

“沧月公主”她笑着说:“你到真是口齿伶俐!”

“这几天,王上天天宿在你这里!都在冷宫了还能让王上这样惦记!怕只有你了。”

“夏妃娘娘”沧月听出了几分妒忌的意思,所以笑着说:“我到盼望着,你把王上请回去!”

“你喜欢的,别人不一定喜欢!”

夏茹月往沧月后面看了看,又朝沧月走进一步。

“王上喜欢妹妹,是妹妹的福气!”她笑着说:“妹妹该好好照顾王上!”

沧月看着她的语气忽然改变,隐约觉得不安。

可出于对夏茹月的厌恶,沧月依旧带些讽刺的说:“这种福气我不稀罕,夏妃娘娘,你心心念念的,在我这里却一文不值!”

夏茹月眼里拂过一丝怒气,又很快换了个表情。

她惊讶的看着沧月身后,福身请安。

“妾身见过王上!”

雪离殇在身后?

沧月愣住了,僵了好半天才回过头,看着雪离殇。

他穿着湖蓝色的衣服,一副随意慵懒的打扮,脸色却是木然的。

“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他盯着沧月,问道:“我在你眼里,那样一文不值?”

沧月顿了一刻,才想通了。

这个夏茹月,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将雪离殇请来。

又故意激她说那些话。

可是,伤人的话已经说出口了,况且沧月并不想改口。

如果能借此让雪离殇搬走,也未尝不可。

“是的!”沧月冷静的看着雪离殇,违心的说:“王上将臣妾打入冷宫,在臣妾眼里王上真的一文不值!”

雪离殇只觉得胸口难受得不行,他做了那么多,等了她那么多年,在她眼里原来一文不值。

“沧海桑田,与君共生死!”

“很好,一文不值,你当真这样讨厌我!”

雪离殇说完,径直从沧月身边走过,许是脚步重了些,带起一地花香。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沧月才松了口气,她似乎感觉不到脸上的难受。

沧海桑田,与君共生死。

这是她以前对雪离殇的诺言,是在雪离殇快死的时候,她对他说的。

那次,她的仇家来寻仇。

她正同雪离殇在明月下散步,一个穿的稀奇古怪的老人凭空出现在他们面前。

他看着她古怪的笑了笑,然后从嘴里吐出一道绿色的光。

速度实在太快,她甚至来不及反应,没有一点点防备。

千钧一发时,雪离殇转身将她抱住,那枚绿色的暗器深深钉入雪离殇身体里。

等她三下五除二,把那老人解决后,雪离殇也已经奄奄一息了。

他拉着阿梨的手,笑着说:“你以后要找个爱你的人,阿梨。”

顿了顿,他有些难过的说:“其实,我不想离开。我怕除了我,没有人这样喜欢你了!”

她拉着他的手,哭着说:“沧海桑田,与君共生死!”

也是这些种种,她才会孤注一掷嫁给雪离殇

她那时,从始至终都以为他是爱她的。

当年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他从前给过她温暖,所以现在她才会这样矛盾又难受。

沧月愣了很久,才敛了情绪。

她知道,他是她一辈子的仇人了,那年的阿梨和雪离殇,再也回不去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