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做人爱视频免费

破空传来的声音带了一些金属质感,并不是正常人的声音。

莎伊莱抬眼扫了一下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庞然大物,瞳孔瞬间紧缩了一下,随即就恢复了平静。看了看地上的深坑,又看了看漂浮在半空中的机甲,莎伊莱嘴角慢慢勾起一丝弧度,声音里满是平和地问道,“我家院子是你炸的?”

莎伊莱这么平和的声音一响起,围观的西蒙和小萝莉顿时后退了几步,躲回屋子里观战,莎伊莱的这语气,是要爆发的节奏吗?可是,有人识相,也总有人不识相。就比如这个机甲里的男人,他是一点都没把莎伊莱放在眼里。所以,他的语气在莎伊莱面前也是格外的嚣张跋扈,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多有来头一样。

“女人!是我先问你的话,就是你抢了我家女皇的皇夫?”

见机甲里的男人依然是这副语气后,莎伊莱面上并没有一丝的动怒,依旧很平和地看着这个机甲,重复地问了一句,“我家院子是你炸的?”

这下,男人嚣张的挑衅还没说出来,莎伊莱就已经出手了。事不过二,是她所能容忍的底线。

只见男人嚣张的话才刚开了一个头,破空而来的一架铁黑色机甲就把漂浮在空中的这架机甲一脚踹了下来。又是“砰——”一声巨响,院子之外的空地上也被砸出了一个深坑,直径将有几十米左右。

铁黑机甲只是一只脚踩在地上那个机甲的胸膛上,就制止得他动弹不得。莎伊莱走到院子外面,看着地上不断挣扎的机甲,当听到里面男人的阵阵骂词之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微微阖了阖眼,下一秒,那个原本还龟缩在机甲里面的男人就被机甲弹了出来。

长得倒是一个眉清目秀的正常人,倒是很难让人想到,他的嘴巴那么臭。当被机甲弹出来的那一刻,麦森尔突然认识到,眼前这个瘦小的alpha并没有她外表看起来的那么弱。想到自己刚刚做的事情,麦森尔……

男人的尖叫刚起了一个头,就在莎伊莱黝黑的眼睛下,戛然而止。剩下没有叫出来的部分,全被麦森尔硬生生地吞了下去。他身体的本能告诉他,他在害怕眼前这个看起来很瘦小的女人,她很危险。

莎伊莱收回了对麦森尔警告的视线,然后微微蹙着眉看向铁黑机甲。铁黑机甲接到莎伊莱的指令,已经很不客气地对着麦森尔的机甲就是一通乱踩。

麦森尔顿时双目充血,目眦欲裂,粗犷愤怒的吼声从他的喉咙深处溢出。可是就在下一秒,麦森尔还没扑过来的身体,又被两个突然出现的机器人压住,高强度的电流直接冲进麦森尔的身体里,仿佛他的每根骨头都被电得“吱吱”作响。

高强度的电流阻止了麦森尔身体的行动,却管不了他嘴里的咒骂。可是刚叫出莎伊莱的名字,就被莎伊莱平静地看了一眼。只是那一眼,麦森尔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里一阵钝疼,痛得他连□□的力气都没有。

期间,脑子疼到趴在地上打滚的麦森尔,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机甲被踩成扁扁的一块废铁。而背对着自己的莎伊莱连头都没有转一下,那副一点都没把身后他放在眼里的姿态,更是让麦森尔愤怒地闷出一口怒血。

然而就是这种时候,莎伊莱又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话,“既然坑是它砸的,那就用它来填坑。”语气要多恶劣有多恶劣,要多嚣张有多嚣张。当然,也很气人。但是,气人又怎么样,莎伊莱不认为自己需要去考虑一个欺辱到自己的人的心思。

