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筱雨人体艺术摄影

你好, 我是作者Bily~此为防盗章节~一小时后将自动替换~  这次她把门锁了。

在屋里叮叮咣咣地收拾行李, 大件的物品直接封箱准备邮寄,换洗的衣物和鞋帽可以装进旅行箱, 剩下一大堆乱七八糟的, 瓶罐箱盒摆件挂饰卡片……

铺了将近半张床。

苏浅蹙眉,这些破烂儿怎么又回来了?明明记得扔了的。

哦对,扔的是前两回。

这次穿越回来大概是忘了吧。

“算了, 反正闲着无聊, 刨刨看都有些什么吧…”苏浅边说, 边弯下了腰,在一堆零碎物品中认真挑拣了起来。

钥匙扣?丢!

针线盒?丢!

磁带?丢……先不丢吧。

明信片?瞅一眼地址,先搁着吧。

诺基亚?这古董……先留着吧。

这什么破镜子烂梳子,都快上个世纪的货了……

这姑娘究竟是有多恋旧啊。

苏浅边吐槽边翻刨,不知觉已经过了很久, 越发无聊。

而正当她无精打采, 准备铺床睡觉的时候,眼前却有一物,死死地黏住了她的视线。

那串被她丢掉的钥匙扣, 上面挂着的小环, 应该,不是铁丝圈儿吧。

“戒指。”苏浅探手伸过去,指间触到那枚戒指的一瞬间, 脑袋里轰一下就炸了。

[叮叮]一个清越的警示声响起, 紧接又一道欢快的声音。

[恭喜3270号亡灵, 终于翻过千山~越过万水~患遍磨难~历尽沧桑~总算寻得了本系统~这才是首轮试炼的~正确~打开~方式!]

[你可以叫我魔戒~或者,你也可以称呼我的英文名,The KING,对没错,我就是王~]

[哎,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别……]

叮~苏浅这抬臂一扔,戒指便撞到了墙上,又弹到了地上,最终滚落在了墙角。

我去你大爷的系统!

去你妹的首轮试炼!

老娘不干了!

转日清早,苏浅顶着一双熊猫眼从床上爬了起来,目光下意识地扫了眼墙角,撇嘴~

呦,这钢丝圈儿还在呢。

其实睡过一夜之后,她的火气已经没那么大了,这钢丝圈儿固然让她恼怒,但她更气的还是自己。

整整三回啊,三回啊!

她在这个世界里穿了三回啊!

女配当了三轮,还是一脸懵逼地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原因竟然是……她扔掉了一枚钢丝圈儿。

“好了,什么也不说了。”苏浅一手捂住脸,一手摆道。

放下手,弯下腰,对着那枚钢丝圈儿说道:“我就问你一件事。”

说到这里她干脆蹲下.身,换了副严肃认真的语气问道:“首轮试炼的任务是什么?”

“不要给我废话连篇,我只听结果,你用十个字概括给我。”苏浅又补充道。

捡起地上那枚戒指,一道气恼的声音便传进了她脑海中:“你这个可恶……!”

“五个字了。”苏浅强势打断它,提醒它道:“你还剩五个字来概括,再不抓紧时间我就上班去了,你自个呆在这儿吧。”

感觉戒指有点儿发烫,这厮估计是真恼了。

[行啊,你去呀,你去辞职啊!你离目标人物越远才越好嘞!完不成试炼看你怎么办!]

“字数超了。”苏浅淡淡地说罢,丝毫不将对方的威胁放在心上,直接起身,将魔戒挂到了自己的钥匙圈儿上。

只要不碰它,就不用听它聒噪。

……

今儿本是周六,但楚Boss下了命令要全员加班,毕竟收购拓一网络之后,他们也要重新整合,这中间涉及人事调动,项目接洽,资源重新分配等等各类繁琐事务,员工们想要过个清净的周末,确实不太现实。

但这不包括苏浅。

她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楚Boss就已经离家了,餐桌上放着摆好的饭菜,着实令苏浅惊吓了片刻。

以往也不是没有吃过他做的饭,但那在苏浅看来都叫蹭饭,反正楚Boss总是要吃饭的,而且他这人又喜欢做饭,那做多了吃不完也是浪费,她帮忙消灭算做好人好事。

但这预留的早餐,却不像是做多了的样子。

苏浅不敢贸然下口。

“汪!”但这不代表蘑菇也不敢,这厮两只前爪扒在椅子上,一副早就垂涎三尺的模样。

“你想吃?”苏浅犹豫了下,问道。

蘑菇用舌头把嘴舔了一遍又一遍的方式回答她。

“哦~原来是留给你的饭,我就说嘛,楚Boss以前那么爱你……”

看来钢丝圈儿找到了,剧情恢复正常也就有望了。

苏浅恍然大悟,拿了蘑菇的食盆过来,把饭菜连汤不剩地倒了进去。

而她自己,便如往常一样,打开冰箱门,取出牛奶加热,面包放进烤箱,翻她的酱,找她的肠,洗一洗水果,加两片菜叶……

一人一狗吃得很欢。

饭毕之后,苏浅给快递公司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尽快来上门取件,中间她又抽空跑了趟左逸家,确定他人已经出门。

苏浅一个电话打了过去,直入主题:“喂,左逸,你到公司了没?”

