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动美女胸部

宫萍倒在地上的那一瞬间,小板凳掀起了声响,吸引了身边人的注意,副食品超市的小老板娘和宫萍聊得不错,见她软软倒在地上,扔下手里的瓜子就跑了过来,一边还惊呼着:“哎呀,小赵啊,你怎么回事啊?”是的,文烁出来的时候,一切都准备得妥妥帖帖,说到底,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钱办不到的事情,想要凭空捏造出一个新的身份,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是难了一点,但是对于文烁这样的身份,动动手指按几个电话号码就办到了,简直不费吹灰之力。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宫萍的假名从她母亲的名字里减少一个字,就叫赵芸,看上去也普普通通,不引人注目,为了逼真,文烁又做了几份履历,众人眼中的赵芸,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生,出生江南水乡,家境小康,性格敦厚善良,平平安安长大,没有过多的波折。在文烁的打算里,等到时间慢慢过去,宫萍换上了新的身份,事业日益壮大,再加上新的形象,几可乱真,到时候就算李斯谦有心找她,也有理由推脱。听到外面噪杂的声音,正在屋内忙活着洗照片的邵晨急急忙忙跑出来,这才看到晕倒在地的宫萍,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当他把宫萍送到医院的时候,他这时才知道宫萍已经怀孕了!第一反应就是怒火翻腾,李斯谦这家伙!宫萍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他的!可是现在他居然和别的女人谈婚论嫁了!他恨不得现在立马飞到李斯谦面前,朝着他那张欠扁的脸,狠狠揍上几拳替宫萍出气!这么好一个女孩子,他都恨不得捧在手心里,却有人这么不珍惜她!邵晨越想心里越窝火,替宫萍难受,自己心里也难受得厉害,这时文烁也着急地赶了过来,邵晨一个恼火,憋着想砸到李斯谦脸上的那一拳就朝着文烁砸过去,文烁反应机敏,偏头躲了过去。见邵晨第二拳又挥了过来,文烁立马就抓住他的拳头,往他伸手用力一别,止住他的动作,同时对邵晨这番脾气感到莫名其妙:“你抽什么风呢?”邵晨还咬着牙呢,一副不打到人不舒服的气势,恶狠狠地问:“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她怀孕了?”文烁这才看到宫萍昏迷在床上,点点头:“是啊,我比你早知道一会儿。”邵晨怒吼:“你早知道你不告诉我?!”文烁笑着,他就喜欢和宫萍有一个两人的小秘密,怎么着?表面上还是特别善解人意地说:“她不愿意说的,我也不想二次伤害她。”邵晨看着他一脸假装无辜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文烁急忙用力压住他的手臂,轻声说道:“别闹,等会把她吵醒了怎么办?”这句话说出口,邵晨果然愤愤不平地收起了手臂,赌气似的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目光还流连在床上的宫萍身上,满是心疼:“我现在恨不得去把李斯谦揍一顿,打他个生活不能自理最好!”文烁“扑哧”一声笑出来:“开什么玩笑,再说你也打不过李斯谦啊,这小子从小就在日本学武术,单打独斗我从来都近不了他的身。”邵晨斜斜看了他一眼,一副看叛徒的表情:“我就知道你做我们的资助人,肯定是不安好心,原来是替李斯谦做内线来了?”文烁双手高举,无辜的表情更加夸张:“瞎说什么呢,我和他二十多年的朋友了,对他的了解比一般人要深……”邵晨毫不客气地打断他,冷哼一声:“哼,了解深有什么用,要不是有你,宫萍现在还出不来呢。”愧疚覆满了文烁的面颊:“所以我才更加内疚……宫萍怀孕这件事情,我猜他肯定不知情,不然,我就算是拼掉这一条命也不可能把她带出来。”他幽幽地吐露着:“他对宫萍的感情,你们这些外人不知道,甚至……连宫萍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有多深。”邵晨还是嗤之以鼻,他对李斯谦的仇恨虽然已经放下了,知道没有目的和尽头的迁怒没有任何意义,只会将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糟,可是对这个男人与生俱来的优越还是让他忍不住厌恶,自然也没有好脸色。