所以,随着莎伊莱这一句话落音,麦森尔气得再也忍受不住,胸腔里压抑的一口热血,就像是爆开的花一样,直接喷了出来。

莎伊莱看着不小心溅到自己鞋子上的一滴血,厌恶地皱了皱眉,直接丢下一句,“把机甲粉粹了填外面的坑,这个人填院子里的坑。”说完,就转身直接回房间去收拾自己。

躲在院子里看热闹的西蒙和小萝莉,嘴角抽搐了一下,认命地从暗处走出来,按照刚刚莎伊莱的吩咐,解决这些事情。实在是想不通,他们都躲得这么小心了,还会被莎伊莱发现。这不科学,明明他们现在是没有生命体征的机器人,莎伊莱是怎么发现的?

麦森尔一口怒血喷出去,再加上机器人在他身上施加的高强度电流,现在整个人就陷入了半昏半醒的状态,所以等他有反应的时候,那一瞬间才发现,自己动也动不了。而模糊朦胧的眼前,一切景物都变得很高大……他竟然被埋在了土里!

粘连在脖子处的人造土,让麦森尔恶心地想要大骂,他从出生到现在何时受过这种屈辱,特别是这么对他的人,还是一个比omega还不如的女alpha!可是现在他却连嘴都张不开,那个无耻的alpha竟然把他的嘴用胶水粘上了!

无缘无故替西蒙和小萝莉背了个黑锅的莎伊莱,一点都没把外面的那个人当做一回事,而是在工作室里,认真地研究着一套防护系统。之前她地球家里的那套自带防护系统,莎伊莱自然是有研究过,虽然现在她的技术还比不上那套系统的发明者,但是做出一个和他八成像的防护系统,莎伊莱还是有能力做出来的。

而外面的西蒙和小萝莉,刚吩咐好家用机器人用刚刚机甲的碎片把门外的大坑填好,就看到被埋在院子坑里的麦森尔悠悠转醒,然后也不知道想到什么,一张脸憋得通红。

注意到麦森尔醒过来,西蒙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就走到麦森尔面前,看着仰起头满脸怒火的男人,西蒙一脸慎重地说道,“先生,如果您有生理需求的话,还请您一定要憋住。毕竟莎伊莱小姐的脾气不好,惹火了她,她可不仅会粉碎机甲的。”

难道这还不是生气!麦森尔鼻子里发出巨大的怒哼声,以此表达自己满腔的盛怒。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西蒙,听到麦森尔的哼声,不以为意地挑眉说道,“先生,是需要我把您的鼻子也用胶水黏上吗?”

从西蒙身后钻出来的小萝莉,手里拿了一管胶水,阴沉沉地笑着。那副样子,就像是时刻准备着把麦森尔的鼻子给黏起来一样。

看到麦森尔不敢吭声了,有些失望的西蒙就提着小萝莉回客厅了。

小萝莉有些不满,凭什么不让她把那人的鼻子粘起来,她很想看看人不能呼吸是什么样子的!

西蒙嘴角僵了一下,他其实也很想看,但是……做太过了,把人给折磨死了,岂不是就不好玩了?所以,为了接下来还有玩头,现在还不能玩这么大。

在通讯录里找到挂着“主人”头衔的那个联系人,西蒙发了一句“亲爱的卡和回王子,听说你荣升为皇夫了?”发完,西蒙就关了所有的通讯方式,嘴角挂着一丝似有若无的微笑,等着接下来继续看热闹。生活真是精彩,特别是看他“主人”热闹的时候。

果然,没一会的功夫,外面就传来了异样。卡和回这个回到自己地盘就更加嚣张的小王子,直接操纵着他的机甲,从皇宫里赶了过来。

刚到院子外面,卡和回已经迫不及待地从十几米的高空跳了下来,机甲也被他顺手收到了纽扣空间里。脚下不停,卡和回已经直接往房子里走去。

门外的大坑已经修复好,卡和回没有发现是情有可原。可是,他走进院子里,没有注意到地上埋着的那个人也就算了,他都一脚踩上去了,竟然还没发现!难道卡和回还以为,自己只是太慌张被自己绊了一脚吗?