那边默了一瞬,回了她一声“嗯”。

苏浅低头看了眼表,这才八点半,平时这个点儿大家已经在上班了,但今天周六,上班时间稍晚了一个小时,所以这会儿好多部门都还没人呢。

不过没关系,只要楚Boss到了就行。

“那你见到老板了吗?他怎么说?”苏浅边说,边往家回。

电梯里信号不太好,她似乎听见那边儿还有其他人的声音。

然后是一道关门的声音。

左逸的声音总算清晰了起来:“我刚从楚总办公室里出来,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另外,我的部门已经定下了,还叫忆江南。”稍顿了下,他又说道:“苏浅,谢谢你。”

“哎呀没什么啦。”苏浅打着哈哈过去,才不会承认,她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我现在要改口叫你左总监了吗?”苏浅笑着问他。

那边也笑,不过声音低低的,“不太好,因为我不想礼尚往来地喊你苏部长。”

“哈哈哈,恐怕以后你想喊也喊不着了。”苏浅出了电梯,家门口已经有快递人员在等。

“为什么?”左逸不解地问。

但苏浅已经不再回答,只匆匆道:“我这边有点事,晚会儿公司见,拜~”挂了电话。

苏浅是孤家寡人,行李盘点起来也真没多少,快递两三个箱子就完了。

至于寄送地址,西甫区环五大道,陆家别苑,陆致远收,不过她留的是自己手机号。

搬家结束,苏浅十点钟才到公司,直奔办公室,又是一通叮叮咣咣……

“部长……”推门进来的小秘书见状愣住了,她部长这架势是要?换办公室?还是?被炒鱿鱼?但这不科学啊,这次挖到忆江南,部长可是头功!

小秘书一脸懵逼。

“怎么了?”苏浅闻声,从一堆资料里抬起了头问道。

小秘书连忙回神,走近她跟前一派自然地说道:“这份文件需要您签字。”

苏浅本来想说你去找副部长杨欣吧,但扫过文件之后发现这份策划案一直是她主审的,做事要有始有终,自己挖的坑还是要自己埋。

接过笔唰唰地签了字,还给秘书,“行了。”转回身继续收拾。

小秘书没走,站在原地犹豫了下,问道:“部长,需要我帮忙吗?”

苏浅怔了下,看这东西还挺多的,等她自己整完说不定楚清都下班了。

“好,你帮我收那个柜子里的吧,只收我的个人物品就好了,统一放到这个箱子里,没什么用的就直接扔了吧……”

苏浅指挥着秘书俩人又一起干了半小时,这才将办公室里所有属于她的痕迹都抹去。

“辛苦你了,中午一起吃顿饭吧。”苏浅笑着和秘书一起走了出来。

说到吃饭把小秘书吓了一跳,公司里现在谁不知道苏部长是楚总的女朋友啊,中午跟她一起吃饭,那岂不是还得陪着另一位?又冰又冷的大Boss。

还是算了吧,想想都觉得可怕。

小秘书慌里慌张地拒绝了她。

苏浅一脸的不明所以。

揣上辞职信去找楚清。

“你怎么不干脆等下班了再来?”苏浅一进门,楚Boss就没给她好脸,直接讽上了。

但苏浅百炼成钢,早就刀枪不入,往他对面一坐,笑道:“早上事忙,来晚了真是不好意思。”

“这是我的歉意,还请您笑纳~”说着将辞呈落在了桌上,以指按压着推了过去。

楚Boss皱了下眉,抬眼看她,声音微沉道:“什么东西?”

苏浅淡笑不语,撤回手,跟着便起身,准备离开。

楚Boss脸色更沉,三两下拆开了信封,辞呈加上题目,总共五个字。

辞职,不干了。

但苏浅还是转回身,忍气问道:“怎么算?”

楚Boss唇角一扬,双手抱胸,朝后一靠,抬眸看着她,“你任职策划部长,手上掌着本公司的最大手游项目,你这一旦离职,可有想过我们下一季的仙游二,还能否如期上线?”

那不还有杨副部长吗?苏浅刚想回话,却又听得楚Boss继续说道:

“眼下公司事务繁多,多部门都在向我反映人手不足,我下令加班,底下怨声一片你也该心中有数,若给你开了离职先例,你让我如何再安抚人心?”

“还有,”楚Boss突然话锋一转,向前倾了身体,语气也变得凌厉,“现在满公司的人都知道你是我女朋友,收并忆江南这件事上你也有功,你如今向我请辞,是想我告诉所有人,准备娶你回家当富太了吗?”

“如此对我造成的经济损失,精神损失,名誉损失,你觉得我收你十倍违约金,够不够客气?”

楚Boss终于说完,又恢复了清冷的神情看着她。

苏浅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上衣口袋里的钥匙串,被她无意识地攥紧,都快变形了。

[宿主别生气,要冷静!]魔戒急切的声音在她脑海中响了起来,[这个时候不能认怂!怼他!]

[这也是试炼内容之一吗?]苏浅要问清楚了再决定。

[……]系统开始装哑巴。

苏浅轻咳了两声,立马换上了一副笑脸,跑近到楚清跟前,手速极快地将那封辞职信抽了回去,忙笑道:“老板,误会,都是误会。”

“那个,我可能是最近太忙了,脑子有点儿糊涂,我这就回去闭门思过。”

“老板您大人有大量,可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我这就消失,马上消失。”

苏浅边说边往后退,终于快到门口的时候,楚Boss却又发声了:“等等。”

苏浅苦着脸,还要带笑:“老板您还有什么吩咐?”

楚清嘴角扯了扯,从位上起身,随手拎着外套朝她走来,“既然觉得累了,那就放你两天假吧。”

苏浅怔了怔,以为自己没听清,又重复了一遍:“你要给我放假?”

“不想要吗?那就算了。”楚清淡淡扫了她一眼,越过她朝门外走去。(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