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和帅哥那个

苏云卿觉得自己是个信正在跑任务升级,搞定了吕不韦这个支线任务,又得去搞定昭襄王这个oss,等刷完了昭襄王就得去找范雎为下一个副本做准备。【最新章节阅读】

也真是够了。

然而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得去搞定范雎。

范雎是丞相,是丞相那就是要按时上班的,即便范雎年纪不小了,但他对自己向来不放松,迟到早退什么的那是肯定没有的,因此当第二天苏云卿算好时间去半路上等着他的时候,很容易的就在半道上等到了人。

范雎显然是有些惊讶的,因为看苏云卿的样子就知道这是在特意等他的,然而范雎想不到有什么事情是值得苏云卿特意要等在半道上跟他说的。

苏云卿自然知道范雎的疑惑,她笑着道:“有些事情想要私下与丞相说,不知丞相此时方便吗”

范雎眼看着这都快到他家门口了,嘴角一抽,深刻觉得这是苏云卿故意的,但他还是维持了良好的风度点头了。

见范雎点头,苏云卿显然很高兴:“那就太好啦,丞相我看着这都快到你家门口了,要不咱就去你家里谈吧。”

范雎:“”

他怎么就那么想打人呢╯‵′╯︵┻━┻

然并卵,最后范雎并没有打人,他客客气气的把苏云卿请到府上去了。

苏云卿并非是一个说话喜欢弯弯绕绕的人,因此当范雎问起她的来意的时候,苏云卿便也就直说了。

“昨日武安君那里传来的消息丞相想必也知道了。”

范雎点头,他不仅知道白起那边传过来的消息,他甚至知道昭襄王的决定,以及昭襄王打算派苏云卿去白起那里这种事。

他毕竟是秦国的丞相,这个国家少有事情能够瞒得过他。

既然范雎已经清楚了情况,苏云卿便开口说道:“能够去往前线这本就是我的愿望,但在去之前我却还有件事情放心不下。”

“哦何事”

“与其说是事情,不如说是人,”苏云卿看着范雎:“我并不能对丞相放心。”

这话叫范雎眉头一皱,顿时就有些不高兴:“难道我还有什么地方是值得怀疑的吗”

苏云卿摇头:“当然不是,相反,无论是能力还是忠心我都相信您,可这并不代表我对您放心了。”

范雎看着苏云卿没有说话,他在等苏云卿给他一个解释。

单纯以官职来说,苏云卿是没有资格对范雎说这样的话的,但她毕竟可能是这个国家未来最有权势的女人之一,又是现在很得昭襄王和太子看重的人,对于苏云卿的想法和态度,范雎必须予以重视你不知道的第三世界。

可这时候苏云卿却又避开了这个话题,她转而问道:“丞相对如今秦赵之战的局势怎么看您觉得这场战争的结果如何呢”

这样突兀的转换话题自然是有些奇怪的,可范雎知道这必然与苏云卿接下来要说的话有关,因此他也配合着回答道:“此战秦国必胜,赵括虽有才干,但却远不是武安君的对手,从之前传回来的消息来看,只要这期间武安君不犯错误,不出什么岔子,那么要不了多久秦军必然取得胜利。”

“丞相对我的问题只回答了一半,赵括确实必败,但赵括之败却不可能是这场战争的结果,无论是大王还是武安君都不会在这种情况停下来的,我想听的,是丞相后面的话。”

后面的话

范雎稍稍一想便明白了苏云卿的意思:“你是说,如果大王不在战胜赵括后停下来,反而一路继续向前的话”

显然,昭襄王的目的是邯郸

邯郸是赵国的都城,若是攻下邯郸,则赵国便再也没有反抗之力。

那么赵国能够抵挡得了秦国吗

范雎对这件事情拿不准,他刚想用话语把这个问题模糊过去的时候,却突然看见了苏云卿的神色,苏云卿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他,范雎突然就有所明悟。

苏云卿此来根本就不是询问他这场战争未来的发展的,或者说,苏云卿自己本身就很清楚这场战争最后会在何时何处结束,包括战争的结果是什么。

范雎不由的想到了昭襄王打算亲自前往前线,之后又点名要带苏云卿一起去,显然是苏云卿和昭襄王之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计划或者秘密存在。