而随着卡和回毫不知情地离去,麦森尔那声痛苦的闷哼就像是一个笑话一样,也就只有他自己和看热闹的西蒙小萝莉听到了。

明明是操纵机甲过来的,却赶了一头汗的卡和回,刚一转弯,就撞到了同样转弯出来的莎伊莱。意识还没反应过来,手已经揽住了差点被他撞出去的莎伊莱。

莎伊莱扶了一下额,从卡和回怀里退出来。既然出现的卡和回,那刚刚她觉察到的异动应该是卡和回做出来的。之前因为刚来到卡洛斯星球,没想到会有人找上她,就放松了警惕。所以才会一不小心,让麦森尔毁了她的院子。而刚刚就算是在认真研究防护系统,莎伊莱也还留了一点心思在外面。

刚发现异样走出来,莎伊莱才发现竟然是卡和回弄出来的。既然是卡和回弄出来的,那就没什么事了,想着,莎伊莱就准备转身回工作室去。

刚刚急得连踩到人头都没发现的卡和回,见到莎伊莱顿时更加急了,脑子一片空白。所以当看到莎伊莱转身准备走的时候,卡和回硬是从自己空白的大脑里挤出了一句话,“衣衣,对不起,让外人私自闯进卡洛斯星球,这是我们的失职!”他没想到,卡洛斯帝国的防护系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用了,竟然让不明目的的外星人这么轻易就私闯进来?可是……是不是重点偏了?

“没什么。”只是闯进来一个人而已,莎伊莱还不至于到因为这件事而生气的地步。

被莎伊莱一身淡定从容感染的卡和回,终于想起来自己赶过来的重要目的了,“可是,我……衣衣,我觉得……我想说……”虽然想起来了,但是想说时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卡和回突然有些恼怒这样的自己了。

“怎么?”看着卡和回吞吞吐吐外带一脸尴尬的样子,莎伊莱恍然大悟,“你是想要我帮你改良一下卡洛斯帝国的防护系统是吗?”这有什么好尴尬的,莎伊莱一直以为,卡和回是不会有尴尬这种情绪的。

“不是!”卡和回立马反驳,他怎么可能是为了这件事。

不是?莎伊莱奇怪地看着卡和回,不是这个原因,那还能是哪个原因?

被莎伊莱这么认真地看着,卡和回脸上的尴尬更加明显了,他没想到一向聪明的衣衣,竟然猜不到他的心思,是真猜不出来,还是没有把他放在心里?想到第二种可能,卡和回顿时心里一硬,厚着脸皮把一路上自己都在组织的话说了出来,“衣衣,你放心,我绝对没有成为谁的皇夫,你相信我,真的是那个女人一厢情愿的事情。”

刚刚还漫不经心的莎伊莱,听到卡和回的话,顿时转头认真地看了卡和回几眼,确定他的话里没有一丝隐藏,顿时眼神就变了。刚刚那个前来挑衅男人说的话,莎伊莱其实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她并不认为,那个人的话有什么可以与之交谈的,简而言之就是,莎伊莱一点都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可是现在又听到卡和回这样说,莎伊莱就知道,这件事竟然是真的?卡和回还真是被一个人看上了,听起来对方还是个女皇。一时之间,莎伊莱心里涌起一丝复杂,她不知道自己是因为有人看上卡和回而心烦,还是因为有人直接和她叫板而生气。

见到莎伊莱突然沉默不说话了,卡和回心里越发得忐忑,只敢边观察着莎伊莱的表情,边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

其实说白了,最初的原因还是因为莎伊莱。当卡和回发现自己喜欢上星际网里的莎伊莱时他就知道,不管莎伊莱是什么性别,他都喜欢,就算是alpha也一样。后来因为老是被各种人逼着去见长楼里面的omega,卡和回冲动之下就宣布了,自己其实喜欢上一个非常强大的alpha。其实这些,在星际上都很常见,没有什么值得稀奇的。

