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招口爱技巧视频

“公子,他可靠吗?”

“我只是给他一个梦而已,不管这个梦能不能实现,在他醒来之前,我想他的忠诚是能得到保证的。”

水汽弥漫的药池,楚如意掌泛紫光,正在帮许驰修复马成功的灵压给他造成的伤害,她这次穿得更少了,然而在少女的**面前,许驰竟还能闭目打坐,眉眼间满是平静。

许驰现在对化神期的修真者仍是没有一个直观的印象,他无法理解只是短短一息的灵压,他就身受重伤,他带着皇甫飞白强撑着回到这里,然后就一头栽倒在楚如意怀里。

皇甫飞白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楚如意给他灌了几瓶丹药就丢在一旁的静室里,任其自生自灭。

每当泡在药池里,准确地说是泡在药池里,而楚如意在许驰身后用她的双手帮自己疗伤的时候,许驰能暂时忘却邪心楼的种种**之事,他能卸下一切心防戒备,暂时放松自己。

第二天,许驰又会精神抖擞,然后继续投身到邪心楼的小社会里,在邪心楼的培养下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

当石乐安的弟子也是很累的,许驰不想以后自己走出去,人家表面恨不得给你当孙子,而背地里暗骂要不是石乐安,你许驰又算个什么东西;许驰很怕石乐安为了培养他而又做些什么疯狂的事情,不努力提高自己的实力,到时候很有可能会被石乐安玩死。

加上许驰身后还有一个楚如意,许驰可不认为石乐安会那么好,如果自己出了什么事,楚如意还可以活得这么悠闲和自由。美丽无辜,而无法保护自己的美丽就是一种罪过,当许驰收楚如意为侍女的时候,他就肩负着保护楚如意周全的责任。

有一句话许驰一直没说,楚如意给他一种家的感觉,而每当这个时候,苏沐月哭泣的样子就会出现在许驰的脑海里,让他面对大胆诱惑自己的楚如意时很是胆怯,从而故作平静。

随着许驰受伤的次数越来越多,两人越说越多,越聊越投机,从尴尬到温馨,之后,甚至有了老夫老妻般的默契。这样随之而来的后果就是许驰发现楚如意越来越喜欢借帮自己梳理经脉之际,将她的胸脯压在自己背上,许驰能感觉到两个硬点。

正帮许驰梳理经脉的楚如意轻声问道:“公子还去**堂吗?”

许驰从深思里回过神来,他毫不在乎地说道:“不去了,学那么多干什么,浪费我时间,我才懒得看他们那些巴结讨好的表情,我有点常识就够了,而且我会让师父给我几枚玉简自己学,有那些时间,不如专精剑道。”

“那皇甫飞白怎么安排?”

“让他去学炼丹术,不然那些老祖不会同意让他杀了马成功的,他想杀马成功有两个前提,一是他成为和马成功一样或更加优秀的炼丹大师,第二就是他有杀死马成功雪耻的实力,在此之前,哪怕他将自己的牙齿全部咬碎咯,他也只有忍耐。”

许驰突然情绪莫名地问道:“你认识楚蕾吗?”

楚如意想了想:“我和她不熟,我只知道她和皇甫飞白从小就订了娃娃亲,在两家人刻意的牵线搭桥下,他们是青梅竹马。”

“她的性格呢?”

“很怯懦,逆来顺受的那种,记得以前年关祭祖的时候,她就只会一个人呆呆地坐在角落里,别人抢了她的布娃娃她只会哭,也不敢告诉长辈。”

许驰叹息一声:“然而这样的解释皇甫飞白是不愿意去听的,也许他知道这件事不是楚蕾的过错,但他还是不会原谅她,我现在倒有些后悔前几天逞一时之快,将这件事说了出来,我将皇甫飞白收于门下,只是因为歉意和怜悯。”

见许驰的语气沉重起来,楚如意柔声说道:“多亏奴婢遇到了公子呢,不然奴婢现在可能也是和楚蕾一样的处境。”

说着楚如意双手散去紫光,她从后面环臂抱住了许驰,下巴轻轻放在许驰的肩上。

许驰浑身僵硬。

这样的场景让许驰感到很是温馨,他闭目,心中没有一丝绮念,许驰曾想过复仇离自己太过于遥远了,干脆就这样扯着石乐安的虎旗在邪心楼里混下去好了,每天呆在这里,不用去理会外界的重重**肮脏之处,和楚如意谈天说地,喜欢她叫自己公子,喜欢她的小女人模样,然后习惯脑海中不时出现苏沐月哭泣的画面,反正那只是幻影而已。

可是每当许驰回想起那个雪夜,爹在自己怀里慢慢变冷的时候,他的内心就再度被仇恨所覆盖。

许驰上一世是个**丝,至死都是处·男,要是有美女投怀送抱他肯定早就吃了,但是复仇是要付出代价的,许驰觉得自己可能会在复仇的路上死去,所以他不能承担那么多的责任,这是要负责的。

于是许驰忍住回头轻抚楚如意脸庞的冲动,也没有将头后仰到楚如意肩上,他并没有如楚如意期待的那样和她交颈而眠,只是不露痕迹地挣开她的怀抱,轻轻笑了一声,背对着楚如意低沉问道:“你说我何德何能,莫名其妙地就成了需要别人巴结讨好的大人物,我什么时候拥有了能改变别人命运的力量?”