什么样的成果能够值得昭襄王这么大年纪了还亲自赶往前线

赵国

除了赵国,难道现在还能有其他事情值得昭襄王亲自冒险跑一趟吗

当年秦国分割了韩国一半的国土,企图直接吞下上党的时候昭襄王还稳坐咸阳宫呢,这种时候他既然决定亲自去,显然这件事情比半个韩国还要重要。

除了赵国还能有其他吗

范雎是知道昭襄王的大部分计划的,只是灭赵的事情,就算是昭襄王也没能下定决心,他一直在犹豫,即便他已经做出了与赵国一决生死的架势来,但实际上昭襄王并没有真的把这话说出来。

至少,昭襄王要看到长平之战的结果之后才能下这个决定。

因此这件事情范雎之前一直有猜测,毕竟昭襄王的布局看起来就野心颇大,可因为昭襄王一直没有明说,因此他也不能确定。

但此时范雎确定了。

范雎清楚的意识到,长平之战这场秦赵两国投入了大量人力精力的大战很快就要分出胜负了,而昭襄王的野心已经很明显了,他想要一场胜利,且还是一耻有可能算得上是前无古人的大胜

而这场战争的成败直接决定了赵国的生死,一旦赵国彻底兵败,昭襄王恐怕会当机立断的下定决心,没有任何犹豫。

范雎不由的苦笑,其实此时昭襄王做出了亲自去前线的决定就已经证明了昭襄王的决心了。

可这一切又与他有什么关系

范雎可还没忘记苏云卿说不放心他呢一只猫妖出墙来。

苏云卿是昭襄王亲自点名要带着的人,带一个女人上战场,且是这么一池键大战的前线,唯一的原因只能是这个女人十分重要且关键,范雎断定,苏云卿一定知道更多的事情也更加清楚昭襄王此时的心态。

那么之前苏云卿的话就值得深思了。

她到底是仅仅代表她自己在说这话,还是其中有昭襄王的意思在

眼见着范雎的思路要跑偏,苏云卿看着范雎那越来越不好的脸色抽了抽嘴角。

讲真啊,她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总是有人能把她那明明很简单明白的话自己脑补出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来。

有意思吗你们

脑洞大了不起啊

然而苏云卿并不打算让范雎的思维跑到奇怪的地方去,因此她很干脆的打断了范雎的思路,开口说道:“丞相觉得,如果赵国面临灭国的危险,他们会怎么做”

人在绝境之中为了求生那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更何况是赵国这样一个老牌大国。

范雎想了想回答道:“如果我是赵王,就会一边派人去其他国家求援,一起合纵共同对付秦国,另一方面派人去秦国,不为求和,只为给秦国制造内乱。”

有点脑子的都知道,秦国和赵国的战斗力半斤八两,谁都没比谁强太多,如说过赵国被打的残血要跪了,那么秦国恐怕也好不了多少,这种时候秦国国内的压力肯定是很大的,在这种情况下制造内乱也就变得格外容易,而一旦秦国内乱,那么秦国便不得不撤军了。

苏云卿看着范雎却又补上了一句:“丞相的办法很好,可如果是我,还会再多加一手,我会派人去秦国收买说服秦王身边的大臣,然后让这些大臣在关键时刻劝说秦王撤兵。”

秦国的压力本就很大,这种时候昭襄王身上的压力只能更大,而只要赵国努力坚持住一段时间,昭襄王自己就会摇摆不定起来。

当年燕灭齐国,之后齐国又反灭了燕国,再后来燕国又再次复国这活例子并不算太远,虽然这事说起来跟闹着玩似的,可昭襄王一定明白,如果实力不够,如果给其他国家可乘之机,是没有人愿意放弃这个机会的。

尤其是秦国的形象向来不怎么好,一直都是各国想要合纵解决掉的对象。

在昭襄王权衡利弊的时候,只要有他身边信任的大臣在他耳边多劝说几句,昭襄王必然会改变主意。

范雎当然知道这是个好办法,但他还是不明白这和苏云卿来找他有什么关系。

难道苏云卿觉得他会被赵国收买吗

想到这里,范雎的脸色当即就不好了,他也不遮掩,而是直接问了出来:“你对我说这样的话,是在疑心我到时候会被赵国收买吗”

“是,”苏云卿无视范雎愤怒的眼神,十分坦诚的说出了这句话。

她这话也叫范雎彻底的愤怒了,他当年受尽屈辱入秦,之后得到昭襄王的赏识与重视,对他委以重任,范雎承认他是个小心眼睚眦必报的人,但有仇要报,有恩就更要报,他这些年兢兢业业对秦国忠心耿耿,一心辅佐昭襄王成就大业,可此时苏云卿却说他会成为那个阻碍昭襄王的脚步,甚至是被赵国收买给昭襄王拖后腿的人。

