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教授退出ieee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几只灰白色的身影正逐渐逼近,不用说,这正是高精灵的变异体——雪精灵

而那些在.草丛里钻溜着的,是硬毛老鼠的三进体——刀山脊怪

在怪物袭击中,尽是杀些低级的怪物,最牛也也不过是地底通道的食腐怪而已,已经好久没有看过这么高等级的怪物了

五只雪精灵,其中一只为头目等级,还有几只刀山脊怪,片刻之间,蓝羽他们就已经进入了攻击范围

只听“嗖嗖……”几声,剃刀山脊怪仗着远程的优势,十多根血红的针刺先迎面朝他们射了过来,又麻又痒的疼痛,让蓝羽迅的找回了战斗的感觉

不用.说,.瞬间便潜入地里,朝花丛里面潜伏过去,而他则是迎上了那只头目等级的雪精灵,.它们也是各有目标——对付这些怪物,还用不着它们五只一起协作

雪精灵头目,迈着飞快的步伐,巨大的身型,迎面便朝他逼过来,快,好快,完全和笨拙的巨大野兽不是同一个等级的,他略为有些不适的看着那飞砸过来的双拳,身子下意识的一偏

“轰……”

雪精灵的双拳擦过蓝羽的右臂,狠狠的砸在了黑褐色的坚硬石砖上,结实的地砖立刻出一声刺耳的声音,几道细微的裂缝,在雪精灵头目的拳头上砸凹下去的小坑龟裂开来

恩.?

看着蓝羽脚边上拳头大的凹坑,虽然只是动作较为迟缓的雪精灵,但是对于能如此完美的躲开它的攻击,也足够他欣喜上一小会了,对于敏捷不高的德鲁依来说,要做到这样完美的躲闪,的确是一项需要技术的活儿

何谓完美的躲闪?并不是那种见到敌人攻击,就狠狠的跳开去的方法,那样简单的动作估计就连法师都能做到

真正的近战躲闪,是要以最小的动作与幅度去躲开敌人的攻击,躲闪的幅度越鞋移动的动作越细微,对身体的平衡感影响则是越低,在躲闪中保持良好的身体协调性,以最快的度,给予不及反应过来的敌人迅猛一击,这就是防御反击的一大基本要点

当然,也不一定说躲闪的动作和幅度越小越好,世事无绝对,如果敌人的动作和反应比较迟钝,或者依仗自己高高敏,也可以做出一些幅度较大的躲闪,拉开一顶的距离以后再攻击,因为较大的距离有助于冲刺,这样可以挥出武器更大的伤害值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本身的攻击度比较快的话,一开始以较小距离躲闪,说不定能连续攻击两次,总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切都要以双方的实力对比来判断,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一成不变的战术

一道一指深的血痕,顿时出现在长匕所经过的位置上,雪精灵头目出一声疼呼,不过它的防御也不是盖的,几秒之间,那道血痕就已经完全愈合,只在腰上流下一滩触目惊心的血迹而已

“吼……”

蓝羽一击无功,反到被对手先行一着,生性残暴的雪精灵怒吼一声,那唯一光溜溜的嘴巴如同的两瓣白嫩的屁股一般鼓了起来,粗短的脖子让它气呼呼的脑袋如同镶嵌入肩膀之间一样,整个样子看起来既狰狞,又搞笑

它急一个转身,又粗又长的手臂如同旋转的中的起重杆一般横扫过来,对于雪精灵那咄咄逼人的气势,他一个弯腰,低着身子向前迈了上去,试图躲过它的手臂之时,再次在它的腰肋上划一刀

“呼”的一声,蓝羽的身子并没有来得及低下足够的幅度,背部立刻传来被什么擦过.

哎,这次失败了呢.叹了一口气

果然.,即使是最基本的防御反击,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达成的事情,越是基本的工夫,越是要花费工夫,想要做到如同本能一样,看来还得花上一段时间

.略为打量了其他战场一眼,蓝羽.正娴熟的在剃刀山脊怪之间来回穿梭着,将它们戏弄的团团乱转,兴致一起,便将一只大小适宜的刀山脊怪给骨碌一声吞下去,

进退有矩,来去如风,那精妙的技巧与战术,仿佛就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一般,看的他羡慕不已

.可不能被.比了下去,想到这里,.微微的弯下腰,凝神盯住眼前的雪精灵头目,手中的匕朝它提冲了过去……

..在蓝羽的暴风雨攻击下,几只普通的雪精灵根本就没有抵抗的能力,四声惨叫以后,地上只剩下四具血肉模糊的硕大身体

那只雪精灵头目,.蓝羽凭着从东帝天那里锻炼出来的技巧和反应力,.还是比以前更轻松的解决掉了它,.怎么说也有快上那么一两秒……吧!