看到许驰的动作,楚如意眼神黯然,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而许驰并没有指望在自己面前越发小女人的楚如意能回答自己这个复杂的问题,他接着说道:“你知道么?本来我只是洗剑派的一个小小仆役,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以后能随手决定其他人的命运,也没想过能正面和化神期的长老对抗还安然无恙,我只想低调修炼,兢兢克克地渡过我突破元婴时的那道坎。”

也许是见皇甫飞白的遭遇而有感而发,许驰今天的话格外地多:“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师父给我的,这并非是无偿的,我欠了洗剑派一位长老天大的人情,在他需要我帮助的时候,我必须出手。随着修为一步步提高,我心里越发恐惧起来,因为能让他需要我偿还人情的敌人,必将是连他都对付不了的。我去,很可能连命都送掉;我不去,我是一个有精神洁癖的人,无法违背承诺,哪怕明知必死我也要去;所以我心里有种紧迫感,我必须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

“而且……”许驰轻轻拍了拍楚如意的手背,他的动作带起一连串滴答水花,他回头笑着说道:“我不想让皇甫飞白遭遇的事发生在我身上,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皇甫飞白太弱了,面对强权,无从反抗,被忽视。美丽也是一种原罪,没有实力,只能怪你过分美丽。而你是我的人,我必须保护你,哪怕我现在打不赢你。你说如果邪心楼出现一个来头比我师父还大的人,他看上了你,楚家会不会又立马把你送过去?”

“公子……”

许驰挥手打断道:“我相信你,只是楚家的一些人让我感到恶心,他们眼中没有亲情、廉耻,只有利益。我厌恶他们的价值观,他们这等**的存在让我很不舒服,我觉得他们活在世上是老天无眼,我终将会毁了楚家,不过你放心,我有分寸的。我以前看了很多小说,里面的主角都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女人,最终他们奋斗的意义是什么?很多人不是热血青年那样为了变强,为了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他们只是为了弥补自己实力低微时所犯下的过错,因为他们的弱小,而导致自己女人的付出和牺牲……他们的强者之路是为了复活自己的女人或是为了自己答应了自己女人的承诺。我不想,也恐惧因为这样的理由而奋斗,这不是奋斗,而是一种折磨,比仇恨都更加痛苦的折磨。”

许驰停顿一下,这一刻,他无比肃穆:“如果谁想动你,那就踏着我的尸体过去吧,虽然我现在实力低微,但我会努力做到每次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我永远都会挡在你身前,死而无憾。”

“公子!”

楚如意再也忍不住了,她紧紧地抱住了许驰,将脸贴在了他的背上,泪水流了出来,楚如意能感觉到许驰在轻微地颤抖,他在害怕,他害怕自己在尔虞我诈的邪心楼终有一日会死去,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弟子,如果他真的不谙世事,那么前几****就真的被楚蕾骗到了禁地里,然后就此人间蒸发。

许驰并不是怕死,他是怕无法报仇,怕自己死后无人保护楚如意,许驰小时候就懂得什么是责任,那是一种要保护别人的愿望,他说这些,只是为了坚定自己心中的信念。

说到底,许驰只是一个二十多岁却早已明白修真界残酷的青年,他有很多需要去保护的东西,他在怕先前他所说的那些事情如果真的发生了该怎么办。

那对于他来说将会生不如死,因此他迫切地需要提高自己的实力。

楚如意也怕,她怕许驰某天不见了,她不知道自己能为许驰做些什么,她觉得许驰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他并没有看不起女人,不会将自己视为玩物,也没有邪心楼里其他人那样阴险狡诈,许驰很真实,眼睛很清澈,楚如意觉得和许驰相处不需要伪装,这样很轻松,很快乐,她不想再回到以前那种充满防备的日子。

许驰心中突然觉得自己该把苏沐月忘了,两人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楚如意才适合自己。于是许驰再不犹豫,他霍地带着许多水花转身,毫不迟疑地,他将楚如意紧紧地抱在了自己怀里。

这一刻,他心中无一丝绮念,他在抱着他的世界。

楚如意瞪大了眼,这次轮到她浑身僵硬了,此时许驰脑海里不知为何又出现了苏沐月的身影,许驰对苏沐月笑笑,苏沐月的幻影顿时消失,许驰知道,她再也不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了。

许驰轻嗅楚如意的发香,在楚如意耳边缓缓说道:“在邪心楼因为有我师父的保护,我没有丝毫紧迫感和危机感,我总觉得不管出了什么事情,他都会出手救我。而且邪心楼的环境让我很难忍受,如果不是有你,有我师父,加上一些与之对比起来不那么肮脏的人,可能我宁愿在邪心楼外修炼,再不踏入邪心楼半步。”

楚如意明白了许驰的意思,她轻轻问道:“公子……你要走吗?”

随后楚如意的话语就充满了坚定:“那我也走!”

许驰拍拍她的背,说道:“这不是离开,只是下山历练而已,而且你快要元婴了,做好准备渡劫吧,我会请师父在旁给你压阵的。”

还有一句话许驰没说,他现在没有保护楚如意的力量,如果遇到危险,许驰不想楚如意挡在自己面前,比起自己死去,他更怕楚如意遭遇危险,而自己,却只能看着,无能为力。

许驰突然放开楚如意,他低下头,缓缓地,嘴唇嗡动着吻了过去,楚如意闭上了眼,绝美的脸上满是红晕,这是她的初吻,而这个时候,许驰突然想起了皇甫飞白,在明媒正娶之前,他怕自己出意外,而楚蕾之后的夫君因此嫌弃她,所以他一直在忍耐着内心的欲·望,这才是男人,才是爱情。

许驰霍地惊醒,他就此不动,忍住抽自己几个耳光的冲动,他复而又抱住了楚如意,心想只要能抱着你就好,只要抱着你。

而楚如意在他怀里毫不掩饰脸上的失落,不过楚如意脸上复而又涌上了满足,她带着甜蜜笑意抱住了许驰,在心里对自己说道:“这才是爱情。”

水汽缭绕中,两人就一直这样抱着,仿佛要到天荒地老。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