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息欢情

剑哉低着头站在人里的街道上,衣衫上全是火热的血,瘴气入体之后带来的严寒比他想象的要可怕的太多。

他摸了摸胸口,胸口处有八云蓝与八意永琳交给他的符卡和药剂。

符卡只有一张,药剂却有两份。

但他还想搏一搏。

瘴气如体,即便是八意永琳也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救治,若是晚了变回产生无可挽回的后果。

剑哉明知这点,却又觉得满月之下,这两份药剂却不该用在自己的身上。

如此这般想着,胸口的这份沉淀便轻松了很多。

他腰间挂着一把剑,握中握着一把剑。

一把剑被握在手里,却成不了剑花,他已经没有力气挥剑,如果不是固执的念想的支撑,也许他随时都可能再次倒下。

他没有去看寺子屋前夜叉丸与九空熏,目光不是剑光看得再多也无法改变什么。

即便有再多的不甘心,或许也会被这脚下泥浊的瘴气冻的没有任何生气,自然也寻找不到任何力量,剩下的只有疲惫和无奈。

他只能看着青衫上的血渍。

浑身是血,而且一身血全部都是他自己的。

然而令剑哉感到悲哀的是,他的血虽然是热的,但身体却是冷的,心也是冷的。

月光洒在寺子屋的道路上,两把布都御魂剑的灵气确实破开了瘴气的防护,也如同阎王告诉他的那样,布都御魂的确对夜叉丸这种从地狱里逃出来的鬼怪有着可怕的克制效果。

爆散的灵气飘荡在寺子屋前的道路上,像萤火虫般飞舞,却忽然又被黑暗吞噬。

一直以来布都御魂便是剑哉最强大的依仗,但此时已经证明,面对天一般的绝壁。哪怕是布都御魂也无法弥补人类和大妖怪之间的差距。

「死也不会。」

募得耳边回想起之前自己所说的话语。

剑哉微微一笑。

再度踏步向前,只是路过藤原妹红的时候,却俨然将符卡与药剂摆放在了她的手边。

他的脚步从来没有如此坚定过,剑从来没有如此平稳过。

「死也不会。」

剑哉发自内心的感谢自己来到幻想乡,来到了人间之里。

脑海里闪过道场的弟子们幼稚的脸庞,藤原老爹洗不干净的大黄牙,慧音做不完的试卷,藤原妹红翻不完的白眼……

一段段回忆,原来如此沉重

剑哉闭上眼,心想着。

如果是为了他们。

或许连死亡也无所畏惧了。

……

……

九空熏在此刻依旧称上白泽慧音为老师,并不是刻意的提醒对方教出了自己这样一个不肖弟子,而是认真的表达着自己的尊重。

「其实有件事情学生一直没有想明白,老师与人里的理念,很多地方也是无法沟通的,任何开始都必须有结束,任何循环都会有终结。」

九空熏的声音从夜色中传来。

「纵然博丽巫女再如何强大,也不能违背幻想乡的意志。这条路从一开始就没有别的选择,那么老师您又怎么拦得住我?」

已经化为妖怪的慧音看着九空熏说。

「没有选择,难道就不是道路?」

九空熏说:「没有选择不是不选择。」

大妖怪的气息渐渐散发了出来,寺子屋的门框上骤然出现了数道极细而锋利的裂缝,两旁的石墙上不时发出砖瓦坍塌的声音。

九空熏的声音在瘴气中又近了几分。

「就算是满月,老师也不可能守得住寺子屋。按照老师的能力,应该在早些天就将此处隔离了开来,结果我依然在这里看到了这些破墙。」

「这些破墙是先代巫女和我一砖一瓦砌起来的,现在她不在了,我只好留在这里。而且即便我将整个人间之里藏了起来,也不可能躲得过身为村长养子的你。」

慧音说道。

「既然她已经不在了,寺子屋便应该由我来守护。」

九空熏沉默了片刻,说。

「哪怕明知打不过?」

「因为知道,所以去做。已经有人发誓会用生命来保护我。」

慧音忽然想到了剑哉曾经在妖怪山上说过的话语。

她说

「这就是我的道。」

「非剑,却也无悔。」

……

……

上白泽慧音向前踏出了一小步。

变成妖怪的她看上去依旧也是瘦弱的,然而随着这一步的踏出,气息顿时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仿佛变成了千军万马。

她的双脚仿佛不再是踏在青砖上,而是踏在广阔的田野上,落足如锤,大地如鼓,寺子屋的地,随着她的脚步而震动起来!