他冷冷地戳穿:“你的意思是只有你知道咯?那你怎么不说?”文烁语塞,没有再说话,转过身去看宫萍睡得怎么样,顺手就掖了掖被子,静静地看着宫萍睡梦中还轻皱起的眉头,不知道她遇到什么烦心的事情,以至于梦中还纠缠着她不肯罢休。邵晨还在背后冷嘲热讽:“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之所以瞒着我,是因为你想做那孩子的爸爸!他们分开了,你才能趁虚而入!”文烁的手指一僵,回头冷冷地注视着他,凌厉的视线戳在邵晨的身上,邵晨一点都不受影响:“我告诉你,你休想!我死也不会让宫萍落入你这种小人的手里!”“我们俩的事情,私下再说,现在别吵到她睡觉。”文烁淡淡的收回视线,眷恋地看着宫萍,活了二十多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是个小人,本以为赶走李斯谦这种强敌已经离成功进了一步了,没想到这路上又多了一个拦路虎,可是他不怕,他斗得过李斯谦,就不会再怕任何人。同样的,原本昏迷中的宫萍在邵晨和文烁的争吵声中,其实已经醒了……废话,他们吵的声音又不小,这房间也不大,除非她是死了,不然不可能不被他们吵醒吧!可是她闭着眼睛听了一阵,还是决定继续装睡吧……只要涉及到感情,她什么也不想听,只想安静地做一个缩头乌龟,李斯谦带给她的伤痛太过深刻,她没有心思去应付其他的任何一段感情。就让他们争吵吧,她只想安静沉睡……知道宫萍怀孕了之后,邵晨更是费心尽力地给她安排各种营养早中晚餐,却板着脸不爱说话,也不知道是在和谁生闷气,闷闷地把食物放到宫萍的面前就走了,一言不发,脸色不好,等到宫萍吃完了,又过来收走,沉默不语地过了好几天。文烁倒是很正常,一贯地对宫萍细心入微,真是恨不得头发都要给她梳得整整齐齐,再挽上一个小马尾,要不是宫萍极力拒绝,她那一脑袋秀发恐怕是逃不过文烁的魔爪了。他当然比宫萍更早地知道李斯谦已经宣布婚期的事情,也猜测到宫萍就是被这件事情刺激到晕倒,但是他体贴地不追问,也让邵晨不要过问。所以邵晨一张脸臭到现在,也不知道他到底要气到什么时候,又到底在气什么。而宫萍自那日坐在小板凳上昏倒之后,再醒来又恢复了嘻嘻哈哈的样子,对邵晨和文烁之前的暗流浮动,不做任何评价,像是什么也感受不到,邵晨堵着气不想和她说话已经好几天了,她装了好几天的瞎子,总算装不下去了。喂,厨师黑着一张脸,烧出来的饭吃起来也不香啊,再说了,肚子里还有一个嘴刁的小家伙呢,为了他/她,宫萍也决定要先和邵晨和解了啊!于是她就皱着一张小脸,一直去骚扰他。“邵晨,晨晨,邵邵,小晨晨……”尾音肉麻地拉长到极限,手指还揪着邵晨的衣袖装可怜的地眨着大眼睛,黑漆漆的瞳仁像是能把人的魂魄都能吸进去。邵晨扭过脸,不想搭理她,却还是经不起她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撒娇,脸色颇为不好地说:“你还跟我说话干什么,你还当我是你的好朋友么?”“我怎么就不当你是好朋友了?”宫萍冤枉地大叫,“我在危难时刻,第一个想到求救的人那就是你欸!我这么信任你,把我的身家性命都交到了你的手上!你居然还说我不把你当朋友?”她的那一颗小脑袋瓜中自动剔除了她在游戏里向文烁求救的记忆,说话怎么好听怎么来,反正先把眼前这个人哄好了再说……“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他的眼神轻微扫了一下她的小腹,眼中顿显烦闷与焦躁之色,“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你怀孕的事情?”宫萍挠挠脑袋瓜,有点没明白,这件事情有什么好值得他生气的?于是弱弱地问:“这件事情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我难道要去电视台登一个声明……告诉全世界……我就要做单亲妈妈了吗……而且……”说着,就用肩膀撞了邵晨一下,挤眉弄眼,一副好兄弟的架势:“而且,我早就想好了,我的孩子出生,第一个认你做干爹!”邵晨一脸无语,气得有些发抖:“你在瞎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的意思是,你早应该告诉我你怀孕了,这样我的计划中就能早点给你安排好一切啊,你怀着孕,我根本就不会让文烁带着你一路颠簸风餐露宿,受尽苦头,我一定会亲自去接你,路上把你照顾得好好的……”宫萍都惊呆了:“你就在生气这个?”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