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动态图

顾泽是在第四日清晨醒的。

那天护士来帮顾泽抽血,依照mark的吩咐,护士妹子进屋后须得惯例性地先将他叫醒,原因是顾泽的母亲顾夫人年纪大了,不好守夜,但每日一早都会专程来送早餐,其中大抵有他最爱的卷饼,故而是万万不能错过的。

于是护士循例叫醒了mark,mark揉了揉眼睛将窗帘拉开,清晨仍带着冷意的柔光投进来,正巧照到了顾泽一侧的手臂上。

护士发出一声惊呼。

mark慌忙回头,还不忘压低声音:“怎么了?”

护士捂着嘴,似是惊疑不定,最终伸出手,指了指顾泽,道:“我,我方才,好像看到他动了。”

mark一愣,几乎是条件反射地问:“动了?什么动了?”

护士还没回答,mark便看到顾泽的左手手指向上抬了抬,又落下。

这回他全然忘了声音大小的问题,冲着护士吼:“去找医生啊!愣在这是要我给你做早餐吗??”

护士急忙往外跑去,途中还险些将搁置着针管的托盘撞翻。

mark大跨步走到床边,向顾泽看去。

后者头顶上裹着纱布,脖颈处环着颈托,骨折的右手挂着水,左腿还因为打石膏而被高高吊起——诚然,年轻的影帝现下看起来确然有些狼狈。

mark俯下身,又细细看起顾泽脸上未愈合的伤口,发现有些已然不似几天前那样狰狞,还有一部分隐藏在了青青的胡茬下。

一边看,他一边想,还好当时摔的时候不是脸着地,不然现在自己不但要忧心他的健康,还得在着手找靠谱的整容医院。

正想着,耳畔突然听到一管沙哑到让人禁不住皱眉的声音问:“初初?”

mark呆了三秒。

初你个扫把啊!

他感觉那一瞬间,自己似乎有那么一丢丢体会到了王宝钏苦等十八年等来丈夫娶公主的消息时的心情,虽然一定有哪里不太对,但他果断地选择了忽略:“我说……顾泽你有必要这样吗?所有救援人员都知道你在车祸的的时候还不忘护着沈初初,医生和护士每天都表示你比沈初初伤得重实在是花式秀恩爱,如果沈初初在你边上你是不是还要跟她再喂我一嘴狗粮?”

他一口气说了个如此之长的句子后,屋子里足足静了一分钟,而后顾泽像是终于反应过来,轻声说:“好吵。”

mark:“……”

这其实怪不得顾泽。

他刚醒来,眼睛前像是蒙了布,全然看不清眼前的景象,所有事物在他眼中都是移动的,且是重影着地移动,影影绰绰之中自然认不出人。耳朵也仿佛被一团棉花堵着,连声音都显得模糊,听到旁人说话,只能凭感觉约莫辨出个男女。

故而mark那个长句子,在顾泽耳朵里就仿佛声音更大些的蚊子音,还是个公蚊子音,他未曾多想,只将自己心里想的说出了口,又疲惫地阖上了眼。

mark直起身子,把目光投向跟着护士进来的医生,满脸悲愤:“医生,你快给他看看,看能让他再晕过去不?能晕过去我给你钱!”

医生&护士:“……”



坐在病床对面的顾夫人心情很是复杂。

顾泽一贯是个不让人操心的孩子,自他小时候起,就在实力向自家各路亲戚、相熟邻居甚至各学科老师实力演绎什么叫做“别人家的孩子”。

成绩好自不必说,即便身在全省重点,逢考试则从不出年纪前五;与周围同学关系也尚佳,平日里隔三差五会与男同学一起打个篮球,且据隔壁班数学课代表说,顾泽的三分球很可能是经过周密计算的,因为实在太准;成年后家逢突变,也并未放纵堕落,反而**自信,在大学里改变了事业方向,至今也走得极好。

唯一令她忧心过的,大抵就是儿子对女生不太有兴趣,这让顾夫人很长一段时间,都对顾泽他们学校因孩子早恋而被老师叫去谈话的家长们报以莫名歆羡。

所以她从没想到,这孩子如今竟然会毫无生气地在医院里躺了整整三天,醒来后第一句话还是找女朋友。

顾夫人觉得自家儿子很像被人穿越了。

她对面的mark正把从医生那里听到地消息说给顾泽:“她比你伤得轻多了,头部也被保护得很好,总之问题不大,属于那种躺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的人,哦,醒来后得给脑袋做个检查,看看有没有脑震荡什么的,不过也是奇怪,按理来说她早该醒了,但一直还睡着呢——这姑娘比一般人就是爱睡,我记得上次也这样,被车轻轻碰了结果半天都不醒——你安心吧,上次醒过来不也没事吗?”

mark不说还好,一说顾泽就有点不淡定: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上次有多么“不好”。

于是沉着声音说:“mark,你扶我起来。”

mark一愣,以为自己没听清:“你,你说什么?”

