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出来乖让我疼你

文学楼手机阅读,

看见朱紫厚突然凝聚军势压制住姚若愚,花粉刀郎禁不住娇笑了一声,扭了扭腰胯,笑吟吟地看向身前的黎欢和胡娴,失笑道:“看起来,你们的帮手是不行了啊!”

此时的黎欢与胡娴,都显得非常狼狈,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好在二女都是天生丽质,纵然狼狈,却也不减风华半分,依旧是那般的倾国倾城。

见花粉刀郎嘲笑自己,黎欢嘿嘿一笑,然后抬起左手竖了根中指,嗤笑道:“男人,是不能说不行的……不过你这个不男不女的阉货,是不会懂的。”

“你……”瞧见黎欢居然死到临头还敢嘲讽自己,花粉刀郎顿时气得面皮发涨,提起绣花刀就狠狠一刀劈下。

黎欢见状赶忙出剑格挡,只是她又如何能抵挡五境强者怒极下的一刀,直接被劈得一个踉跄,也亏得她及时收回无双剑支住地面,否则差点就两腿一软跪倒在地了。

饶是如此,黎欢依旧感觉胸口心脏剧烈跳动,全身香汗淋漓,整个人更是披头散发,显得十分狼狈。

望见这一幕,胡娴禁不住叹息一声,上前扶起她,低声道:“黎欢,你和姚哥先走吧,不要管我了,他们不会伤我性命的。”

“开什么玩笑?”黎欢闻言不觉柳眉一蹙,随即就俏皮一笑,回答道,“如果在这儿把你丢下了,以后我和妖哥还有什么脸面去见文艺部的其他人?”

☆酷3匠网#首¤v发s(

“可是我们根本不是对手……”胡娴叹息道。

黎欢闻言顿时眼眸一弯,笑着反问道:“不是对手就不敢为敌了么?”

苦涩地笑了笑,胡娴摇头道:“只是觉得没必要……”

“不!有必要!”扬起头,黎欢的脸蛋上忽地浮起几分让人心魂凛动的肃穆,虽然她的动作依旧狼狈,只是在她身上,先前那股快要被花粉刀郎打得溃散的剑势竟然重新凝聚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心境与剑势的变化,在她手中始终安静无比的无双剑竟然也在此刻轻轻颤抖了起来,隐隐间,隐隐间,似乎有一股大气无双的锋芒在其中苏醒了过来。

感受到黎欢与无双剑的气机变化,花粉刀郎的步伐不觉一顿,眸中露出几分狐疑,因为在他看来,黎欢敢做出这般姿态,多半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否则以对方区区三境的修为,怎么到了现在还敢如此嚣张。

而在花粉刀郎疑惑止步的时候,黎欢却是惊喜交加地看向手中的无双剑,这是她第一次与无双剑产生共鸣,早在跟随异宗修行的时候,她就多次试图与无双剑产生共鸣,可惜每次都失败告终,没想到就在自己陷入绝境的时候,竟然被自己成功了。【文学楼】

人剑合一,这是剑道修行者最希冀能达到的境界。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剑客的剑道与武器产生共鸣,如刚刚这般,随着黎欢心意坚决,剑势渐渐凝聚,无双剑竟然无风而自动,这就是人剑合一的第一步,以剑道去影响武器,使之共鸣。

感悟有剑势的黎欢其实已经能做到与武器共鸣,但是她能够共鸣的剑大多都是普通武器,或是中等宝剑,如无双剑这般几近神器的神剑,她是一次都没有成功共鸣过。

无双剑是无双剑宗的镇宗之器,黎欢以无双心剑决与之配合,所发挥出的威力足以越阶对敌,所以此刻的她,足以与四境圆满乃至于半步五境的高手对敌。

心中喜悦的她忽然抬起头,狡黠地朝着花粉刀郎眨眨眼,随即一步跨出,人影竟在瞬间扭曲消散,不等花粉刀郎大惊搜寻,就觉身前华光闪动,无数剑影自华光中扭曲幻化,然后从四面八方相击过来。

花粉刀郎的《花粉刀法》本来也就属于灵幻类的刀法,所以黎欢这一招剑法刚刚施展出来,他就敏锐地感觉到了黎欢实力的进步。

好在他本就是五境一重的高手,虽然发现情况不妙,却也毫不紧张,直接绣花刀一提,刀锋转动着就势一个划斩,挥洒出无尽粉色光晕,与四周闪烁不定的华光交融到一起。

如此一来,漫天华光顿时一暗,无数剑意也随之散去,只留下一道锋锐无匹的剑锋,继续朝着自己胸口逼近。

自身剑法被破,黎欢倒也不惊不急,脚下轻轻一点,整个人已经灵动地纵向花粉刀郎背后,同时无双剑剑尖撩起,直取对方腰肋。

这一步外加一剑来的甚是突兀,走的完全是花粉刀郎的视觉死角,好在对方修为雄厚,仓促间还是发现了黎欢的突击,当即提刀转身,刀锋下垂一个回旋,硬是在电光火石间挡住了无双剑。

刚刚被挡住攻击,黎欢脚下又是一点,整个人再度左移,无双剑则刺向花粉刀郎的绣花刀刚好遮住的左腹。

瞧见黎欢刺向自己左腹,花粉刀郎先要发笑,随即就发现不对,因为自己此时正在提刀回旋,此刻绣花刀虽然护住左腹,但是下一刻其实就转移到了左肋,黎欢这一剑看似要与自己的绣花刀硬碰硬,但是实际上却是抓住自己惯性难收的破绽攻击自己的左腹。

千钧一发之际,花粉刀郎猛然低喝一声,五境强度的真气骤然破体冲出,宛如一股气浪般朝四周席卷出去。

虽然仗有无双剑能与四境圆满乃至于半步五境匹敌,但是无双剑提升的只是黎欢的攻击,防御上依旧只有三境五重的强度,所以面对着花粉刀郎这一招,她不得不收剑后退数步,躲过了这股气浪的冲击。

“有意思!堂堂吏部尚书门下六郎君,竟然被一个小女孩逼得使出这般硬碰硬招式,哈哈,当真是有意思!粉浪,你就不觉得羞愧么?”

突然,不远处一条巷道内陡然传出一声满是豪情的大笑,紧接着就见那巷道墙面轰然爆裂,烟尘弥漫间,一道人影陡然从中掠出,抡起一口大锤就狠狠砸向花粉刀郎的面门。

这一锤来的快准狠,更是抓住了花粉刀郎刚刚要张口反击的时刻,使得本名为粉浪的花粉刀郎在仓促间就凝聚起了七成的力道,结果直接被那道人影一锤砸飞了绣花刀,狼狈地飞了出去。

看见粉浪被人重创击飞,已经彻底压制住姚若愚的朱紫厚不觉扭头望过去,待得看清楚来人后,他顿时瞳孔一缩,厉声道:“晋力,你枭帮想谋反不成?”

“谋反?朱大胆,你别吓唬我,我胆子小,可禁不住你这么吓!”听见朱紫厚的怒吼,那道人影不觉哈哈一笑,不过嘴巴上虽然说着胆子小,但是看这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就清楚其内心究竟是如何了。

此时,黎欢与胡娴也已经看清楚了来人,这是一名约莫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个头不高,小圆脸,穿着一身鹅黄色的劲装,不过她手中提着的战锤却体积不小,远远地这么一看,总觉得这战锤都有此女三分之二的大小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