上白泽慧音破风而去,只是向前踏了一小步,便来到了数里外的九空熏面前,一拳击向了他的面门。

她的拳头很小,看上去十分瘦弱。但九空熏的身前却骤然变得极其严肃,甚至比他看到魂魄妖梦一百道剑意更加凝重。

因为此刻的上白泽慧音不再是寺子屋的一介老师,而是一个拥有神兽白泽力量的妖怪。

她的拳头就是历史的沉淀,一拳涌来便是人间之里的历史。

如果让这个拳头落实,恐怕可以把一个人打的粉碎。

她没有用其他能力,只是把自己最可靠最强大的力量冷酷的砸过去。

寺子屋前,只有力量在呼啸,在这一瞬间,那些诡异的瘴气都被这弱女子身躯中散发的力量,震慑的向外逃散。

这种情况下,九空熏只能正面抵抗她的力量。

看似弱小的身躯里,上白泽慧音其实拥有了人里最为强大的力量,她相信就算是鬼族面对自己的力量,也只能逃避。

因为这里是人间之里。

这里是人间。

而上白泽慧音的拳,则是人间的拳。

一拳挥出,整个人间之里便扑面而来。

再像海洋,再如大山的力量,也不是真的大山和海洋。

而上白泽慧音的拳真的是人里的力量。

绝对纯粹的拳,绝对沉重的历史。

带着这股气势,上白泽慧音的发结不堪负重,瞬间便吹散,白发飘舞在空中。

慧音想知道,九空熏有什么能力来面对整个人间之里。

她马上知道这个答案。

……

……

发丝在九空熏的眼前出现,他平静的眼神没有一丝扰乱。

紧接着,有一抹红出现在他手中,掠过上白泽慧音的睫毛,越过她白雪的发。

红色的长剑仿佛刺入了黑夜。

九空熏的手渐渐平稳,他的身躯开始渐渐变黑。

或者说瘴气越来越重,那抹红带来的黑仿佛凝固的血一样,让人感到不安。

然后九空熏抽出了那把剑,斩中了慧音。

上白泽慧音的力量源自于天上的满月。

而九空熏曾经说过,黑夜之下没有人能够拦住他们的脚步。

现在他要改变这句话。

即便是黑夜之上也不行。

于是他斩了慧音。

斩了天。

斩了月。

……

……

被斩中一瞬间,上白泽慧音便感到了瘴气的入侵。

她感到自己属于妖怪部分的力量,在不断流失,像风一样。

在这一刻,她忽然意识到了对方这把长剑的来历,眼眸骤寒,生气了一股难以遏制的怒意。

她没有收拳。

她要保护人里。

她要保护剑哉。

她要杀死九空熏。

然而九空熏静静的看着她的眼睛,她的衣衫。

上白泽慧音在满月之时,不止外形会发生细微的变化,连衣衫都会发生改变成为青色。

然而此刻却是蓝色的。

拳落在九空熏的胸口,慧音的眼睛是那样的失神无力,那样的死寂。

瘴气迅速入侵的她的体内。

如同飞舞的雪花,失去了气流的支撑,惨惨落地。

就像是被人撕掉翅膀的飞鸟一样,落在了地上。

如果九空熏没有抽出这把剑,那么上白泽慧音击中他的几率有十成。

而只要有这把剑,上白泽慧音永远也不可能击中他。

因为人间的拳,不可能敌得过天神的剑。

他看着这把腥红的太刀,说出了它的名字。

「天丛云」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