顾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抬了抬手,动作看起来却十分轻微,声音很淡然:“我说扶我起来,现在。”

mark还没接口,顾夫人已经站起来:“顾泽!现在不是你胡闹的时候。”

她从前是人民教师,说起话来很有几分威严,mark不自觉想起高中时候教导主任,立刻往后退了一步,还狗腿地点头道:“嗯嗯,医生说你现在得休息。”

顾泽在心里叹了口气,说:“我心里有数,带我去看看她。”

顾夫人也很坚持:“你现在需要休息。”

顾泽轻轻“嗯”了一声,语气普通的像是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道:“我知道,但不见到她我没法休息。”

mark&顾夫人:“……”

一旁的护士小姐都看呆了:以前只知道顾影帝演技好人品也不错,万万没想到他还是个撩妹高手……

结果还是叫来了医生。

主治大夫一听就摇头:“这太荒唐了,虽然脊椎和腰椎都没有受伤,但很多处肌肉拉伤和软组织受伤,更不提头部也需要非常注意,不能移动,至少现在不能移动。”

顾泽沉默了片刻,又问:“初初她什么时候会醒?”

医生想了想,说:“伤得不重,按理说早就应该清醒了,现在……可能就是这一两天吧。”

说是一两天,实际上,就在几天后顾泽终于被允许去看望初初的时候,她依旧没有醒。

女生安静地躺在病床上,身旁的仪器指标一切正常,脸上隐有几道伤口,已经好了大半,或许是因为无法进食,整个人看起来比之前还要瘦弱,眼睛也紧紧闭着。

了无生气。



沈卿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特别长且尤为真实的梦,却怎么也记不起梦见了什么,揉着额头醒过来,见到的就是医院青白的墙壁,以及陈安静满是泪水的脸。

陈大小姐一把抱过她,脑袋搁在她肩膀上,哭得毫无形象:“你吓死我啦!为什么要把我拉开?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那个司机及时踩了刹车,你现在都不知道飘哪个河边喝孟婆汤啦!!你要我怎么办!!!”

活像痛斥自己的负心男友。

沈卿一愣,拍拍她的肩膀:“这不是没事吗?快别脑洞吓自己了,快去帮我看看外边有记者没,没有我们就赶紧出去。”

陈安静收了哭声,抽抽噎噎地抬起头,一脸疑惑地看了她半晌,最后伸出手放在她额头上,道:“你果然吓傻了?哪,哪里来的记者?我们又不是大明星。”

沈卿“啊”了一声,干笑起来:“……大概就是吓傻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陈安静忍不住继续叨念:“阿弥陀佛,还好那个司机反应比较快,再碰到你之前就踩了刹车,车将将停在你面前,再往前一步你都不可能安然无恙地坐在这里跟我讲话,可见你之前求的那个签还是灵的,果真顺遂。不过你也太不争气了,我一直觉得你也是条汉子,怎么就在车面前吓晕了,那个司机以为撞到了你,心脏病都要犯了,我一个人照顾你们两个来医院我也是心很累。”

沈卿听她说完了,才道:“所以我根本就没有碰到那车?”

“是啊。”

她揉揉眉心:“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有一种被撞到的感觉,那一瞬间似乎还有一点记忆,却很模糊。”

陈安静眼泪又下来了:“你别再吓我了,明天我们还得去跑龙套呢!”

沈卿的扶住隐隐作痛的脑袋,无奈道:“可能我脑洞有点大,你不要管我。”

讲实话,她觉得自己有点怪。

像是在这昏迷的几个小时内,已经不自觉的经历了很多事情,却偏偏想不起来。如果要用做梦来形容的话,大抵类似于幼年赖床时候已然梦到自己起床穿衣洗漱完毕,正准备去吃早饭了,一睁眼,却发现还正躺在床上,分毫无动。

于是她忍不住在回程的路上问陈安静:“你有没有过做很长很长的梦,梦得都忘记现实了,却怎么也记不得梦到什么了?”

陈安静这姑娘平日是个典型的遇到难事一般就绕过去,假装没发生过的性子,听了后也并未太在意,只说:“我睡眠质量都是很好的,你说的这种事我还没遇到过,不过我觉得你绝对是被吓的了,范进都能被吓得发疯,你这个程度也不算出乎意料啊。”

沈卿若有所思:“那你觉得我能梦到什么?”

陈安静答得飞快:“还能有什么?演了特别好的本子,成了出色的演员,捧了影后奖杯跟你们院长得瑟一番,然后再把顾泽一泡,走上人生巅峰啊。”

沈卿:“……”

说得太有道理的完全没法反驳。(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