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高肉攻让受含着睡

<!--go-->

几个手下听到她的话,手持短匕齐齐向薛青袭了过去……

薛青赶紧站稳了脚步,运用着很生疏的法术与她们缠斗了起来……

凌霄殿里,东华听到了天帝告诉自己的那个幕后之人是谁后,眉头微皱了起来,他没想到南海二公主竟然如此胆大妄为,又居心叵测!

居然策划了这样一场陷害青华的阴谋,枉他还一直觉得有愧于她,先前还想着为了她的名誉不予退婚,却没想到她竟是如此一个心机深沉的女人?!

她那温婉柔弱的模样也是装出来的吗?哼,可恶!

“你准备如何处置这件事?”东华沉声问天帝。

“那你想让我如何处置?”天帝也很少看到东华发怒,除非是真的碰触了他的底线,现在看他那样子,就算是自己有意给南海老龙王个面子留她一条命,估计东华他也不会对那梦姬就此罢手!

“哼,你让白苒顶替青华白挨了两道雷刑,就凭这个,孟章神君与监兵神君也不会同意轻饶了那恶毒的女人吧?”东华只是想告诉他,南海老龙王是他的君臣,难道那两位神君就不是了吗?

“好好好,我知道了,这次的事,朕绝对做到公平,你呀,就是想借朕的手去为青华报仇吧?!”天帝对他说道。

“对了,我的记忆是你封了吧?这次的事若是没让我满意,那我们就来好好算算你对我做的事好了。”东华看着天帝说道,敢封自己记忆的人,除了天帝,东华想不出来第二人!他也相信这事绝对就是天帝做的!

天帝看着这个威逼利诱的家伙,嘴角扯了扯……看来那南海二公主这次是真的惹怒了东华了!

话说,这家伙什么时候恢复的记忆?

东华背在身后的手指动了动,他脸色一凝,似乎是算出了什么,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天帝转回身,正想将月老告诉自己的事告诉他时,可这一转身,某人就不见人影了!!!

他去哪里了?这要走也要打个招呼吧?太没礼貌了……

天帝也没去想他到底去了哪里,反正他跟青华仙子的缘分已是天注定,他们何时办大婚都是迟早的事儿!

东华突然感应到薛青有危险,他赶到那里时,正好接住了从半空坠落的薛青,看着自己昨晚才治愈了的她,现在又是一身伤,东华恼火了,他抬头向打她的那六个仙婢打扮的人看了过去,气势暴怒滔天……

“本尊不是说过,不准擅自离开吗?现在知道听话了吗?”东华抱着怀里的女人,无比心疼着,可该教育的还是要教育两句,免得她以后还这么不听话!

“咳咳……我跟这里肯定是磁场不合……怎么总是碰上这种不保命的事儿?”薛青气息不稳的怨念,这地方规矩多,条件多,最讨厌的就是打架了,打一次,重伤一次……她以为自己有几万年的功力,应该很厉害来着!原来自己还是一只小虾米……

如果不是现在时机场合不对,东华听到她的话都要笑出来了,她还真是乐观,都被伤成这样了还有心思说冷笑话!东华再看向那几个该死的女人,眼里显露出一丝杀意。

六个女人没想到帝尊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此时感受到他的怒意,惊吓得魂儿都没有了,难道她们还敢与天同生的战神帝尊过几招吗?

几人吓得立马下跪求磕头饶道:“帝尊饶命!帝尊饶命!帝尊饶命!”

“你们是南海二公主派来的?!”东华沉声怒问她们!

“这……”几人犹豫着到底是招还是不招?

在她们还在犹豫之际,东华已经不需要她们回答的突然伸出手,向她们一挥,一道白光闪过,六个仙婢装扮的女人立马现出了原形,在地上弹了几下!

薛青向她们看了过去,惊讶的眨了眨眼睛,她们居然是六条鲤鱼精!!!

她也现在才真切的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法术修为真的好高啊!他就那么一挥手,就让那些把自己打得站都站不起来的人打回了原形!

孟章神君被假仙童骗到了太上老君之处,却没想到老君真的有事要找自己,自月老发现了帝尊与青华仙子的天赐良缘后,现在这天庭里上上下下的神仙都知道了这事。

老君见青华身体虚弱,既然孟章神君来了,便赠送了他两粒强身丹与快速提升修炼的宝贝金丹,孟章神君突然收到老君赠送的宝贝,当然是高兴,这些东西也正好是女儿需要的!两个老头便一边喝着茶,一边多聊了些。

孟章神君也没想到自己离开后,青青会遇到危险……

天帝知道南海二公主那越来越胆大妄为的事后,也气炸了,她居然敢在天庭在他眼皮子底下,绑人闹事?狂妄到如此地步,若是不严惩如何说得过去?

天帝立马派人去南海抓来了南海二公主,抽去她的仙筋,打入凡间永世沦为卑贱的牲畜,永世不得再为人,更不能再入仙籍!

这一次就连南海老龙王想求情都不敢开口,自己女儿犯下如此滔天大罪,天帝没有连着整个家族一起惩治,已经算是法外开恩了,自己哪里还敢再说什么?

自从这件事过后,东华治愈了白苒,又很照顾他的给他介绍了一位名师后,也不管薛青愿不愿意,直接提上了她去了魔境……

薛青看着这阴森森的地方,很恼火的问他:“你为毛线要带我来这种地方?你想干什么?”

东华从袖子中取出一只很精致的小袋子,里面全是从太上老君那里搜刮来的各种快速提升修为的金丹,他将东西给薛青扔了过去,很认真的对她道:

“身为本帝尊的女人,连五六个小鱼小虾都打不过,以后若是传了出去,本尊会丢人,好好在这里修炼,什么时候能将这里的魔兽全打趴下了,我们就什么时候出去,不然……我们就永世与魔兽同住在这里好了!”

什么时候全打趴下了,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开什么国际玩笑?!薛青再望了眼四周这阴森森黑气沉沉的环境,时不时还能听到一些震耳的怪物嚎叫声,小心肝儿颤的厉害!

“谁说我是你女人了?你不知道我在凡间已经结过婚了吗?!你快点带我出去!”她跳着脚朝怒吼,她才不要留在这么恐怖的地方,这个帝尊真的太难缠了!

父君……救命啊……

“睡了本尊就是本尊的女人!若是再不听话,你就一个人留在这魔域修炼吧,我回去休息了……”东华说着就转过了身,一副真的要离开的样子。

“不要……你不要走……”薛青听到他要把自己一个人留在这么恐怖的地方,吓得立马上去抓住了他的胳膊,不得不妥协了……

他不是玉锦,但她每次看着他时,就会心跳很快,会紧张,会羞涩,就像自己很早以前就爱上过他一样……

(完)

<!--over-->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