因为独立应付草丛里所有的剃刀山脊怪,所以落在最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过他们并未等多久,吞下几只刀山脊怪以后,它的肚子似乎已经得到了暂时的满足,因此也不再手下留情,载满毒素的攻击迅在剃刀山脊怪之间传播开来

它们那猩红的皮肤瞬间便与草色紧紧的溶为一体,再无分隔,不一会儿,连续不断的“唧唧”尖叫声从里面传了出来,一滩滩花绿的肉泥在草丛中绽放开来

这次似乎没有辜负他的期望,最早被干掉的那只雪精灵,身体已经开始逐渐消失,一大块黑糊糊的物体慢慢地露出了它的形态,看体形有点像弓,但是又有所区分

居然是一把轻巧的十字弓

这可是好东西,特别是对于像他来说,十字弓和弓都是同属远程类型的武器,不同的是十字弓易于瞄准,不像弓要求的技术含量那么高

蓝羽曾经试过,确实很容易瞄准,使用时准确度居然比弓高上了差不多一倍

而且伤害也比同等级地弓要高上许多

缺点就是上箭的时候操作比较烦琐一些,而且体积笨重,不像弓那样容易控制,也直接导致十字弓的攻击度慢上了不止一筹,所以大多数优秀的弓箭手都比较喜欢使用弓而不是十字弓

不过,对于现在地.来说,十字弓的用处远远大于弓,重要的是射十字弓时声音比较细微

等蓝羽回过神来,其他人那边的战斗也已经结束了,看样子躲在草丛里地剃刀山脊怪数量还不少

..将目光放到其他几只雪精灵地位置上,.干掉的那只头目,说实在地,第一眼望过去的时候,真的吓了他一跳,当然,并不是因为这只雪精灵头目.

所惊讶的是它的慷慨。(-新思路中文网 sww.com-)小说.⒉3TT.

因为在雪精灵头目消失的地上,躺着一件散着蓝色光泽的大型黑布装衣物,.这件比衣服要大上好几号的衣物,应该是一件斗篷无疑了

这可是与狼头之类的职业装备暴率有得一比的特殊类防具斗篷,能在这里爆出一件就已经是他人品大爆了,而现在竟然在一个小头目上爆了出来,而且是蓝色的未鉴定装备,颇有让他有点惊喜

不过,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想起鉴定狼头时的失落,期待越高,失望越大,这类特殊装备,蓝色的不一定就比白色的要好,说不定又是一件水货呢

想到这里,蓝羽小心的拣起地上的斗篷,深呼吸了一口气

斗篷也又法师和战士斗篷之分,战士斗篷一般比较合身,而法师斗篷则是更未宽大,从布料上看,这件斗篷应该是属于法师斗篷,仔细打量一遍以后

哎,算了,还是暂时先穿这着原来这件吧

打理完战场以后,蓝羽带着矿工它们马不停蹄的在外侧回廊里悠转着泰摩高地上的天空越来越阴沉了,他估计用不了多久会有一场倾盆大雨,所以在此之前,他消能尽快找到遗迹地入口在推进之余,也能躲过这场即将来临的暴雨

不过,蓝羽显然对外侧回廊的面积严重的估计失误在游戏里又一个中心庭院和四个方向地附属庭院构成的外侧回廊在暗黑世界里却大的惊人类似的长廊庭院假山小湖等等,那是层出不穷还有无数似是而非地大小神殿,也不知道那些主教神官们究竟收刮了多少民脂,才能建造如此庞大的建筑群体,这还只是外侧回廊而已

除了这些迷宫一般的建筑构造以外,那些埋伏在庭院和回廊之间地怪物,也严重地阻碍着他地步伐,隐在树上或者拐弯处的雪精灵,躲在花草丛间地剃刀山脊怪,还有那些成群聚在一起的黑色查鲁斯——雪精灵饲养的怪物

明明已经快要下雨,却还拼命着点火驻营的小恶魔部落,在这种地形里根本久是避无可避,每次遇上都要经过一翻战斗,他已经失去刚刚开始见到它们时的怀念与喜悦,尽管经验蹭蹭的涨着

