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玲和她的公

嗖,嗖,嗖!

新一轮的攻击朝着夏杨席卷而来,这是铺天盖地的展开了。【全文字阅读】

在这攻击之中,总有着这么一个两个的回旋镖那是避无可避,防不胜防的。

夏杨的神色凝重了起来,不对劲,非常的不对劲。

噗!

一个回旋镖从夏杨的肩膀上过去了,不单单只是过去了,并且还带了起来一丝丝的皮肉。在这一刻,夏杨一根银针下去就能够将伤口止血,但是,他没有时间干这个。现在还有大量的攻击席卷而来,一旦是他腾出手来弄肩膀,二话不说,回旋镖都得是扎到他的身上去,到时候,他就跟刺猬没有什么区别了,对方会瞬间上来抹了他的脖子,所以,此刻此时这一秒,他绝对,绝对是不能处理肩膀之上的伤势。

叮,叮,叮!

夏杨将回旋镖一个一个的弹开到了一边。在弹开了回旋镖以后,他感觉肩膀之处开始出现了麻痹的感觉。不对劲,不对劲嘿。这不单单只是回旋镖这么的简单,这回旋镖之上还有毒,一开始没有细细去感知,所以,一开始压根就不知道这一点,现在知道了以后,他的神色都是在此刻阴霾了下来。

危机,绝对是危机。现在的事情要是不处理好,今日可能是小命都丢在这里。最最最重要的就是身上的毒性,一旦是毒性不处理好,那么,小命都会丢在这里。

夏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了出来,心情非常的沉重,这大批量的攻击跟不要钱一样的朝着他席卷而来,这回旋镖就像是下饺子一样朝着他的身上下了下来。

又是一轮的攻击抵挡过去,夏杨的另外一边肩膀上也被回旋镖给带了出来一道伤口。对方很聪明,知道越是命中的攻击你的警觉性就越高,所以,那就是按照擦边来打。按照擦边这种模式来操作以后,你顿时就是奈何不了对方分毫了。

夏杨的双眸凝重了起来,心情沉重了起来,整个人都不好了。

暗处,一道身形走了出来,他的手心之中拿着两个回旋镖,目光死死的盯着在了夏杨的身上。大定了,对于他而言现在的情况已经是百分之百的大定没有任何的悬念了。

“出来装币的是吧?信不信我分分钟灭了你?”夏杨盯着男子看着。

“分分钟灭了我?你要有这个实力才行啊。你的身体已经是被巨毒给覆盖了,建立在这么一个基础之上,你还能灭得了我?你自己能够活动自如么?你不能嘛。你先搞定了你自己再来跟我研究这些栀子花的茉莉花吧!”男子耸肩说道。

“小东瀛,你真的是很没有教养!”夏杨摇头。

“你最好是说出来我为什么没教养,你要是凭空的就污蔑我,那么,我不高兴了!”男子阴沉着双眸看着夏杨说道。

“其实我本可以不搭理你,但是,既然我有道理,我就说出来你怎么没教养又有什么关系呢?”夏杨耸肩。

“那你说啊!”男子说道。

“你看,你都没有将我给干掉,只是这么的凭空的认为我就是死定了,这叫什么?这叫自以为是,这叫盲目自大。一般有教养的人,那肯定是不会自以为是,那也肯定是不会盲目自大,所以,你有教养么?你没有。到时候一旦是算计失败怎么办?一死以谢天皇么?啧啧啧!”夏杨摇头。

男子的双眸阴沉了下来,心情也沉重了下来,情绪也不是那么的高涨了。

“你敢说你有教养么?”夏杨盯着男子看着。

“我特么的有教养!”男子大喝。

“那你父亲桑就没教养了。因为他没有教养,所以,就算是他谆谆教导之下,你也只是一个没有教养的人。其实他是多余教导你。若是他省事一点,直接不教导你也无所谓。嗯,我就是这么的来认为的。”夏杨耸肩。

“我特么的弄死你!”男子的双手紧握着回旋镖就朝着夏杨冲了过来。

好机会!夏杨的心中提醒自己这特么的绝对是一个机会,是机会就特么的绝对要把握。

刷!

夏杨的身形一瞬之下就朝着对方激射而去。

叮叮两声,夏杨用唐刀挡开了对方的攻击,并且,一刀子就从上至下的斩入到了男子的脖子旁边皮肉之中,这里算肩膀也不算肩膀,刀身彻底的没入,在这一刻,鲜血简直就是狂喷了出来这般。

夏杨已经是干掉了一个,但是,现在还有十个以上。干掉了一个以后,剩余的就很难上套了,事情啊,不好弄啊。

三位小组长在此刻这是交流了起来。老四出去,那的确是有点装币的意味在其中,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装着装着,竟然是直接装死了。这一点也是充分的说明对方是一个心理战方面的专家,三三两两的言语就将老四挤兑到冲了上去。

“我是觉得,一个老四不管用,但是,我们三个一起上呢?我们带着老四的小组成员一起上呢?我们大家一起上,那肯定是成了啊!群殴,干掉麻痹了双肩的对方不成问题。”老三开口说道。

“老三说的有道理。”老二说道。

“不不不,我们可以这么的耗死对方,没有必要再拿着生命冒险。人活着,那就是要活下去,这又不是什么富贵险中求的事情,又不是说提前十分钟干掉他就有奖金一样。我们第一小组的意见,远程作战继续打。”第一小组的小组长说道。

“你就继续打吧,本少去了!”老三说完,放下对讲机,身形一瞬之下就朝着夏杨激射而去,他报仇去了。

“废物!”一组长双手攥紧成拳。

刷!

老二也是朝着夏杨激射而去。

一组长的心情都沉重了起来,什么鬼这是?就特么的剩下了自己一个小组了?不行,不行,还是要按耐不动,要是真的出现了什么意外,最起码跑路还是不成问题。他还是那么一个观念,人活着,那就得还算要活下去才行啊。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