这能忍

果断不能啊

可没容得范雎这脾气发出来,苏云卿便继续说道:“丞相自然不是轻易就能说动的,与大王的利益比起来,哪怕是把金银美人放在您的面前您也不会动心的,可如果放在您面前的是白起呢”

面对白起,范雎真的能不动心吗

答案是很明显的,历史已经证明了一切灵异录之诡途。

苏云卿直视范雎:“我自然佩服丞相对大王的忠诚,可丞相也是个有私心的人,甚至丞相的私心很重,报复心也很重,在面对扳倒多年的老对头或者任由老对头更进一步彻底超越自己这种选择的时候,您显然会选择第二种。”

苏云卿的眼神太过锋利,她这样直视范雎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失礼至极,可在最初的愤怒过后范雎却不由的问自己,他为什么愤怒

做了这么多年的秦国丞相,骂他的人,侮辱他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毕竟昭襄王还被其他六国的人骂呢,更何况范雎,因此范雎的涵养是很好的,他不会轻易为了这种话而愤怒进而失去理智。

那么此时的他为什么愤怒

范雎猛然意识到,他之所以愤怒,只是因为他自己想通之前,潜意识之中已经做出了选择。

苏云卿说的没错,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赵国派人来以白起做理由,让他劝说昭襄王撤换白起,他是真的会去做的。

他不是因为被苏云卿怀疑指责而愤怒,他只是因为自己的丑恶而自私的内心被人一语戳穿而愤怒。

或者说这并不能叫愤怒,这所谓的愤怒只是在遮掩他自己的心虚罢了。

“丞相与武安君之间的事情本不该我多说什么,可这本就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何故要牵扯到整个秦国,甚至是拖累大王呢”

苏云卿断定范雎内心对此事是排斥的,他也是后悔的,他觉得自己愧对昭襄王,甚至这种心情十分严重,否则历史上他不会在白起死后没多久就辞官回家,之后很快就病死了。

因此苏云卿选择在此时提前把这话对范雎说出来,当范雎被私心冲昏头脑的时候或许会做出糊涂事来,可一旦他清醒过来,他就依旧是那个辅佐昭襄王称霸天下,为秦国统一天下奠定了重要基础的秦国丞相。

范雎想通之后,脸上果然已经没有了愤怒,他甚至是一脸羞愧的。

即便这种事情还没有发生,但范雎知道,如果遇上这样的事情他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已经是很明显的事情了。

如果没有苏云卿,这种事很有可能成为现实。

范雎更加清楚的是,一旦错失了这一次机会,昭襄王毕生都将无力再打灭赵的心思了。

眼见着范雎想通,苏云卿自然是高兴的,只是

“丞相,有几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说,我总觉得说这话由我来说好像挺失礼的。”

范雎理清了情绪,便又是那个轻易不显露喜怒的大秦丞相了,听到苏云卿这话就算是范雎也没忍走了一声,顺便瞪了苏云卿一眼:“你今天说的失礼的话还少吗”

先是死皮赖脸的混到范雎家里来,接着又对范雎说了那么一番不客气的话,也多亏了范雎这人虽然小心眼,但遇上昭襄王的事情就格外的重视且讲道理,否则范雎觉得他真得忍不住把苏云卿揍一顿。

对于范雎这话,苏云卿只是一笑并不解释什么。

范雎既然能以这样的口气对她说出这种话来,显然是不生气的,否则他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行尸走肉之末日侵袭。

哦,你问范雎不喜欢一个人想要坑他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多观察观察范雎看白起以及两人之间的相处就知道了啊。

所以说,苏云卿很确定范雎此时是不介意的,甚至他的心情还不算差。

于是苏云卿很干脆的开口问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丞相与武安君不和应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吧”

范雎唔了一声没说什么,这事他不需要否认,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

于是苏云卿继续说道:“真要说起来,我觉得丞相与武安君之间应当只是私人恩怨而非政见不和,毕竟你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一文一武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努力的让秦国变得更加强大,也忠心的辅佐大王,希望大王能够成就一番大业,这样说起来,您和武安君之间真的是太一致了。”

范雎依旧没有说话,他和白起之间当然是私人恩怨,若是政见不同他们之间早倒下去一个了,毕竟昭襄王是一力用范雎规划的秦国大战略的,而白起也很配合的顺从,并没有因为这是范雎提出来的就不管不顾的反对,也因为这个,其实平日里白起出征在外的时候,范雎虽然会给白起找麻烦,可他从来没有真的耽误过正事。