哎,明明已经知道自己没有什么方向感,却还带着那莫名其妙的自信,认为只要走多会,就一定能找刀入口,真是太大意了

.蓝羽看见长廊正中间的一条醒目的石柱上,那一个十字划痕,就知道,小队菜鸟式的迷路了

黑色的地宫,一眼望不到顶端,但却从上面飘起黑色的小雨,再加上已经逐渐接近夜晚,即使以他现在的视力,周围建筑的轮廓也逐渐开始暗淡下来,冷湿的阴风从那敞开的窗口,还有那些破落的缝隙之中挤吹过来,除“咻咻”的呼啸,不但能将身体吹冷,似乎连心也凉了下来

外侧回廊采用的.方式建筑,是以巨大和然来强调其本身的庄严,恢弘与永恒,但是在这种鬼天气中,他却丝毫也早不到一丝感觉,气势宏伟的建筑,现在带给他的只有虚无和孤独感,仿佛置身与一个巨大的监狱之中一样

偶尔闪电划过,那雕刻与石墙之上,庄严神圣的天使降临,还有平民顶礼膜拜的石刻,在黑暗和惨白雷光的渲染之下,如同邪教的血腥仪式一般,竟然散着一丝摄人的恐怖气氛

他颇为丧气的趴在一只格里斯瓦的身上,从那毛茸茸的身体上摄取着丝丝温暖,刚开始时的兴奋已经给这场接踵而至的磅礴大雨给缴的一团糟

而且,如果再找不到地方避雨的话,他们几个极有可能会窝在某个长亭的角落里抱做一团了,雨中战斗的浪漫,那也得看看雨有多大才行吧,早知道就听从金耀寐王的意见,或者先滞留上一晚再走也不迟.

蓝羽一边打着路上遇到的怪物,一边四处寻找着合适的地方落脚,现在他对遗迹的入口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能找到一处没有怪物的地方睡上一觉,对他现在的景遇来说,就已经是很奢侈的一件事情了

其他人围绕在四周,格里斯瓦.抱做一团瑟瑟抖,囚犯甲则是在.打哈欠,囚犯乙在守夜

“踏踏——”的脚步声,不断的响彻在静谧的回廊之间,与外面那雨滴打在花草树木上的轻柔声,打在石墙屋顶上的铿锵声,还有打在泥地里沉闷声混杂在一起,再经过响雷的渲染,让人的心情不由自主的紧凑起来

“呜——”

不知道走了多久,杀了多少批怪物,黑暗中的矿工突然退下来,朝前面呜咽了一声

蓝羽打着盹,缓缓抬起头,借着刚刚一闪而过的白色雷光,一道残墙碎柱所构成的废墟,将前面的整条通道给堵住了,现在给他的选项只有,左转,右转,迂回……

他正想随便找个方向,.却突然现,眼前的景象有点……陌生?

.在外侧回廊里悠转了那么久,这里的大致风格已经被他掌握,而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风格,却是他前面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莫非,莫非这里就是外侧回廊通向内侧回廊的路线,很有可能,因为据金耀寐王说,就是因为这条路线被堵住了,所以大家才不得不采用迂回路线,从遗迹,再到监牢,绕了足足好大一个圈

要不要试着打通这条路线呢,以他.的力量,要搬开这些碎石或者打穿厚硬的石墙,或许不是不可能.

不过,想了想,.最终还是放弃了,不说工程有多巨大

自己能想到的主意,为什么其他人不能想到呢?.一定有他们不这样做的原因吧

想到这里,他还是乖乖的选了一个方向绕过去,遵循渐进才是王道,再说他还要出去,哪能这样跳过去

似乎为了回报他明智的决定,拐弯以后不到一会儿,他就找到了一个颇为庞大的会堂,走进里面,似乎没有见到怪物的影子

而且,似乎也不会刷新怪物的样子,他判断的依据久是,从会堂上面的神像上,依稀的散着的光芒,有这一股力量的庇护,一般的怪物是绝对不会在这里出现的

而那座蕴涵着力量的神像上面,此时正若隐若现的飘聚着一个能量构成的盾牌,不用他说明,想必就是一个三岁小孩怕是也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装甲神殿了,它的主要力量就是能提供给接触它的人一段相当之长时间的防御增幅,

这些祝福的神殿可不是那么好遇到的东西,一旦被碰触以后,它久会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下一次又不知道会在哪出现,人品不好的冒险者,或许一辈子都难遇上一个

蓝羽深深的打了一个哈欠,外面阴冷的天气拼命刺激着他的困意,带着淡淡的喜悦,他迫不及待的拿出准备好的毛毯与被子铺好,然后一头钻了进去,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轻轻的合上眼睛。

二天一大早,蓝羽被外面杂乱而清脆的虫鸣乌鸦叫声所惊,知道从哪里来的光线照在脸上,无论他怎么摇头躲闪,都脱离不了它的肆虐范围,无奈之下他只有睁开眼睛,入目的是昨天晚上那个空荡的小会堂,还有从窗口里透露出的几许白光

“小心~~”

.这些人身负重任,不但要杀敌,还要.负责警戒,自从有了这些人以后,他都已经很少在外面布置什么陷阱了,还有什么陷阱能比得上这些人?