可是对别人可以不稀奇,对卡和回所有人是不得不稀奇啊。卡和回小王子谁不知道,性格暴躁恶劣,他会找一个alpha?其实找一个alpha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很多人都好奇,卡和回和他喜欢上的alpha到底谁更厉害?毕竟这也决定着,他们成家后的家庭地位不是?所以很多人都开始猜测,卡和回喜欢的那个alpha到底是谁。

找个比自己弱的,依卡和回的性格,估计还不如找个omega呢。找个比自己强的?真是很难想象卡和回这么狂暴的人,竟然会喜欢这样?所以,一群无聊的星际吃瓜群众就把目光放在了比卡和回强的alpha身上。

而就在无聊的吃瓜群众在茫茫星际中费劲地筛选时,有一个人站出来了,亲口承认她是要把卡和回娶回去做皇夫的,所以有些人不该有的心思可以歇一歇了。娶回去做皇夫!达科度帝国卓雅多女皇的话,谁敢质疑?就连卡和回几次义正言辞地和卓雅多撇开关系,也被星际吃瓜群众们认为,是卡和回小王子傲娇了,真是好奇傲娇起来的卡和回是什么样的。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啊,连这么冷血残暴的卡和回都能变得萌萌哒,真是……

所以,事情其实就是这样,卡和回真觉得自己很冤枉,他什么都没做,还解释了,就这样还会被卓雅多那个疯女人盯上,卡和回自己心里也很痛苦的。

听完卡和回的解释,莎伊莱心里的纠结和复杂并没有减轻。只是淡淡地对卡和回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就要转身回工作室。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卡和回都解释清楚了,却只得到了莎伊莱这样的反应。他真的是看不懂这个反应的意思啊,所以莎伊莱能不能给他个痛快的,告诉他,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就行。

“衣衣,你要做什么去?”话到嘴边,卡和回还是换了一句比较含蓄的话问道,他怕直接问出来,依着衣衣的脾气,指不定就冷笑一声什么也不说了。

莎伊莱看了卡和回一眼,就转开了头,默默地说了一声“去设计防护系统。”

防护系统?卡和回现在只想无奈地苦笑,所以衣衣这句话的意思是,对他刚刚说的话没有兴趣,然后就拿防护系统来搪塞他?卡和回头疼,“衣衣,不需要你来设计防护系统,帝国有的是人来负责这一点。”设计防护系统这种事情,牵一发而动全身,改动一点,就要把全部的系统都改动一下。卡洛斯星球那么大,这个防护系统做起来可是一件很庞大的工程,卡和回并不希望衣衣那么累。

莎伊莱有些无语地看着卡和回说道,“你想多了,我是在给自己的房子设计防护系统。”

……

他不该问这一句话的。

看戏完毕,西蒙提着小萝莉正想趁着卡和回还没回过神来偷偷地溜走,就被一束冰冷的视线锁定了,这回想跑也跑不了了。

卡和回看了西蒙和小萝莉半天,终于收回了冰冷的视线,问道,“人呢?”

“……在外面。”如果不是卡和回的脸色不对,西蒙是很想嘲笑他一番的,来的时候是踩着人家的脑袋过来的,现在还问人呢。可是卡和回虽然收起了刚刚冷肃的眼神,但他身上的气息仍然很让人忌惮。西蒙很识眼色,知道现在绝对不能惹卡和回。

当看到那个被埋在人造土里只剩下一个脑袋在外面的麦森尔后,卡和回嘴角微微抽了一下,回头向西蒙问道,“衣衣要求的?”

