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之漫画漫画焰灵姬

一二三四五, 上山打老虎. 老虎没打着,打着小松鼠.

肚子都这么大了, 孩子的月份也大了,与包惜弱的母子因缘线已经牵牢,她代替了包惜弱, 不正与这孩子有了缘份,虽然这种缘份并不强求她做些什么,但还是心里觉得别扭。www.wenxue6.com喜欢网就上。

魔者觉得她和包惜弱的这笔交易真是亏了。就那么一点点的执念, 不仅要她要完成包惜弱的愿望, 还要替她生孩子, 养孩子。

亏了,亏了!

魔者挺着大肚子找到一个村子,正想找个人帮忙, 让她喝口水歇歇脚休息一下。结果众人一看到她, 本来在劳作的村民放下自己手中的工具, 而在交谈的村民则是停止了说话, 全都匆忙躲进自己的屋子, 好像后头有鬼追着他们似的。

她心里不由犯嘀咕, 她现在明明是个人的形象, 还是个我见犹怜的弱女子形象,怎么人类看到她还这么怕?

魔者这么一纠结自然是要抓个人来解答的, 她找了最近的那户人家,用力拍着木门,拍了几下之后, 门虽然没有开,但里头传来了一个妇人紧张害怕的声音。

“包小娘子,你快走吧,好多官兵都在抓你们,我们还要生活,你再留在这里会连累了牛家村上下的啊!”

魔者:“……”原来走了半天,她回到了原主的村子。

果然下次还是把情况搞清楚再说,什么情况都不知道简直满眼黑。

本来按魔者的性子,这村子这般不欢迎她,她非得把全村人全都扒拉出来教训一番,让他们明白助人为乐乃传统美德,每个人都值得拥有。但她也不想让原主的熟人发现她与包惜弱之间有所差异,牛家村的村民不欢迎她,反而还给了她一个离开的好借口,要是有人来寻她,这些村民到时候肯定不会说出她的下落。

于是魔者想像了一下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遇到这种事该表什么情,佯装为难地挺着大肚子,一步三回头,极为不舍地离开了牛家村。离开牛家村较远的距离,确定没有人会看她之后,她立即回复生龙活虎的样子,就连打劫了一个山寨都不在话下,安心当起了山大王,在一群山匪又惊又惧的目光下安心养胎。

虽然她不知自己的父母是哪个魔族,也没有品尝过世间亲情,但面前有这么一个机会,还不如积极地面对,而且她对即将出世的崽儿十分好奇,她还没有养过崽儿呢!虽然不是同族的小崽子,但应该差不了太多才是。

可想像很美好,事实却很残酷。

怀着崽的时候还好,除了肚子上多了块肉外,她倒是没感觉有哪里不舒服,可是生孩子就没她想像的那么简单了,疼得她简直都有把包惜弱抓回来重新生这个孩子。

包惜弱,下次碰到她就直接把她灵魂吃掉,哼!

最后她还是用着法术将孩子催生了出来,才没受太多苦,能够松一口气。但看着紧紧闭着眼睛,紧握着小拳头,皮肤还皱巴巴的小婴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脆弱地好似下一刻就会呛着一般,魔者又犯了难,这孩子她真的养得活么?

魔族的崽都是放养,由着崽儿们自生自灭,去适应环境,这样活下来的魔族才会强大,但面前这人类幼崽明显不能放养。

魔者真的好愁啊!

但转念想想,包惜弱除了痛心这个孩子最后跟了她的第二任丈夫的姓,与亲生父亲却不是很亲外,并没有怎么提及她的这个孩子,说明这孩子怎么说在包惜弱看来应该还是过得不错的,那么换她来养,应该也没那么容易夭折……吧?

几番不放心之下,还是山寨中的几个土匪给她出了主意。

山寨里的人多,孩子也有几个,如果她不会养孩子的话,可以放在一起,由他们帮忙照顾一二,如果再不放心的话,可以取一个贱名,不是有那么一句俗话,贱名好养活。

虽然搞不清楚是哪里来的俗话,但有主意总比没主意好。那么叫什么名字好呢?魔者想了半天,结合了别人提供的多个建议,终于选出一个好记又好叫的名字——狗蛋。

有名自然有姓,魔者这番才猛然想起,她除了记得包惜弱的名字外,包惜弱的前后两任丈夫的名字她都不记得了。她本来就对名字不甚感兴趣,能记得包惜弱的名字还是因为她现在用的就是包惜弱的身子。

对了,之前包惜弱住的村子不是叫做“牛家村”,一般村子都是以住的多数人的姓氏为名,那么包惜弱的第一任丈夫应该姓牛吧!