现在想想,法师在这方面还真是得天独厚,虽然死灵法师也能召唤,但是那些没有生命的骷髅和石魔,哪能和.他相比!

囚犯乙.的警觉性,是这些人里最强的,即使不用陷阱,想偷袭她也是难上加难

.

而囚犯甲则是一种另类的形式,精通陷阱.,布置陷阱已经成为了他.的一项乐趣甚至是本能,即使没有危险,他.可能也会时不时的捣鼓上几个陷阱。。

这些人里,最可怜的是囚犯丙,.一旦睡着则是雷打不动.,估计在野外没有队友在的话,囚犯丙会在睡梦中被沉沦魔偷偷抬走,然后扔入锅里煮掉了……

收拾好东西以后,蓝羽随便拿出点什么填饱肚子,目光自然而然的放在了散着微光的神殿上,从那暗淡的光芒可以看出,这个装甲神殿附带的力量比较微弱持续时间应该不会很长,最多也就几个小时的样子,据金耀寐王的书里所说,最强大的神殿,力量甚至能持续一天左右……

哎!这种巨大满足感中产生的微妙失落,究竟是怎么回事

蓝羽小心翼翼的用手指碰触神殿接触地那一瞬间,没有天动地椰也没有华光闪烁,整个过程平静的让人有点突兀

身在其中,.只觉得有一股柔和的力量正不断的从神殿身上传过来,一个折的功夫,神殿上本来就十分微弱的白光已经完全暗淡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他的身体上散着地淡淡光芒若是以旁观者的角度仔细看的话,此时遍布他身上的白光,正在额头处巧妙地构成一个长盾的形状,看起来颇有点气势凛然的感觉只可惜本人看不到而已

蓝羽似乎也没什么的,抬起自己的双手,认真的看了许久,除了刚开始时有道暖流流过以外,根本就完全感受不出这些神殿所代表的惊人力量

大概只有在战斗中才能察觉出来吧,不是说好的东西都是平淡无奇的吗?想到这里,.有些迫不及待的打开会堂地大门

迎面而来的是有些炫目的光芒,还有冰凉的轻风,昨天那场暴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退,留下来的只有那被雨水洗刷一新的彩色世界还有空气中透露出的湿凉之意

蓝羽带着淡淡地期待,.朝昨晚选择的那条通道一直走去,没过多久,就现在长廊外的一处小庭院里,一群黄不溜丢的小恶魔,大概有二十几只的样子,里面还有一个身为头领地小恶魔法师

此时,多个小恶魔正“嘿咻嘿咻”的将它们的镇“群”之宝——一个又丑又脏,估计是被哪个老陶匠当成失败品而扔掉的瓦锅抬了出来

这个土灰色的大瓦锅,估计塞入十多个小恶魔都没有问题了

所有它们不得不动用十几个人手像是八抬大轿一般将瓦锅抬了出来,另外几个小恶魔就在旁边架好锅架子,并堆起木材准备点火,而剩下的小恶魔,咋一看,差点让他一头栽倒在地

俗话说“早起地鸟儿又虫吃”,特别是像现在的雨后清晨,似乎给人一种不早起就不算是好鸟的感觉,但是现实是残酷的,早起的鸟儿不一定能吃上美味的早餐,甚至有可能被别人当早餐给吃掉,就如同他眼前的情景一般……

在小恶魔法师的带领下,剩下的几只小恶魔,正蹑手蹑脚的在小庭院里行动着,目标自然是那些叽叽喳喳的乌鸦,只见它们掂起脚尖,轻轻的靠上去,然后猛的一个手起刀落,那美丽的小生命顿时羽折命陨,鲜血飞溅