“既然是私人恩怨,那么我想就应当以私人的方式私下解决,而不是带到朝堂上,甚至让这种矛盾影响秦国的大业,丞相您觉得呢”

范雎皱着眉头:“我既然已经想通,便决计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被赵国说动,你又何必再提这事。”

虽然范雎不生苏云卿的气,可这不代表范雎愿意苏云卿一直在他耳朵边提起这事啊。

苏云卿哦了一声:“其实我的意思是,丞相你和武安君不如彻底把这事给解决了就比如说丞相你吧,看武安君不顺眼揍他一顿就是嘛。”

范雎:“”

呵呵。



真要抡起拳头来,那到底是他揍白起还是白起揍他

这不是纯属找揍吗

真当他傻

看着范雎的表情,苏云卿干咳一声:“好吧,直接打一架好像确实不行,丞相你肯定被武安君压得死死的,不过我就是那么个意思,也不一定就非要打一架嘛,你们也可以做点别的啊,比如”

“行了,我知道你的意思。”

为了防止苏云卿再说出什么奇怪的话来,范雎很干脆的打断了她。

讲真,范雎虽然觉得苏云卿说的道理挺对的,但说到具体计划嘛听苏云卿的还不如真的去找白起干一架呢:3ゝ

好吧,范雎不乐意听苏云卿也就不开口了,反正只要范雎不想着在长平之战的关键时刻坑白起和昭襄王一把就行了。

只是,话又说回来,范雎看向苏云卿:“大王让你去前线恐怕也不仅仅是因为你与大王私下里的那些事情,而是有其他的意思在吧”

苏云卿毕竟是个女人,昭襄王把她带去前线难道还指望着苏云卿冲锋陷阵么

而若是其他事情,拿了苏云卿的计划走也就是了,何必要费心把一个女人安排进军中

苏云卿之前的话倒是提醒了范雎。

如果真到了赵国即将灭国的那一步,那么前线的将领是谁显然是白起大乔商妃。

他范雎不能容忍白起立下如此大的功劳,难道大王就能够容忍吗

范雎很清楚,此时的昭襄王确实很信任白起,但他同时也很忌惮白起,如果真到了那种时候昭襄王怎么可能坐视白起立下不世功劳,到时候他还怎么掌控白起

因此苏云卿去了就是不怀好意的,他是昭襄王派去分白起的功劳的。

想到这里,范雎虽然还不明白昭襄王那么多将领不选为什么偏偏选择了苏云卿,但他却已经明白了苏云卿来找他的真实用意。

苏云卿并不像她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一心为公,为了他不阻碍秦国的大业来劝说他。

或者说苏云卿此来确实有这方面的原因,但这却不是她最重要的动机。

苏云卿阻止他,恐怕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原本是白起一个人的大功如今要分给苏云卿一部分了。

灭赵啊,这是多大的功劳苏云卿一旦得了这样的一份功劳,哪怕是只得到一部分也足够她以后的身份道路变得不同了。

想到这里,范雎笑了,他不喜欢太过大义的人,因为这样的人其实比有私心有的人更难掌控也更加危险,你永远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来。

而有私心有的人却不同,所在,利益所在就是他们前进的方向所在。

显然,后者比前者要好用也好掌控多了。

范雎向来坚信国家是不能交给圣人治理的,若是交给了这种人,那么距离灭国也就没有多远了。

当然啦,事情已经解决,那么范雎再怎么想也就都与苏云卿无关了。

昭襄王并不是一个做事拖拖拉拉慢慢吞吞的人,他既然决定了要去前线,那么就不会花费太多的时间去慢慢准备,毕竟军国大事拼的就是个时间,根本耽误不起。

因此搞定了范雎之后苏云卿就得操心去前线的事情了,这还是她来到这个时代之后第一个出远门呢。

而前方,就是她期待已久的战场。

只是

苏云卿,我真是看错你了。

“咦”

能够劝服范雎,你很厉害嘛,不过说实话,下次你可以试试看更加温和的手段。

苏云卿那话说的,系统都有点心疼范雎了。

你说都那么大年纪的老头子了,还要受苏云卿的刺激,范雎容易吗

你也不怕他真的打你。

范雎要是真动手了,苏云卿那也是挨了也白挨。

然而苏云卿半点不在意:“我当然不怕啊,就那么老头子,连同样是老头子的白起都干不过还想打我”

就范雎那样的,她一只手就能打十个好吗

所以你去之前是真的考虑过和范雎打架的吗

心疼范雎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