“是的,莎伊莱小姐说,外面机甲砸出的坑,用机甲填,这里他砸的坑就用他来填。”

好吧,卡和回放弃了自己想要修理麦森尔一顿的打算,既然衣衣想要玩,那就让她玩吧。

莎伊莱在工作室里研究防护系统,卡和回也不能进去打扰。所以考虑了一下,卡和回还是先赶回了皇宫,父皇母后那边他还没有和他们解释清楚,刚刚一收到西蒙的简讯他就急着赶回来了,现在还不知道父皇和母后会在皇宫那边怎么嘀咕他呢。

果然到了皇宫,菲妮皇后就围了过来,微微耸动的鼻子,就想从卡和回的身上闻到其他人的信息素,一点一国之母的形象都没有。而坐在那里的卡赛亚皇帝,依旧表情淡淡的,没有像菲妮皇后那般激动。主要是,他的鼻子比菲妮皇后灵敏,自然不需要离卡和回太近去闻他身上的信息素。

没等菲妮皇后接近,卡和回就赶紧后退了几步,坚决和菲妮皇后保持一段相当远的距离。

“我亲爱的小二,你这是要做什么?”菲妮皇后捂着胸口很受伤地看着卡和回。金灿灿的波浪长发,白瓷似的皮肤,再加上琥珀色的大眼睛,怎么看都觉得就是一个漂亮的洋娃娃。特别是她做出这副动作的时候,显得格外楚楚可怜,美丽动人。

然而她面对的是卡和回。深知自己这位母后性格的卡和回,对于菲妮皇后的种种表现没有一丝的动容,只是坚定地又后退了一步。

深受儿子冷落的菲妮皇后转身扑回卡赛亚皇帝的怀里,委屈地指着卡和回控诉,“亲爱的,你看你的儿子,他又嫌弃我。”

卡赛亚皇帝拍着菲妮皇后的后背安慰她,虽然嘴上是把卡和回给臭骂了一顿,但看着卡和回的眼神却是欣赏赞扬的。这样才对,就要离别人的omega远一点。alpha的占有欲都是很恐怖的。

卡和回看着在自己面前秀恩爱的一对夫妇微微撇了一下嘴,有什么好秀的,要是衣衣在的话,他们也能秀。

被卡赛亚皇帝安慰好的菲妮皇后,前一秒还是装得楚楚可怜的,下一秒就对着卡和回扬了扬下巴,很傲娇地说道,“小二,这次就原谅你了,没有下次。”

卡和回瞥向卡赛亚皇帝,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菲妮皇后的这句话,卡和回每次见到她都必听一遍,听得耳朵都起茧了。

闲闹完,菲妮皇后终于想起来她最想知道的一件事,“小二,你刚刚急着是去见你的另一半吗?”刚刚从卡和回身上,菲妮没有闻到其他人的信息素,也不知道卡和回急着赶去见的那位是什么性别。果然是离太远了!这样想着,菲妮皇后不禁偷偷地看向卡赛亚皇帝,却见卡赛亚也对她摇了摇头。意思是卡赛亚也没有闻到信息素,难道卡和回刚去见的不是他藏了那么久的另一半?

卡和回自然是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但是莎伊莱身上的信息素连自己都闻不到,他们又怎么可能从他身上闻到衣衣的信息素。

“我来是想和你们说一声,我们的星球防护系统太差,需要改进了。”卡和回并没有回复菲妮皇后的话,只是说了自己这次过来的目的。

“这个倒是真的,那我亲爱的小王子是有什么好的人推荐吗?”在卡和回急着离开后,卡赛亚皇帝就了解到卡洛斯帝国有不明挑衅者出现。

知道自己这个狐狸一样的父皇,是在拐了弯的想要从他这里打探衣衣的消息,卡和回很干脆地摇头,“没有,就这样,我先走了。”

“小二,你就这样跑到人家住,真的不好。”看到卡和回正准备着要走,卡赛亚皇帝赶紧叫住卡和回,无奈地劝解道。

卡和回轻哼了一声道,“并没有什么不好,父皇你放心。”

“小二,你们这样于礼不合,会被别人嘲笑的。”他们卡洛斯帝国尊贵的小王子,跑到一个他们毫不知情的人那里去居住,不用想都知道,这接下来几天的星际头条都会被卡和回承包了。