偶尔有几个幸运儿逃了开去,旁边等候的小恶魔法师却是一个火球砸去,一副他吃不成也不让你活的恶劣作为,将这些自以为逃脱的可怜乌鸦烤的连灰都不剩

真是一群大煞风景的家伙。

蓝羽看到它们的举动,恼怒之余,却.产生一丝毫无理由的怜悯,

怎么说呢,就好像要征服世界的罪恶集团,因为经费不足的原因而不得不排队起长长的队伍沿街讨乞一般,可笑人的可怜之处

蓝羽脑里想些乱七八糟的,但是他却从来没打算放过这群小恶魔,就凭它们大清早的滥杀鸟兽的行为,也足以让他花费上一点时间去打它们。

先是小恶魔法师,还有它几个小恶魔,他并未掩饰自己的脚步声,所以即使在专心致志的捕食,在他接近十米上下的时候,它们也立刻现了他

“拉卡尼休……”

领头的法师警惕的大喝了一声,立刻将附近的鸟兽全部惊走,只剩下十几只小尸体躺在地上,似乎在恼火他让它们的早餐泡汤,法师和几只小恶魔显得尤为愤怒,擅长人航术的它们,挥舞着手中的短刀和狼牙棒等武器,竟然不等后面的小恶魔跟上,率先的向他冲了过来

蓝羽站在那里,示意后面的队友不要动手,然后默默的数着它们的距离,直到小恶魔法师的火球砸到他身上的时候,.顿了顿,手上立刻便凝聚起一团刺目的炙红色焰球

在挥手的瞬间,一道一人高,两米多宽的混沌火焰冲天而起,然后顺着地表蔓延开来,分成三道朝小恶魔直冲过去

火焰所过之处,只听见几个声“唧唧”的惨叫,几只小恶魔连渣都没有留下,就这样凭空的消失在了蓝羽的面前,狂暴的火焰足足蔓延了十米多远,一直到那只小恶魔法师脚下才逐渐熄灭

这只可怜地小恶魔法师眨大着细溜的眼睛,手中的鬼头杖愣在半空,看样子是打算复活那几只死去的小恶魔,但是却愣是找不着一具尸体

瞬魔法果然就是爽!蓝羽回味着刚刚的感觉,恩……以后究竟要如何改良火风暴呢?是将其展为可控制方向,且可以持续燃烧的火焰。又或者是混乱飞舞的散射火球呢?

队友们在他地示意下,早已经扑上前去,将那些只还楞楞的呆的小恶魔法师干掉了,直到这时,其他十几只抬着瓦锅的小恶魔才姗姗来迟,看那只丑陋地大瓦锅好好的摆在地上,想来放下的时候花了不少时间吧。

不过它们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没等它们离开几步,有着恶劣趣味的囚犯甲便徒然.了过去,然后瞄准它们的大瓦锅如同轰炸机一般.

只听“碰碰碰”的几声,做工劣质的瓦锅哪能经受得起囚犯甲的一啄,被洞穿的地方顿时裂开无数道裂缝,然后“啪”地一声,裂成即使是最出色的巧匠也无法修补的数十块大瓦片

那十几只小恶魔咋一听到碎裂的声音以后,也不管前面的敌人,便一个急刹车。然后纷纷将脑袋转回去,正好看到自己视若珍宝的锅子裂成碎片的一幕,它们地脸上顿时露出一副世界即将崩塌般的绝望,然后将狠毒的眼神投向了尚在天空中满足的叫着的囚犯甲,看样子是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才好

“呱~~”

囚犯甲似乎也受不过那至爱之物被毁后地狠毒目光,惨叫一声以后,祸水东引般的落在蓝羽的肩膀上,那十几只小恶魔看到仇敌竟然乖乖的落了下来,哪还管得了起来,纷纷的冲了上来……

“……”

“早起的人,果然都比较寒酸一点……”

蓝羽无语地看着地上的几枚钱币,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蕴含着扭曲且深刻的哲理

不过,囚犯甲对此还是比较感兴趣的,在接过它叼来的几枚钱币以后,他正要掉头走人——如果今天再找不到遗迹入口的话,他打算厚着脸皮回到外侧回廊请教方向,反正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了

“呲呲……”

正当他回过头的时候,身后的矿工突然俯下前身,呲牙咧嘴的做出一副前扑的警示,一股强烈的警惕感,从那微妙的精神联系中传到他的脑海里

“嘿嘿~~警惕感真不错嘛!”

一道冰冷的声音从长亭柱子的背后传了过来,明明仿佛是调侃的语气,但是怎么听来,都让他觉得没有带着一丝感情,非要说语气里带着什么意味的话,恐怕也是鲜血的味道

极为不协调的感觉,让蓝羽立刻转过身子,手里的武器也换成那把权杖。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