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熟妇乱子伦视频

文学楼手机阅读,

次日一太早,青州城的县衙门口便挤满了前来诉苦的富户和地主。刚刚上班的县令见到门口这么多的人,眼睛瞪得就跟鸡蛋一般大。

然而这些人要告的内容几乎全是千篇一律,无外乎家里的钱粮都让人给偷走了,希望县令可以将其追回来云云。

对于这些平日祸害乡里,为富不仁的家伙,县令是一点同情也没有,心里甚至还有一些幸灾乐祸。但一下子丢了这么一笔庞大的钱粮,尤其还都是一伙自称黄巾军的人偷的,却是让县令不得不重视起来。

“事关重大,以我之职恐难以作主,需得报于大守审批,尔等暂且回去,静候消息。”县令当场拍板道。

县令将事务交给了副手处理,自己则抱着一堆竹简飞奔前往太守府。

听到是有关黄巾的事,夏原吉吓了一跳,不敢怠慢,连忙放下了手头的事务,拉着县令来到了一旁无人问道:“你可确定这次的案件,是黄巾余党所为?”

“属下百分之百的确定,这二十七户被抢的人家,皆称是一伙自称为黄巾义军的部队所为,所窃数额巨大,可给养万人。”县令拱看手,严谨道。

“嘶!”夏原吉倒吸了一口冷气,要说汉朝时期最难搞的两个对手,一个是匈奴,另外一个就是黄巾义军了。

虽说现在黄巾式微,比不上巅峰时期的黄巾军,但就在前一段时间,兖州的黄巾再次兴风作浪,连前去讨伐的原兖州州牧刘岱都战死了。

更何况现在叶寻几乎处在四面皆敌的情况,要是青州的黄巾军死灰复燃,来了次中心开花,那可就不是闹着玩的。

夏原吉哪里敢忽视这个重要的消息,连忙带着县令赶往叶寻办公的地方。

“主公,青州黄巾军再次作乱。”夏原吉严肃着脸,紧咬着嘴唇,呈上了诉状。

叶寻疑惑的接过了诉状,将一个个拆开看了一遍。整个人的神情由紧张逐渐平缓了下来,甚至,脸上还有一些轻松和幸灾乐祸。

夏原吉低着头,并没有发现叶寻脸上的细微变化,不然指不定会猜到些许端倪。

“咳咳,这些人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金钱粮草呢?”叶寻轻咳了两声,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平静的说道:“这些数额一定要查清楚,如果存在多报或者偷税漏税的情况,一定要重重责罚,只有彻底盘查清楚,方才可以立案调查。”

夏原吉和县令一副我是不是听错了的样子,愕然看着叶寻,虽然这里面丢失的钱粮数额的确有些惊人,也有可能存在虚假、漏税的情况,但也比不上偷盗者是黄巾这个消息重要吧?

主公在意的地方,也太偏差的了点吧。

县令持着敬畏的心理,小心翼翼的拱手提示叶寻道:“使君,这偷盗者都是一伙自称黄巾贼的人,其所窃数额足以供养万人数月。”

叶寻睁着双无辜的眼睛,看了眼县令,语气淡定道:“我知道啊,这上面写的很清楚。但那又怎样?就能证明是黄巾所为吗?”

你确定你知道?!县令的眼睛都快要瞪了出来。这可是黄巾军哎!令天下人闻风丧胆的黄巾军,怎么在这里感觉就跟一个小毛贼一样?

县令感觉自己的胸口就跟堵了块石头一样,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他不死心的拱起手,还想要再劝说叶寻一遍。

夏原吉却是暗下里悄悄拉了一把县令的衣袖,阻止了县令的动作,向叶寻拱手告退。

县令狐疑的看了一眼夏原吉,和叶寻告退后,跟在夏原吉的后面出了去,不解的看着夏原吉的背影。

夏原吉忽然转过身,眼睛紧紧锁在了县令的脸上,“你可确定,这是黄巾军做的吗?”

“这个属下其实也不能断定,皆是那二十七户被盗窃人家的一家之言,小的还未来得及细查。”县令在夏原吉的眼神下变得心虚了起来,不确定的说道。

夏原吉听罢,无语的伸出食指指了指县令,咬着牙恨恨道:“你呀!实在是太急躁了!连事情都还没有整明白,你就到处嚷嚷着是黄巾所为,如果最后查出来不是,我看你的老脸往哪搁!”