“谁敢嘲笑?”卡和回眯了眯眼,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敢嘲笑他。再说,就算是嘲笑了又怎么样,“她不在乎的。”

卡赛亚皇帝被自己的亲儿子噎了一下。这儿子还没住出去呢,心就向着他的另一半了?他话中的重点明明就是他们被嘲笑,卡和回是怎么把他自己给无视的。

卡和回又把之前那个送到警局的、星际罪犯的事情和卡赛亚皇帝大致说了一下,然后就不顾卡赛亚皇帝和菲妮皇后共进晚饭的邀约,大步离开。

而刚刚赶回皇宫的大王子卡瑟奇,又差了一步没有抓住卡和回,气得当场就想追着卡和回去把他找回来。

看到一脸怒火的老大,菲妮皇后不嫌事大地说道,“老大,母后可不允许你去打扰小二谈恋爱,你还是乖乖留在皇宫,学着怎么接手卡洛斯帝国吧。”

“母后!我不喜欢做这些!”

“小二也不喜欢。”

“所以母后你是在偏心吗?”

菲妮皇后听到一向也很冷漠的大王子卡瑟奇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惊讶地捂着嘴说道,“老大,你这是在撒娇吗?”

卡瑟奇浑身一僵,脸色又冷漠了几分,“母后,你看错了,还有,请不要转移话题。”

“我没有转移话题啊?”菲妮皇后无辜地看着卡瑟奇,但看到卡瑟奇一脸不相信,菲妮皇后只好无奈地说道,“我是怕你伤心,你没看出来吗?”

还没等卡瑟奇开始想,自己为什么要伤心的时候,菲妮皇后已经说出了剩下的话,“老大,你看看你,年龄也不小了,还没有找到伴侣。你再看看小二,他这么小已经开始追求自己的伴侣了。我是怕你伤心,才没有明说的。老大,母后和你保证,只要你也找到了自己的伴侣,母后就放你出宫,然后把小二抓回来……”

别人帝国的王子为了争皇位打得头破血流,他们家的王子却为了不要皇位打得头破血流。菲妮皇后很委屈,她也想让她家亲爱的赶紧脱手皇位,趁着年轻,他们还能来个星际游呢。

卡瑟奇额头的青筋抽了抽,他不就比卡和回大了十五岁,为什么说他年龄这么大,卡和回年龄这么小?而且他天天被绑在皇宫里,上哪里去找自己的伴侣?母后这话,是要把他绑在皇宫里一辈子的意思是吧?

“母后,那我要是一直找不到伴侣,你就把我绑在皇宫里一辈子?”

“哪里会这样,母后也是疼你的,总不会让你单身一辈子的。要不然,等小二家幼崽出生后,你就把他的幼崽培养出来接手皇位,这样不就可以了。”

小二家的幼崽?卡和回现在还没成年,等到他成年,再等到他幼崽出生……卡瑟奇不敢想象,自己还要在皇宫里呆那么久!

卡赛亚看着母子斗法,眼神里微微流露出一丝笑意,只要保障自己的皇后不受欺负,其他的随他们斗,反正他也是真的不想在这个皇位上坐着了。

卡和回回到家的时候,莎伊莱还在工作室里没有出来。

穿上围裙,走入厨房,卡和回又成为一个标准的家庭煮夫。卡和回先把保鲜箱里刚采购的蔬菜食材按照类型分好,然后才挑出今天晚上要用的食材。洗菜,切菜,开火,爆炒,一系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如果不是卡和回的那张冷脸,欣赏起来倒真的挺漂亮的。