于是在命运的神来一笔之下,原本应该叫杨康,再不济也叫完颜康的小家伙,就在眼睛都没睁开,只会吧扎着小嘴吐泡泡,根本说不出话来,更毫无反对机会的情况下,顶上了牛狗蛋的名字,在山寨里快快乐乐地长大。

山寨中的土匪虽然称是土匪,但并不是打家劫舍的歹徒,平日里劫的都是贪官污吏。自从宋室南迁,定都杭州,这临安府往来的都热闹许多,况且宋廷本是躲避北边异族女真人的侵略追击而逃到了南方,却依然改不了纸醉金迷、钟鸣鼎食的奢侈生活,从其他地方运往杭州的物资数不胜数,山寨占据着几处通道,就靠打劫通过此处就养活了一大寨子的人,甚至还能接济了周边的百姓。

在魔者打上山寨来的时候,他们还当是朝廷派人来剿灭山寨,结果却是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妇人一巴掌一巴掌地把人拍飞,大摇大摆踏进山门。

好在魔者并不打算清缴山寨,而是找一处落脚,虽然画风奇特了些。原本的山寨大当家也没有搞清楚她找一处落脚处和打劫自己的山寨有什么必然的因果关系,但在估量了一番他与魔者的武力值差距之后,他很爽快地退位让贤了。

反正他活了四十三岁,还是第一次见到怀着孕还健步如飞,拍人和拍菜的女人,有这种厉害人物撑场的话,山寨以后就不用再担心朝廷哪天突然又注意到他们,将他们剿灭了。

可惜的是,他只想到了好的地方,却遗漏了其它方面。

“大黄叔,娘不同意我改名字。”也许是真的贱名好养活,牛狗蛋自从顶着这个名字,别说生病,就连摔跤都没摔一个,平平安安地长到了十八岁。自从懂事后识得几个字开始,就不停地找魔者说要改名字,可惜被一一驳回。

“我不叫大黄,你别学你娘没事随便乱喊名字。”原山寨大当家,如今的二当家闷闷地说道。

叼着狗尾巴草,满脸苦闷的牛狗蛋并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继续说道:“大黄叔,娘说如果我要改名字,就先拟几个给她看看,可是我一个都拟不出来……”

“拟不出来才对,拟不出来才说明你是你娘亲生的。”二当家小声嘀咕着。

“你说什么?”牛狗蛋侧过脸来看着二当家,二当家被他看得极不自在,只得讷讷地否认,“没什么没什么。”

牛狗蛋自小从山野中长大,有个明明长相柔弱却每每一招致敌,特别爱动手不动口的娘,再加上周边加起来,文化程度最高的就是他自己,实在没什么能诱人向上的良师益友,于是他就长成了个整日招猫逗狗,招惹是非的熊孩子(划掉)下一任山寨大当家,现任山寨少当家。

“那个牛鼻子老道士最近都不怎么来了呢,不是说娘是他的故人,还有个守了十几年的承诺未完成,也没见他把事儿做成,这会儿就不干了?真是一点耐心一点诚意都没有。”牛狗蛋撑着下巴,把叼着的狗尾巴草从左边绕到了右边,“他不来了我还怎么让他帮我想想新名字,我布下的那些陷阱也都没人玩了。”

说不准人家就是因为你老是拿一些陷阱去整他,他才不想再来了!

但是不管那道士来或者不来,可都操心坏了二当家,“我说狗蛋啊,大当家不喜欢道士和尚,这附近的寺庙道观里的道士和尚就连道姑尼姑都被大当家打发还俗了,就那个牛鼻子老道士特别犟,怎么劝都不听,一个劲儿地往山寨跑,你就乖一点,别去招惹他,下次他再来就别往他跟前凑了,小心你娘生气。”

“我怎么可能惹娘生气呢!我又没和他说话啊!”牛狗蛋一脸的认真,连狗尾巴草都从嘴里摘出来了,“我真一个字都没和他说,都用这些交流呢!”他指了指旁边刚挖的坑。

二当家:“……”呵呵。

这时一个小喽罗小跑过来,“二当家,少当家,那个牛鼻子老道士又来了,这次还带着好几个人来!”

“太好了!”牛狗蛋重新叼着狗尾巴草,完全忘了刚刚二当家劝他别接近那个道士,反而冲二当家使一眼色,“我们找他拟名字去,拟不出来再把傻道士扔陷阱里去!”

二当家:“……诶,好。”他早该知道这娘俩都不是听人劝的料。

而重点的重点是,现在这本《阴阳和合功》在一个叫郭靖的傻小子手上,之前那个神秘女子已经练成了《阴阳和合功》,连西毒都秒杀得了,那别人想从她手中抢秘籍肯定没戏,但这郭靖就不一定了,不过一个没什么名堂的傻小子罢了,而且刚刚拿到秘籍,肯定没怎么练习,想从他手中抢上一抢,还是有可能的。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国庆浪得开心么?我又在过节的时候生病了,好想把这个生病的时段改上一改,这样我就可以请假了,而不是病一好,放假已经差不多过去了= =

(h.net)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