县令低着头,默默地承受着夏原吉的训斥,一张老脸羞的通红,连连点头称是。心里却是在暗暗的腹诽:遇到黄巾这档事情,谁还可能冷静的下来,你不也是火急火燎的跑去见使君嘛,还好意思来怪我。

虽然县令在心里吐槽着夏原吉,但这些话他是绝对不可能当着夏原吉的面说的,除非他是不想要脑上的官纱帽了。

夏原吉训斥了一会儿后,也冷静了下来,吩咐县令道:“这件事情,你就按照主公的意思来办,查清这些富户的财产情况,看看有没有存在虚报和偷税漏税。”

“那偷盗的黄巾贼不管了吗?万一”县令不无担忧的说道。虽说青州的黄巾已有大部分因为得到田地而从良了,但这剩下的星星之火,却也是不可小视的。

夏原吉微垂眼睑,认真的思考了一番,始终不敢轻下决定。突然,夏原吉眼角的余光瞄见了正大踏步前来的管亥。

结合起叶寻奇怪的举动和管亥喜上眉梢的表情,夏原吉隐约想到了一些事情,紧锁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这你就不用管了,做好份内的事即可。”

说完,夏原吉整个人轻松了下来,回到自己的岗位继续处理政务。留下县令一脸懵的站在那里,摸不着头脑。

这到底是让他查呢?还是不查呢?县令摇着脑袋,无奈的回到了县衙里。

随后,县令遣差役前往了那二十七户人家调查情况,那些富户见到差役前来,还以为是来办案的,自然是有求必应,好吃好喝的招待着。

可惜他们并不知道的,这伙差役来的目的可并不是为了给他们伸冤。通过账簿上面的记账,那些富户以往偷税漏税的黑历史被查了个底。即便有些富户的账簿做得完美无缺,也因为上报的数额与账簿上的不符,被判了一个虚报假案的罪名。

这些平日里横行霸道的富户,哪里会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下场,不仅家里的存钱和存粮被一扫而空,还被官府加罚了不少的赔款。真的是倒霉到连喝水都能塞牙缝的地步。

这偷盗的案件可以拖,但是官府的赔款可是拖不起的。这些富户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将自己掌管的田地赔给了官府。

这等意外的收获,惊到了叶寻,他还真没想到自己随口的一说,竟然意外得到了两百多亩的田地。

要不以后多来这么两下?

叶寻的思想再次活跃了起来,他现在总算是明白曹老板当初为什么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干挖墓这种缺德事了,这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啊。

“你们这一晚上劫掠的可不少啊,竟然有这么多钱粮。”叶寻随意看了看竹简上统计的数字,眼神颇为不善地盯着管亥,没有半点收获横财的喜悦。

管亥却是兀自不知,仍在那里沾沾自喜,“主公过奖了,属下也是没有想到,这些奸商和地主竟然藏了这么多的好东西,要不是天快亮了,属下能将剩下的那几家也给抢了。”

“管亥,你好大的胆子!”叶寻忽然暴怒,一把将手中的竹简猛地砸在了管亥的身上,面色铁青的看着愣在那里的管亥。

“主公,属下这这是犯什么错了?”管亥无辜的摊开手,委屈的看着叶寻。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好好的叶寻,竟然突然间变得暴怒起来。

叶寻从旁边的一堆竹简的顶端拿起一卷竹简,丢到了管亥的脚前,强抑住心中的怒火道:“你给我好好看看,这两卷竹简有什么不同。”

管亥疑惑的捡起了脚前的竹简,和自己的左右对比了一番后,尴尬的看着叶寻道:“主公,这我不懂字啊。”

噗叶寻差点被管亥给气笑了,板起来的怒脸也险些绷不住。

“你既然不懂字,那你看得这么津津有味是何用意?”叶寻脸上虽然依旧是生气的表情,但语气却是已经缓和了下来。

“这主公让我看着对比,我要是不看,那不是在抗命吗。”管亥振振有词的解释道。

叶寻哭笑不得的摇摇头,对管亥这神奇的脑回路也是没话说了。

“你不抗命?我看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你呈上来的清单里,粮食少了三百多袋,钱则少了三万文,你这不抗命,倒挺有选择性的嘛。”叶寻目光如炬,锁定在了管亥的脸上。

管亥听到叶寻说出来的数字,脸色顿时大变,豆大的冷汗瞬间冒了出来,双腿无力的跪倒在了叶寻的面前。嘴唇轻轻地颤抖着。

“主公,属属下该死。主公不管再怎么惩罚管亥,管亥都心甘情愿的认罚,但求主公不要怪罪我的属下。他们都是无辜的,这些是我一个人拿走的。”管亥跪在地上,叩首顿拜,为自己的下属求情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