炒完菜发现莎伊莱还没有出来,卡和回也知道在莎伊莱研究东西的时候最好不要打扰她。于是就翻了翻莎伊莱以前给自己的那份甜点食谱,当翻到一份甜点,看到它旁边的解释时,卡和回的一双眼睛完全是移不开的。他从来不知道,原来甜点还有这么美的寓意。卡和回决定,他就要做这个。也不知道衣衣是什么时候出来,不过做一块大理石芝士的时间,卡和回觉得还是有的。

香脆的燕麦果仁,奶黄色的烘焙芝士,仿佛都能闻到芝士微甜微酸的味道,如同爱情一般,让人牵挂难忘。卡和回希望,他赠与衣衣的,不仅只是一块芝士蛋糕而已,还有甜蜜的爱情。

莎伊莱是被饿得“咕咕”响起的肚子打断思绪的。推开面前图纸上的各种数据,莎伊莱揉了揉发涩的眼睛。起身刚打开工作室的房门时,莎伊莱就闻到了一阵饭菜香。

即使微眯着眼睛,仅凭着鼻子,莎伊莱都能隐约分辨出,有哪些饭菜的香味。当闻到那股微酸微甜加了燕麦的香味时,莎伊莱摸了摸自己的眼角,想到不久前卡和回对她说的话。

其实没什么,只不过是有一点泛酸而已。她现在终于能坦然地承认,她确实有些吃醋了。卓雅多是个女皇又怎么样,想从她手里抢人,那就走着瞧吧。

觉察到背后多了一股视线,卡和回转头就看到倚在工作室门前的莎伊莱,一张没有表情的冷脸,顿时就像是破冰的初春,盛满了感染人的欢喜。卡和回做完最后的收尾动作,就端着刚做好的芝士蛋糕,对着莎伊莱招手说道,“衣衣,大理石芝士,你喜欢吗?”其实卡和回更想说,甜蜜的爱情,你喜欢吗?卡和回相信,衣衣肯定会懂这些的,这个甜点食谱不就是衣衣给他的吗?

莎伊莱静静地看了卡和回半分钟,脸上突然破开了一个微笑,说道,“喜欢。”

看着一步一步向自己走过来的莎伊莱,卡和回突然觉得,衣衣笑着露出的牙齿似乎都在发光。

莎伊莱走到卡和回这边,没有什么动作,就接了卡和回手上的盘子。里面是一块看起来很完整的蛋糕,但是仔细看才会发现,这个完整的蛋糕已经被卡和回分割成了很多小块。很贴心的一个小举动,莎伊莱却突然有一种自己被宠着的感觉。这种感觉有一点陌生,但是莎伊莱很快就接受了。

叉起一小块蛋糕,莎伊莱先是自己尝了一下,然后才微微弯着眼称赞道,“很好吃。”下一秒,就把一块蛋糕送到了卡和回的嘴边。

受宠若惊的卡和回,傻傻地看着莎伊莱,不知道要做出什么反应。

莎伊莱侧头想了一下,才对着卡和回引导地说,“来,说啊——”这么温馨的一句话,却配上一张冷若冰霜的脸,怎么看都觉得怎么怪异。可是,痴~汉是绝对不会注意这些的。

所以接下来只见卡和回跟着莎伊莱的引导,傻乎乎地也说了一句“啊——”

莎伊莱无奈地笑了一声,然后就收回了叉子,自己吃完剩下的。

一顿饭,卡和回吃得晕晕乎乎的,总感觉自己在做梦一样。

其实,真正做梦的并不是卡和回。

睡到半夜,莎伊莱突然醒了过来,这种半睡半醒的时候,莎伊莱的脑子反应得很慢。想了半天,莎伊莱总觉得自己把什么事情给忘记了,总是想不起来。

想不到,莎伊莱就又沉睡过去。可是没一会儿,莎伊莱又醒了过来,她终于想起刚刚忘记了什么事情,她把外面埋在土里的那个人给忘记了。

莎伊莱看了一下时间,正处于下半夜,外面的天气也比较冷吧?莎伊莱想了一下,又倒头大睡,算了,反正也快天亮了,天亮了再说吧。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