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格斗少女千寻

文学楼手机阅读,

宋吉说着说着气势就弱了下去,渐渐地只剩下若有若无的呼吸声传出。

许是身体还只是幼女的缘故,竟是在周晨怀中睡了过去。

“你和她睡一间房,还是与我睡一间房,还是我们分开睡?”走到客房内,将宋吉轻轻的放下。问道。

“我们分开睡吧,只是她这么小,一个人睡不会有问题吗?”萧辰站在门外,看着周晨将宋吉放于床上后便起身准备离开,不放心的问道。

“这些事自然有其他人来处理。”说着,随手一招,桌子上的一张白纸便变成了一个人偶样的东西,规规矩矩的对着周晨和萧辰施了一个礼,便开始从柜子里拿出各种被褥来。

周晨带着萧辰进了隔壁的另一个房间,里面的布置与旁边的房间相比,看起来大了一倍,宋吉那边放屏风的位置,多出来一面书架,呈放着各色的玉简,而且整个房间的风格也是偏简约的。

宋吉房间则是完全不同的柔美精致的感觉,想来,也是专门为幼小的女修设计出来的房间,甚至连床铺也是比周晨这个房间的床铺微微小了一号。

“这件房间内的玉简,你若是睡不着,可以随意看看,不过只有下两层的玉简你可以随意查看,其余的你修为不够,我们明天中午才下去地球,时间还是很充裕的。”周晨随手指着书架上的玉简说了一声,便和上门准备离开。

“等等”萧辰看着周晨就要离开,出声喊道,“时间怎么看!”

说来却也是奇怪,这个世界压根就不能凭借着什么太阳月亮来判断时间,因为有一半的时间压根看不到月亮和太阳。而此刻在抬头全是星空的修真界,更是甭想知道现在几点了。

时间的流逝在这个地方无限的被忽视。

“书桌上有个钟,等它显示12:00的时候就是明天中午了。”周晨不好意思的着指了指书桌,“抱歉,忘记告诉你了。”

“那就这样,我先走了?”

“好。”

解决完时间的问题。萧辰便好奇的走进了书桌,书桌的右上角,是一叠白纸,想来也是做纸人的。而靠左则摆放着纸笔和砚台,独独没有墨。而左上角则是一块木桩模样的物体,上面微微又一行字体发出着亮光——23:11。

这便是所谓的钟了。

也不知是何人发明的,还真是方便。

萧辰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而另外墙面上的玉简,却是打算等明天睡醒了再看。

今天经历的事情太多,饶是身体还处于少年精力旺盛的时期也忍不住懒懒的打了个哈欠。

虽然体内修为升上去了,但是并未经历过特殊的功法修炼,肉体却还只是一个普通少年的身躯罢了。

一夜无眠。

第二天睡醒,萧辰先是看了看时间,8:16

屋子里任是之前那副散发着莹白光芒的模样。

去外面走走,和看一会儿玉简。

这两个选项萧辰自然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观看玉简。

最下两排的玉简数量可谓是最多的,而越往上则越少。

随意的挑选了一册玉简,上面有一行小字写着《常见草药大全(上)》,神识微微往里面一探,仿佛全息一般的可以看到各色植物和关于他们的描述。

玉简内部仿佛拥有着一个无边界的全是植物的草药园,而神识锁定在某一株植物上时便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了他们的资料。

真是神奇!

源草呢?

连着锁定了几株差不多外貌的植物,却都不是源草,而是闻所未闻的植物的名字。

谁知,源草这个念头一起,神识便感觉自动跨越了一大片区域,直接锁定在一株植物上。

这不就是杂草嘛。

默默的看完关于源草的简介,萧辰忍不住吐槽道,里面的其余植物也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其他的草药再好,又不是构成我灵丹的草药,与我何干?

再默默的翻了几个册子,《修真界发展史》,《珠穆朗玛峰雪灵研究史》,《论血墨绘画符文的可行性》,《修真界先天符文排行榜》

全然是一些修行无关的资料。

《先天符文排行榜》倒是看起来很有趣,但是刚刚探了进去就发现这是一千多年前编纂的,便觉得索然无味,不知道这玉简为何还放在这书架上,这不都过时了嘛。

倒是《珠穆朗玛峰雪灵研究史》,里面只是写了一些关于珠穆朗玛峰里面莫名出现的帮助修士的雪灵的事迹。

但是萧辰却是接到了一个任务。

“滴,触发地域性任务!(未激活)

珠穆朗玛峰雪灵之谜。

探索珠穆朗玛峰雪灵的真实身份。”

害的萧辰忍不住又看了一遍里面的故事。

整篇研究史,充满着宛如童话故事般的少女气息,说是《珠穆朗玛峰雪灵研究史》,还不如叫做,《我和雪灵不得不说的故事》来的贴切。

不过能去珠穆朗玛峰的修士大抵都是觉醒了十条先天符文级别的人物。

也不是自己现在能去做的任务啊。

萧辰叹了一口气,默默的开始翻阅起书籍来。

而在地球上,某家咖啡厅内部,里面的老板却是苦恼连连。

通过系统的搜索,任务目标一整天居然都显示在未探索区域是什么鬼!

不是号称地下无所不知的吗?

难道目标一个小时不到跑到了天上?

王权无聊的拨弄了一番面前茶杯上漂浮的茶叶。

“主人,那位存在发布的简单任务,既然给出了三天的时间,自然是不会让你们只遇到一次的。”身穿红色裙装的陈筱一脸忧心的跪坐在王权脚边,少女洁白无瑕的脸庞上满满的都是担忧。

“是啊是啊,而且主人,你的主线任务不是两天后去参加问天宗的入门测试么?说不定那之前就遇到了呢~”陈甜站在王权身后,尽管脸上也是满是担忧,但是语气还是尽可能的舒缓,带着一丝小欢快。

“但愿如此吧。”

说着,一口饮尽杯中的茶水。“走,抽卡去,说不定这次就欧了。”

“主人一定能抽出ur,在这次的入门测试中大展身手的!”陈甜一脸欢快的跟上,虽然主人的心情还是不好,但是万一抽出ur了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